「史蒂芬,我從沒見過你氣色這樣好!」


【明慧網2001年3月27日】 我第一次遇到法輪功是在芝加哥1998年10月底的健康博覽會上。當時去博覽會是為了找一種適合我練習的氣功。當時的我正為各種慢性疾病而煩惱,包括多種食物和化學成分過敏,極易疲勞,肌肉疼痛,鼻竇炎等。針灸師曾教過我一種氣功,可是並沒有甚麼顯著的效果。我想如果能加入某種集體練功,效果可能會好得多。在博覽會上有好幾種氣功的功派,我和每一個都進行了探討。最後遇到的一個是法輪功,我僅僅和當時在場的學員談了幾分鐘,便深深的被吸引了。

接下來的一週我去了煉功點。因為害怕上當受騙,頭一次去煉功,我帶著防備的心理。當我們煉功時,我能感到能量在流動,我覺得很放鬆並且昏昏欲睡,如同剛剛作了一次很好的針灸治療。我想,「哇,我才剛開始練習,就有這麼強的反應,這一定是個很厲害的功法。」學過了動作後,我和大家一起坐下來讀中國法輪功。儘管他們已經告訴我這是一種精神上的修煉,我仍然覺得小組一起讀書怪怪的。大家讀書時我想:「啊,我是不是已經陷進某個危險組織中了。」當然,我並不是真的這樣認為,那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我知道我剛剛學的東西並沒有收錢,給我的書也便宜得不可思議。也就是說,這些人看起來根本就不危險。當我買書時,我想,「這一定是一個很狡猾的組織,他們現在不向我要錢,待會兒向我要一大筆會員費。」可是當我煉完功並離開那些給了我許多的慷慨的人們時,我意識到他們甚至沒有要我的電話和地址。我的虛榮心受傷了:「怎麼,難道他們認為我不夠重要,都不想知道怎麼才能找到我嗎?」

回首看看,這些都是那麼可笑。儘管我想了這些滑稽的事,我清楚的知道,我遇到了一群很好的人,他們給了我一些很神奇的東西。回家後,我立刻上床睡了幾個小時,除了中間起來了一會兒,我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我才僅僅作了一下功法的演示,還算不上是完整的煉功,怎麼會這麼有效呢?我想不出為甚麼。當然,我更沒想到,更超常的是在工作時,李老師開始從最根本上給我淨化身體。我當即開始了參加每週一次的集體煉功。開始,除了每週一次的集體煉功我根本不能多煉。集體煉功後的三,四天內,我都得一天睡12小時還疲憊得不能做任何事。剩下的半週,我得加倍努力來完成工作,然後去參加下一次煉功。煉功時,我無法按要求煉。我只能抱輪一,兩分鐘,煉動功的間隙,我會坐下休息,煉靜功時,我得靠在牆上。除了參加每週的集體練功,我還讀中國法輪功和轉法輪,然後是李老師其他的書。我用我讀哲學著作養成的習慣來讀這些書。我試圖分析李老師的觀點,以致質疑他說的每一點。但是我不得不注意到一個奇妙的現象,當我疲憊時,只要我拿起李老師的書,我就有精力去讀,而其他的書就不行。可是當我精力充沛的時候,我一讀李老師的書,就會犯睏。我不得不承認這些書有能量。我無法解釋卻又不能否認。一本書怎麼會有能量?對於法輪功是甚麼,我的思想有點兒開竅了。

儘管我還遠不是一個好的修煉者,我已經注意到變化了。開始練法輪功的幾星期後,折磨我數月的一些肌肉疼痛消失了。我以前曾嘗試許多辦法來消除我的各種過敏。可是無論我用甚麼辦法,都只能掩蓋其中的一些而不是全部。練法輪功的幾個月後,我發現我可以吃任何東西,不管是甚麼,都不會有不良的反應。不僅如此,我還可以走進一個新油漆過的房間而安然無恙。煉法輪功前,我若敢去這樣的地方,哪怕只有一,兩秒,也得在床上躺三天。現在,我再也沒有反應了。我其他的過敏也統統消失了。這些變化使我驚嘆並欣喜若狂。

99年三月,紐約有法會。聽說李老師會來。我很想去。可我擔心一件小事。由於長期的中耳炎和鼻竇炎我已經放棄了飛行。每次坐飛機,我的耳朵都會劇烈的疼痛並伴有眩暈。以前當飛行結束時,所有的乘客都離開了,只有我像喝醉了一樣靠在椅子上無法站立。這一次,當去紐約的飛機從O'HARE機場起飛時,我的耳朵有一點疼,但只有一點。我想,「這很有意思。」我緊張地等著降落,因為降落是最糟的。可是,降落時,我根本就不疼。要知道,我沒服藥,也沒對耳朵採取任何保護措施。我只能承認李老師幫我把中耳炎清理了。

法輪大法使我改變了許多。我知道了這是真正意義的修煉,並大大增加了平時的煉功。與此同時,我常常在街頭被熟人攔住並問我最近幹了甚麼。一次又一次,我聽到「史蒂芬,我從沒見過你氣色這樣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