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北京之行


【明慧網2000年12月30日】 10月29日,因為法輪功問題我被帶到廠保衛科詢問,當地區辦案人員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時,我答:"以前我修煉得並不堅定,但是我看到網上消息說你們是怎麼迫害大法弟子時,我很難過,於是開始認真煉功了。"他們說:"你是被網上消息欺騙了,我們對大法弟子不打不罵,態度很好,你身邊的大法弟子有挨打的嗎?"我想,雖然有處分、下崗等不公正待遇,好像畢竟是少數人挨打,也不是親眼所見,就這樣對法的不堅定使我輕易地相信了他們的謊言。

11月3日,終於接到丈夫從北京辦事處打來的電話,說他在北京上訪時挨打了,而且打得非常狠,他忍不住就說了姓名地址。聽完電話,痛悔之情油然而生,大法是那樣博大,師父是那麼慈悲,而我卻因執著太重而迷失了方向,我哪裏還算一個修煉者呀!不行,我告訴自己,作為大法弟子,我必須要從人中走出去護法、正法,去助師世間行。11月4日,我踏上了東行的列車,去北京上訪。

11月6日中午,我到達北京天安門廣場,因煉功被帶進前門派出所,同時帶去的30多人被暫時看管在院子裏,有一個公安邊指著我們邊說:"穩定情緒向內找!"我們馬上意識到這是老師在借他之口點化我們。大概過了半小時,我們被帶到廁所對面的房子裏,大家開始背《論語》、《洪吟》、《精進要旨》,剛背完一遍,干擾就來了,公安開始一個一個叫人去問姓名和地址,但大家都堅決不說,其中有兩個三十多歲的大姐和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挨打了。而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卻說"大法弟子要堅強"。接著不斷有人到這間房子裏來認人。問:"你是從哪兒來的?",答:"法輪世界來的。"又問:"你叫甚麼名字"?答:"大法弟子"。問:"你來幹甚麼"?答:"上訪、護法、正法!"正說話間又來了三位大法弟子,她們是騎著兩輛自行車用了三天時間到了北京,然後90元賣了自行車,有人問:"沒車子你們怎麼回家呢"?她們說:"法不正過來,我們就不回了"。

到了晚上8點鐘左右,北京的天已經黑了,我們被帶到斜對面有鐵柵欄的房子裏被關起來,這裏有兩條長凳子,先前我看到的這一屋子人已不知所終。這一晚,大家集體煉功,互相交流,又提高了不少。可是到了半夜公安不讓我們上廁所,一位老太太都把屎拉在了褲子裏,我們心裏很難過。

第二天早晨8點多,我們30多人又被帶到了地下室,同樣有鐵柵欄,但卻沒有了長凳子,看來隨著關押地點的轉移,待遇在逐漸得降低,五六十歲的老太太也只能和年輕人一道坐在冰涼的地上。這一天可真熱鬧,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的同修們紛紛趕來,陸續被關進這間地下室,先有一個老太太被拖進來時邊哭邊喊:"你們沒權關我們,我們來上訪又不犯法,你們憑甚麼打人"?年青力壯的公安便惱羞成怒地"啪""啪"打了她幾耳光,當著眾人的面,他們連遮羞布都扯了,而老太太的臉也腫了老高。接著又有一個戴眼鏡的中年女子被連推帶搡地關進來,這女子跟他們理論時說:"從你們的角度看,你們以為把我們當犯人關在了柵欄這邊;而從我們的角度看,你們把自己關在了柵欄那邊,還迷在其中始終不悟。"大家立刻鼓掌:"說得好"!有一位40多歲的大姐姐被關進來時,紅毛衣上沾滿了血跡,開始我們還認為是繡的花,但馬上發現她的頭被打破了,還在不停的淌血,只因她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聲音最大,舉著條幅跑的最遠,所以打的也最狠,還有一位大哥也被打的鼻血直流。看到這些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奪眶而出。

晚上7點多,有38人被帶走了,剩下的48人到了8點多又被帶走了44人,男女各22人。我和第二批人一起被壓上一輛大轎子車,並且只容許少部份人坐在座位上,其他人被強行按著蹲在過道裏,車大約走了半小時左右,開進了一個大院。接下來的程序是:先讓我們蹲在院子裏,一個一個被喊進去編號照相,之後有三個兩個地被帶去審訊,好像是在分配任務,每個科室都得分別帶人去審。

我很快被帶進了拘留所,一個56歲的老太太先是被銬在房子裏的櫃子旁,過了一兩個小時仍不說,就吊在院子裏!直到第二天左手五個手指都不能動。而與我們同來的其他12名女同修也不知又被帶到哪裏去了,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們。北京寒冷的冬夜啊!怎能容忍這樣的邪惡在眼底蔓延呢?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李老師在《融法》中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同修們!在正法修煉的大道上,每一關都得自己去闖,每一難都得堅強承受,那些在磨難中等待我們的同修們,正在不斷的受苦,我們還能繼續打著修煉的幌子坐等光明嗎?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