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0年12月12日】師父好!同修好!

我叫肖彤。下面將我一年的修煉心得彙報給大家。

一、得法,惜緣

我是99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大法前,我煉過其它東西。得過秘不外傳的真功夫,也有有名的太極拳師收我為徒。

正如李洪志師父講的,「據我看現在所有的功法,包括歷代的佛道兩家和奇門功法都是修了人的副元神(副意識),都是副元神得功。」修大法前,我常為自己不能進入‘識神死,元神生’的狀態而苦惱。修大法後,知道是自己主意識太強,慶幸自己沒有‘識神死’,不然就完了。記得我修大法不久,有一個西方學員問我有甚麼體會,我說,我最真切的體會到,我修的是我自己。我現在可以明明白白地去掉我的執著,真正地修煉了。而我也深深的感受到,甚麼是心法,以及為甚麼說太極的心法沒有傳下來。

過去有一個師父教我一些密不外傳的功夫,煉的是甚麼,卻不告訴我,修大法後我知道,我已經煉過卯酉周天。那時他說我「俗」我還不高興:別人一向都誇我清秀,而又一向清高的我,怎麼被一個又髒又懶的師父說俗?我認為他太沒眼光了。有一次我煉輕功,煉到我的腳下有了感覺,開始飄的時候,他卻讓我馬上停下來,後來他說是怕我把握不住,出去顯示等等。正像李洪志師父講的,「過去修道很不容易的。不抓住正法門去修,在偏門上修,在小道上修,是相當難的。」

修大法後不久,一天突然一股炙熱從體內打到勞宮穴,我的眼淚馬上就流了出來。我知道我在修煉的路上走了太長的彎路。我明白為甚麼山裏修煉了多少年的人,看到大法弟子會抱頭痛哭。心中對大法的萬般珍惜難以言表,只為那些因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的學員感到惋惜。

二、過關,堅定

和所有的弟子一樣,修大法就要過關,就有考驗。

我的第一關就是名利情。我的前夫是煉其它法門的。是他那一門裏的名人。他到中國做研究時遇到我,並認定我是他修煉的伴侶。我也以為我將來會幫他在中國傳他那一門。我知道,九十年代在中國將有一位聖人出現。結婚後,我就辭去工作,專門學習中國傳統的東西。我在1995年就看到《轉法輪》。但當時的我太自以為是了,認為有一個師父在身邊看著煉,又是密不外傳的,總比公開講的要好。而且,我當時認為,真正的東西是不會公開講的。另外,看到《轉法輪》講煉法輪大法不可以煉別的功法,我就沒有往深去學,結果錯失機緣。去年八月我重讀《轉法輪》,這一次我醒悟了。我開始認真地考慮修法輪大法了。

我知道,一旦修法輪大法,我將失去我現有的一切。那天,我告訴給我書的弟子,無論發生甚麼,我將堅修法輪大法。我的眼淚流了下來。修煉是嚴肅的,任何一個執著放不下都不能圓滿。因為我的背景,加上得法晚,修煉中的干擾也是很大的。一方面,打坐時,我的主意識總是在緊張狀態,排除過去的東西的干擾。另一方面,煉功時,我胳膊沒有沉過,常常是定住不能動的。雙盤第一次就盤了1小時,也沒怎麼痛。以後雖然也痛,但我都忍住了。當時,其他學員就以為我不痛,我也不知道是我能忍,還是我真的沒有那麼痛。很自然就想了,師父有沒有管我?

修煉的初期,我對一些老學員講的話是甚麼意思不明白,心中生出悲哀,不想參加集體活動。密勒日巴的修煉故事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我發誓要像他那樣,對法堅定。不管別人怎樣看我,我都堅修大法不動心。

現在回頭看,這一切的發生皆因為我自己的執著心。

三、在學法中不斷昇華,在洪法護法中超越自我

學法對我來講,最深的感受就是師父的偉大和慈悲。無以言表。在師父的慈悲面前,我為我冒出的執著而臉紅。

學法中,不知不覺的,我的執著心一個一個地變淡、融化了。

舉個小例子。有一次,因為自己沒有把握好,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等到知道錯了。我馬上向內找。找到是那顆心在背後,去掉它。可同時發現,我認為修的很好的學員卻沒有向內找,而且還用人的觀念去分析和推卸責任。我心裏苦悶。過去我比較容易被周圍的環境影響,這一次我有些不知所以。時而覺得他們講的有道理,時而又覺得不在法上。想起師父的話要以法為師,就打開書。心想,一打開書,一定是解我困惑的那句話。可打開書一看,根本不著邊。我按步就班的讀書進度也不是解我困惑的那句話。想打電話找我認為修的好的學員(也是我最不願意打擾的學員,因為我知道他很忙,有很多重要的事需要處理),想了半天,也不知說甚麼好。可煩躁的我還是拿起電話,結果要找的人不在。這回踏實了,只好靜下心來繼續讀書。在讀書時不知不覺中心中的結開了。我也體會到了以法為師的涵義。

就像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在洪法中,我不知道自己發了多少傳單。第一次聽到"I will read it for you"(為了你我要讀一讀。),還帶著人的情誤以為人家因喜歡我才接我的傳單。我曾為不能給人一個滿意的回答而羞愧。後來許多學員都說我發傳單發的多,發的快,人喜歡接我發的傳單,問我有甚麼經驗。我發現我秘密就是忘我。沒有任何觀念。不管面對的是白人,黑人,穿戴好不好,開的車亮不亮,在我眼中是一樣的。我只有一個真誠的心,希望他們能接能看我們的傳單。有的人不看我,我就一直看著他,微笑著,等他看我一眼。希望他明白的一面來接。不採我的或不要的,我都沒有一絲的不快和不好意思。那一刻,我沒有自我,一點沒有,完全是為對方想。我相信是大法將我心中最真最善的一面展現出來了。其實,我也遇到有人不但不要我的傳單,反而罵我。有的學員說:「好啊,給你德。」可我從未想過他罵我會給我德,我也不會因為他給我德而高興。我只可憐他不明白他失去的是甚麼。

我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為洪法護法每天睡不上6個小時。為了保證讀書的時間,我把打坐煉功的時間也減掉了。有時也會擔心,自己得法這麼晚,又沒有足夠的時間學法煉功,擔心會被拉下,擔心自己做的工作沒在法上。可每當有大法的事需要我時,我總是毫不猶豫的放下自我,投入到大法的工作中。無私無我的一刻是那麼聖潔。

我深知,自己離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很遠。但我也看到自己的思想通過學法在不斷地昇華。在修煉中,我更珍惜修煉的過成。

最後,讓我再一次感謝慈悲的師父!
感謝鼓勵我,幫助我精進的同修們!

(2000年12月9日發表於五大湖法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