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殘疾人進京護法見聞


【明慧網2001年3月25日】我曾經是一個坐著輪椅、拄著拐杖的小兒麻癖患者,因為腿腳不好,我的生活中充滿平常人無法想像的困難,雖然年齡不大,但飽經了人世間的坎坷。

95年8月,我有幸得到了億萬年難遇的法輪大法,真是枯木逢甘露,我獲得了新生!通過學法煉功,奇蹟般地扔掉了拄了二十一年的拐杖,丟掉了輪椅車,騎著自行車參加站裏組織的洪法活動。給我生活帶來了快樂,心性得到了提高。

我愛人的眼睛不好,一隻失明,另一隻一米以外就看不清東西了。幾乎家裏所有活都是我幹,學法後在家我是賢妻良母;在外,我按師父要求去做,從未向社會福利要求補助;鄰里之間,親朋好友之間,更是相處融洽。我深感到佛法的慈悲偉大。

99年7月,我目睹了一幕幕顛倒黑白的醜劇,和騙人的謊言。7.22。我去了省城哈爾濱,全副武裝的軍警、幹警,頭戴鋼盔、手持電棍、身穿防彈背心,有的架著機槍,手裏拿著盾牌,如臨大敵。我們是修煉者,一群善良的老百姓,手無寸鐵,政府這樣興師動眾,真叫人看了啼笑皆非,也看到了中國政府信口雌黃的嘴臉。

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訪,更不敢相信,有著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國,泱泱大國的首都北京,到處布滿殺氣,武警便衣比比皆是,只要是煉法輪功的就抓。當時我向眾人講真相,告訴他們不要相信電視,電視在欺騙矇蔽群眾。一輛警車開來,從車上跳下一夥人,不由分說把我按倒,拽到車門口,不容我爬起來,又拽著另一個女功友的頭髮從我的身上過去,因我制止他們打人,卻遭到一陣毒打,臉被打成青紫色,變了形,嘴被踢腫、變色。拳頭雨點般的落在頭上、身上。有個男功友上前阻止,也遭毒打,警棍都打斷了,警察還不甘心,把他推倒,用腳踩著他的脖子,一直等車開到天安門派出所。他們怕外面人看見,始終拉上車窗簾。據說,打人的這些警察都是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我不敢相信,這真是政匪一家了!

親愛的朋友們,善良的同胞們,這是我親眼目睹的一切,我沒見到的還不知有多少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