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體會

2000年華盛頓法會發言稿選登


【明慧網2000年8月8日】 大家好!

我叫Heide Malhotra。我感謝有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我如何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經歷。

我是今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這是我人生的一個轉變!我終於可以自由呼吸,我畢生的探索終於有了答案!我認識到自己那些壞習慣是由於自我為中心的執著心造成的。例如,我已成了一個比較好的司機(天啊,想想看以前如果有人在我前面搶路我會怎樣做),我開始理解不應該用別人的行為來判斷別人,而應該看看自己,找找自己的不足。我現在認識到自己一生執著的那些習慣,造成了一個只尊重自己而不顧別人的負面環境。去除執著心的第一步是認識它們,第二步是清除它們。

我一直認為自己會成為世界上最好的人,很多人也這樣認為。必須承認,放棄那些明顯的不良習慣是容易的。例如,我不吸煙,不喝酒,也不賭博。我清楚地記得年輕時到蒙地卡羅的一個賭場玩老虎機,在輸了幾塊錢後,我心裏很煩躁,我停手,不舒服了三天,此後便再也不想賭了。然而,還有一些執著心是不明顯的。例如,我一直無法入靜,思想中翻江倒海。後來,一位功友告訴我,思想是很強的,我們應該控制它們,我就使我的這個習慣「剎車」了。是的,我肯定在思想的深處還有許多執著心,我一定要把自己當做一個煉功人,把執著心一個一個地全部去掉。我可能不會馬上就通過全部的考驗,但我肯定最終會通過的。

做個決心修煉的人,我一定要提高我的心性,做一個真修者,儘管做起來並不容易。例如,我在一個複雜的環境中工作。這種環境不能使人心平氣和。磨難一個接著一個,讓我償還過去欠下的債,也就是業力。我已經並將繼續按高標準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是一條艱苦的路,但這個環境可以使我得到提高。重要的是,李老師的著作指導著我保持正確的方向。我要停止埋怨別人,我現在還沒有完全做到,但我將要做到,希望很快就能做到。

我真正認識到,李老師的著作指導著我做一個真正的煉功人,重讀《轉法輪》後,我認為自己已經理解了所有的內容,不需要再讀了。我對重讀感到了厭倦。幾個星期後,我發現自己沒有進步,而且以前讀過的內容也不記得了。我又開始讀書,不僅舊的問題更明瞭了,而且已經有了答案的問題每讀一遍又有了新的認識。這就證明了閱讀李老師的著作對一個修煉者走向圓滿是多麼重要。

我記得我是怎樣發現李老師的著作的。我尋找了很久,生活中的每一次磨難都使我更接近了我所尋找的東西。現在我能看到,越接近我所尋求的東西,問題和阻礙就越多。僅舉幾件事。去年,我去非洲出差,出發前,我的舊病復發了。我去看了急診,用藥來減輕症狀。後來我認識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因為我的病已經發展到很嚴重的程度,沒人能夠知道治療會有甚麼結果,無論是化療還是實驗性的治療看來都沒有甚麼效果。十二月份手術之後,我又開始恢復了功能。自從成為一個煉功人之後,我停用了除一種藥之外的所有藥物(這種藥我希望不久也能停掉,但現在還沒準備好),我的健康已經改善了千倍。過敏症狀再也沒有了,身體又獲得了能量。我相信由於過去我接受了磨難,並且沒有失去信心,我一定是從那時就已經是一個修煉者了。人們認為我是一個外表樂觀,內心堅強的人。我認為生活中的許多事使人獲得戰勝磨難的能力,因此,我很少問為甚麼我會這樣,只是坦然接受,從中悟道。

回顧過去的磨難使我認識到,每件事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我工作的公司和另一個公司合併了。這個過程中暗中所用的手段很不好,因而我突然辭去了工作。這次磨難教會了我去面對另一個磨難,儘管這兩個磨難看上去完全沒有關係。這教會了我如何接受和戰勝磨難。

幾年以後我的女兒死於癌症。在她長達一年來的病痛當中,我能堅強起來並幫助我周圍的人。我還幫助那些孩子瀕於死亡的家庭接受不可避免的事實,使他們不要陷入絕望的深淵。而且,這一經歷也教會了我善與忍,這給我接受李老師的法理打下了基礎。

記得去年十二月,我開始祈禱,希望得到指導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今年1月,我在廣播中聽到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受虐待的消息,引起我的興趣。希望找到更多這方面的資料。我到書店去買書,但記不得書的名字。我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氣功書,這些書也是講內修的,但具有不同的理念。我打算學一學,但提不起興趣,只讀了幾頁就讀不下去了。我覺得好像有一種東西在拉住我,阻止我去學習這些書。我就繼續尋找法輪功的書,但沒找到。

就在那期間,有一天風雪過後,我開車去上班。有人在我前邊搶路,我按了喇叭,那人停了車,但我停不下來。為了避開他,我的車失控了,打了幾個轉。本應踩剎車的,我卻踩了油門,我怎麼這麼笨。車子衝進了一個雪堆才停下來,當時有幾部汽車正向我這邊開來,我害怕撞上他們。結果我既沒撞車,也沒受傷。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一位功友。他說因為李老師知道我在尋找大法,老師的法身已經在保護我了。

今年2月27日,《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題為"For Whom the Gong Tolls"的文章,我在這篇文章中終於找到了法輪大法的名字。當時我只是瀏覽了一下,後來才仔細看了看。這篇文章的基調很不好,如果當時我仔細地讀了,我可能會有另一種想法,而產生了動搖,我去了書店,書店裏沒有李老師的書。我又到互聯網上去找,找到了《法輪功》和《轉法輪》。我把這兩本書打印下來,讀完了。與此同時,我還讀了一本相同主題的西方書籍。但我感到自己對其他的一些說教已經再也沒興趣了。

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很多事情都改變了,我知道我的尋求已經結束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與我過去參加過又離開的功派的成員是不同的。對那些功派,我總是參加很短的一段時間就失去了興趣。我感到不舒服,不想遵守他們的那些規矩。我不喜歡讓別人告訴我喜歡誰和不喜歡誰。我不想花時間老是和同樣的人在一起,對社交集會也感到不舒服。我甚至去上課,完成了碩士和博士課程。我自願去訪問那些無親無故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感到厭倦以後,我又去法庭代表被虐待的兒童的利益,成為「法庭指定的特別維護者」。在職業生涯中,一個人要參加活動和集會而取得有價值的聯繫。但是,我從來都感到不舒服,並找理由躲開許多活動,我明白這樣做並不聰明,但能使自己保持自尊和自我定位。自從遇到法輪大法修煉者以後,我再沒有往常有的那種不滿意的反應,也不需要保持距離和另找別門。我知道他們接受了我,並不在乎我是甚麼樣的人也不做任何評價。這裏沒有任何壓力讓你去遵從甚麼,也沒有任何人讓你去奉獻甚麼。這在今天的人類社會中是非常少有的。真修弟子都在實踐著「真、善、忍」的宇宙特性。真正的修煉者通過提高心性,向著圓滿的目標勇猛精進。作為他們之中的成員,在當今這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社會中遇到的一切艱難困苦是微不足道的。

我,和大家一樣,不清楚自己生生世世積累了多少業力,也不清楚從祖輩上傳下來多少業力。但我清楚自從成為一個修煉者以後,心靈上的負擔減少了。我記得年輕時做的錯事造下了業力,使我多年來感到愧疚。我完全知道,大多數那些事情都不是有意去做的,而我記得是那麼清楚。多少次,我在心裏請求這些人原諒我的過失,而我仍然無法驅走犯罪的感覺。讀了李老師的書,我認識到我應該原諒自己,因為我已經在做更好的人。經過磨難,我覺得我再也不必背負著這個精神負擔了。

儘管《轉法輪》中講的一些事情好像很玄奧,但過去的經歷使我能夠以開放的心態而不是懷疑的態度來看待這些事情。我知道許多我們看不到,感覺不到的事情會發生。我贊成李老師講的,儘管我們的肉眼看不到,我們的科學也沒有發展到這一步,並不表示那些事實不存在。我願意告訴你為甚麼我認為這種講法是正確的。有一天晚上,我學習到很晚,聞到一股陳舊的酒味,我害怕了,轉過身來說:「對不起,你這種陳舊的酒味很難聞,請用些古龍香水。大約10分鐘,就聞到了一股古龍香水味。再有,幾年以後,在我的睡房裏聞到了一種臭肉味,我到處找,也沒發現甚麼東西。這種臭味甚至跟著我到了工作的地方。過了一會,我對著有味的地方說:「儘管我看不到也聽不到你,但我要你知道,你已經死了,你真的要走向光明,走向光明。」從此以後,那種氣味沒有了,也再沒回來過。

修煉以前我就相信人死後的事情,雖然我沒有過瀕臨死亡的經歷,但我相信。我也不反對我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我也能接受我的女兒莫妮卡在臨死前的幾個星期對一位朋友講的事情。她說有一個男人站在她的床前,朋友問她:「你怕嗎?」莫妮卡回答說:「我不怕,他非常斯文。」我希望這是引導她走向下一生的嚮導。莫妮卡還告訴其他人,她看見了她將要去的地方,那是一個她從來沒有看見過的最美麗的地方。還有,莫妮卡死後,我的大女兒泰莎一直在哭。泰莎告訴我,有一天晚上莫妮卡回來了對她說:「我要帶你去我將去的地方。」後來莫妮卡拉著泰莎的手,泰莎看見她的身體躺在床上,然後,她移動到一條磚路上,從那裏她看見了最美麗的地方。從此泰莎不再哭了,她告訴我們說她不再害怕死亡。

李老師寫了許多大智大慧的著作,指導我們在不同層次的修煉。每提高一個層次就提示了更高的真理,消除了誤解。對宇宙法理的更高的理解,就會對任何事情有正確的認識,對每一層宇宙真理的提示,可以把修煉者推向更高的層次。當然,真理不是絕對的。雖然我才修煉了幾個月,但我的人生已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現在我容易接受我不是完美的,這種不完美和執著都是我要去的。我完全明白,修宇宙特性「真、善、忍」沒有捷徑可走,完全取決於自己如何提高自己的心性。我想對大家說的是:「勇猛精進,堅定修煉,記住李老師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