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進京護法經歷

【明慧網2001年2月17日】我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2001年元月一日,我衝破重重攔截,來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實現自己的夙願,證實大法。

走進天安門廣場,見到的是一輛接一輛的警車,裏三層外三層,警察便衣密密麻麻,稀稀拉拉的幾個遊客面無笑色,千年之交沒有一點喜氣,倒給人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邪惡對「真善忍」害怕成這樣,不知過往遊客作何感想。

我和一位功友從南面剛進廣場,立即有兩個便衣上來盤問,我想不能遲疑,就迅速拉開早已準備好的橫幅,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還李老師清白!」立即有一群便衣撲過來,奪走橫幅,對我拳打足踢,電棍吐著長長的火舌在我的身上亂扎,但我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繼續喊:「法輪大法好,還李老師清白,警察不許打人!」幾個便衣把我按倒在地,扭住我的手。後又對我假惺惺的笑,改變了態度。等警車一開過來,人看不見的時候又兇相畢露一陣亂打,原來對我的笑臉是做給別人看的。

等裝滿了一車學員後就把我們送到附近的一個派出所,院子裏有很多學員,中間站著許多武警,學員中不時有人打出橫幅,並且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不准警察打人,窒息邪惡」警察一看到橫幅就瘋狂的去搶,學員們就組成人牆,衛護著橫幅。

過了一會兒我們被分批送往別處,由於到處都關滿了學員,我一連被轉了四次,最後被送進昌平的一個甚麼地方,我被推進了一個甚麼地方,我被推進了一個房間,屋頂上掛著一串串鐵鏈子,還有腳鐐,電針等多種刑具,看來是上刑的地方。幾個警察過來盤問,其中還有一個女的。「你是哪裏的?」「我不說。」「你叫甚麼?」「不告訴你。」女警察開腔了:「你不說,待會兒讓你跟狗說!」兩個男警用警棍把我從頭到腳打了個遍,我一直流著血,前胸已是鮮紅一片,但一點也不痛。這時,他們牽來一隻高大的狼狗,狼狗吐著長長的舌頭,兩隻前腿砸地咚咚響,對著我張牙舞爪。警察一鬆手說:「去咬她!」我的心一正,兩眼直視著狗說:「畜生,你敢咬我嗎?!我師父是法王,我是修佛的,你做壞事,我不度你。」說來真神奇,我話音一落,那狼哼哼嘰嘰地趴到地上,耷拉著腦袋,不敢看我,那女警高叫:「邪了門了,邪了門了!」說著照狗屁股猛踢兩腳,氣急敗壞地喊:「去咬她,去咬她!」可是無論怎麼叫,怎麼踢,那狗就是不動,並可憐巴巴地望著主人,我這時一陣辛酸想到:這些人還不如一個畜生,畜生都聽懂了我的話,難怪呂洞賓說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呢。

他們看到這一毒招不奏效,就又開始打我,並罵些污穢的髒話。一個惡警吼道:「把衣服脫下來!」我堅決不從,義正詞嚴地告訴他們:「你們幹這種缺德的事是要遭報的。」他們邊罵著髒話,邊議論著:「今天的那個姑娘的身子不錯」等等不堪入耳的話。我堅決不妥協他們也沒辦法,就一直打我,打完了罵,罵完了打。打著罵著,那女警開始罵師父了。我嚴肅的告誡她:「你罵我,打我都不責怪你,可是你罵我師父,你就得付出代價。」說著我過去抽了那女警一耳光。這一巴掌把他們都打愣了,那女警一揚手一杯開水全潑到了我臉上。男警們獸性大發瘋狂地打我,還說:「把她倒掛起來,讓她嘗嘗江姐的味道!」我這時被打得鮮血從嘴裏,鼻子裏往下流,他們把我的手按在地上用皮鞋跟踩,我的手被踩得咯咯響,血肉模糊。這樣他們一直折磨了我幾個小時,天黑了,我暈了過去,但他們說甚麼幹甚麼我聽得一清二楚,我這時只有一個念頭:「不能配合邪惡。」

他們見我暈過去了,就罷了手,為了試探我是不是真的無知覺,他們點燃一枝蠟燭,燒我的兩個手心,我只感覺到很暖和,麻麻的,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們就叫來一個醫生,醫生一檢查道:「脈搏很弱,血壓很低,趕快送醫院搶救。」這時他們怕不好交差,就用警車把我送到一個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就說:「這個人我不能收,你們把人打成這樣是想推卸責任?」他們又只好把我送到醫院。幾個警察下去掛號去了,司機回過頭來問道:「自己能走嗎?」我搖了搖頭,他就也下了車進了大廳。我一看車裏沒人了,忽然想到是不是師父點化我要我走哇,我一抽門鎖把車門打開了,突然身上來了一股力量,我向著黑夜奔去。跑了一會兒就聽到後面一陣大亂,燈光交錯。情急之中我跑進了一棟單元樓,看到我的人都趕我走,有的甚至要報警。我一陣辛酸,感到了人無善念。這時那些警察在挨家挨戶的查問。我見身旁有個壞垃圾箱,也不管髒不髒了,就鑽了進去。剛躲好,幾輛摩托車就在垃圾箱旁嘎然而止,但沒發現我,就這樣他們折騰了好一陣子。也漸漸又恢復了平靜,我就出來了。

漆黑的夜晚我辨不清方向,就瞎走,也不知走了多遠。朦朦朧朧我看到了一個牌子上寫著:**縣**單位,哎呀,我已經走出了昌平縣了,我想北京那兒有功友我得到北京去。可是錢都被警察搜走了,又一直沒吃東西,又冷又餓。黑燈瞎火,又在大山溝裏,我怎麼去呢?正在這時我聽到有人騎自行車的聲音。我聽到聲音走過去,藉著月光,見一個男子騎車過來了,我叫住了他問道:「請問這位師傅,去北京怎麼走?」那人愣了半天,看清楚是一個女的鬆了口氣說:「你走反了方向,你是幹甚麼的?怎麼半夜在這裏,這兒有狼。」我就搪塞了幾句。他忽然又問:「你是練法輪功的人吧?」我說:「如果我是,警察又在追我,你會怎麼辦?」那人說:「練功的人都是好人哪,我家裏也曾住過幾個練法輪功的人呢,我還給他們看過門,你要放心的話就跟我走。」我心裏一暖,心想畢竟還有明白人哪,但是我對他說:「謝謝你,你只要指一條路我就行了。」那人說:「那好吧,你就順著前面的岔道走過去就可以上公路了,那兒有車到北京。」

於是我順著那條路走下去,北風呼嘯,我又冷,又餓,又疲勞,我找了一棵樹靠了一下,不敢躺下,怕再也起不來了,歇了一會兒就走,走著走著忽然前面一個清晰的彩色法輪從地上冉冉升起,還有蓮花,真是光彩萬千哪,升到空中,星星都朝兩邊分開讓路,升到高處留下一道亮光,接著地上又出來一條青龍,眼睛朝我一眨一眨,搖著尾部,展開龍爪也跟著法輪往上升。我高興極了,忘記了疲勞,忘記了寒冷和飢餓,像個小孩子一樣在黑夜中蹦蹦跳跳,高聲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空曠的山谷迴盪著:「法輪大法好!大法好!好!好!……」我的心輕鬆極了,一點也沒有感到孤獨和害怕,我至少有天龍八部在護法,還有法輪,於是我迎著寒風信心百倍的繼續走。

不知又走了多久,終於看到了前方有燈光了,走近一看是一條公路。我看了看天上的北斗星辨別著方向,估計時間在夜裏兩點左右,又走了一陣子,我看到了一個工棚,人們還在熟睡,又往前走了一會兒看到了一個工棚裏有個年輕人在做事,我走過去說道:「小兄弟,我路過這裏,討口水喝好嗎?」他一回頭,嚇的倒退好幾步,我想我滿身是血,蓬頭垢面的樣子是很嚇人的,路上想找點水洗都沒有,全都是冰。我連忙說:「我不是壞人,我出了車禍,能不能找個地方我休息一下?」我走了一會兒,那小伙子又追上來說:「我想起來了,我帶你到一個地方去。」於是我跟著他來到一個鍋爐房,裏面很暖和,他熱情地給我燒水煮麵條,一邊說道:「你不像出車禍的。」我說:「反正我是好人,要是有警察追我你會怎麼辦?」他又問:「你是練法輪功的吧?」我說:「我要是你會報警嗎?」他一拍胸脯說:「俺是山東好漢,俺不怕,怎麼會做那事呢?法輪功都是好人。」他還說他們家鄉也有練法輪功的人,還流露出也想讓他家人學法的想法。我就對他說:「我現在沒甚麼送給你,就送你一句話吧──佛光普照,好人有好報。」

看看天要亮了,我就準備走了,他全身上下一摸說:「我只有這二十元錢了,到北京車票十元,剩下的你買點吃的,到北京再想辦法把。」後來他一直把我送上了車,在北京功友的幫助下我回到了家。」

我悟不到更多的東西,只知道此時此刻我應該這樣去做證實大法,其實大法給與我的,遠遠比我付出的多得多。

(大法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