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護法小記

【明慧網2001年2月2日】 我叫李利,男,30歲,大專文化,石家莊某企業職工。

自明慧編輯部「嚴肅的教誨」發表以後,強烈震撼著我,覺得自己愧對慈悲偉大的師父,愧對千載難逢的正法機緣,才真正走出來開始溶入到講清真象、證實大法的洪流中。12月初,決定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臨行前,有幸讀了一篇護法心得,悟到應該窒息邪惡、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不報身份,讓惡毒殘害大法弟子和迫害大法的邪惡機器運轉徹底失靈,喚醒世人,向黨和全國人民說句:「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這天,我們來到天安門。廣場上遠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多人,看到警車左右不停地穿梭奔向人群,我不由得緊張起來。這時,不遠處有個弟子堂堂正正地舉起醒目的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堅定地向前衝去。「法輪大法好!」這高昂的正義聲音響徹廣場,馬上引起眾多遊人的注視,人群中衝出幾個便衣瘋狂地追趕,這名弟子機智地繞過,前方跑過來兩名武警,弟子跑成「之」字型,七八個便衣才把他包圍住;這時,又一名弟子打出橫幅向另一方向跑去,便衣又慌忙追趕,廣場幾處同時出現弟子打出的橫幅,邪惡的小丑們顧此失彼,廣場上出現了一個小高潮。望著同修無辜被抓被打,我的心情十分雜亂,在廣場上徘徊,廣場逐漸平靜下來,這時一起來的同修鼓勵說:「現在天體中高層最邪惡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盡,只剩下人中的邪惡小丑在最後的表演了。」我想到「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對!正念一出,決定不管人多人少,選好位置,證實大法。毅然放下挎包,從懷裏掏出橫幅舉過頭頂:「法輪大法好!」剎時感覺橫幅高高飄揚在人民的廣場上,飄揚在空曠的世界中...這時,並沒有剛才的場面,過了好一會兒才從後面傳來喊聲、對講機的嘈雜聲,我回頭一看,一個便衣笑著一蹦搶過橫幅,邊捲邊說:「跟我走吧,拿上你的包!」說著就揀起我的包往警車走去。這時對講機響起來,我聽到說:「我正跟‘法輪功’聊天呢!」...

到警車上警察拿出登記表問姓名地址,我心裏很平靜,笑著搖搖頭,他們就非法搜身,換了輛警車,帶著我們在廣場上轉,很長時間又把我們換上另一輛警車又搜一遍身,抓了共七名功友送到天安門分局。

分局大門一樓有一個特製的金屬門,人一過,燈就亮。警察們喊著:「這個‘法輪功’是真的!」正如師父所說過的一樣,你不用說他們都替你說了。我被帶到一房間內,幾個警察開始偽善地反覆問:「你們不是來反映情況、來正法的嗎?你們都不說姓名也不填表,我們怎麼向上級機關反映你們大法好呢?你們大法能正過來嗎?白來一趟呀。」又問了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問題如:你煉了多長時間了,甚麼文化程度、學校、年齡等,我們一概不答。又一個警察笑著進來對我說:「你甚麼時候來的,昨天、今天早晨到的?還是剛到?你給我點尊嚴,只回答一個字──‘是’還是‘不’!」我還是善意地笑笑,並不回答。警察無趣,便走到別的弟子面前問同樣的問題,每個人都拒絕回答。

大約過了二、三十分鐘,他們逼我脫了大衣搜身,彎腰,胳膊向後伸頭下低(後來才知道這叫開飛機),隨後他們拎著警棍衝進來,其中一個得意洋洋地說給你消點業。一個滿臉坑坑窪窪的方臉惡警就在我後面猛擊,我沒有絲毫怕心,只覺得就跟敲鼓一樣,嘭嘭響,卻不覺得疼。中間有一下覺得很疼,我也不在意,一會兒就過去了,覺得它們既可笑又可憐。打了幾十棍子後它們惡狠狠地問說不說,我還是平靜地笑著搖了搖頭。它們又打了一會兒,其中一個累得氣喘吁吁,說:「算了,別打了,就這樣讓他站著,不用打!」一個警察彎著身子一直在觀察著我的表情,見我汗水流到地上挺多,讓我挪了挪位置,然後讓我站直問:「說!想好了沒有?要不說還彎著!」我笑著搖搖頭,心想這些無知的生命怎麼能動得了我呀!就這樣一直彎著。後來我只覺得肩膀輕微地顫抖,一看,原來是警察按著我肩頭的手裏的一個電棍正放電呢...剛進來時,他們狂叫著,說報名的就送走,不報名的關進籠子,你早晚得說,不說就送進監獄。同來的有幾個女弟子,有的露出害怕的表情,招來邪惡更加殘酷地迫害,被迫說出姓名地址帶出去了...有個女弟子始終表現很堅定,只是微笑。她們被帶出去後,只剩我自己了,那個警察見我滿頭大汗,說:「才這麼一會兒就這樣,那你打坐時間不長吧。」我一聽,是師父藉此點我,原來能打一個小時,現在四五十分鐘,正是讓我提高呀。後來又讓我拿上衣服,被剛才打人的方臉惡警帶走,他邊走邊跟前面的警察說:「我送一個!」到門口對我說:「記住,出去先向右再向左!」我以為送我去監獄,便坦然地出了門,警察往右指,天已黑下來,我看旁邊牆上沒有鐵絲網,走到頭向左,一看已來到馬路上,我馬上明白了:自己被放了,過關了。

我想我必須回去和同修們交流,讓更多的弟子都能走出來證實法。我當天就回去了。通過交流我認識到很大的差距和不足,總結幾點供同修參考:

1、在過關中,要時時處處用正念對待自己,用神的一面抵制邪惡。《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中說:「因為你們有修煉好的那一面,你們是偉大的神,很高很高層次的神都在考驗著你們……」那麼我想,我們單純地用人的一面去面對邪惡是很難過關的,而只有用神的一面來面對邪惡、抑制邪惡、鏟除邪惡才能真正地過好關,才能真正地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師父說:「我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那麼,我們便是人間的護法神,我們有責任為開創我們生命的大法負責,我們僅僅放下生死以純善之心承受是不行的,還得不配合邪惡。修大法是無罪的,講清真象是無罪的,我們就不應該被它們抓走,如果有意無意地配合它們,那是不是等於承認修大法是錯的?除惡不僅是不報姓名、地址,我沒有認識到體罰也是配合邪惡,還有如上車、下車、簽字、按手印等處處都不應配合邪惡,這是不足。

2、我們生存的環境中決不能有邪惡因素存在,「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理性》)所以每一次對我們的打壓,我們都要給邪惡曝光、講清真象,這也是在除惡,也是在挽救世人,慈悲眾生,也是維護大法的一種方式。神應是千變萬化的,我們就要以慈悲之心,從多方式、多角度,把自己或他人從大法中的受益經歷,及為講清真象而遭受迫害的事實通過各種渠道寫給或講給世人。在任何魔難面前,為大法樹立更偉大的威德。

3、通過交流,忽然又明白一個理。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去掉最後的執著》)這不師父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訴弟子了,我怎麼就不悟呢?邪惡被滅盡的那一天,也就是所有學員都放下生死、堂堂正正助師正法的時候啊!以往總是停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上,想到師父為度我們吃遍了這宇宙從上至下所有的苦難,作為弟子今後就要放下「私」,「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佛性無漏》)今後我會與更多的同修交流,讓更多的同修儘快走出人來,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4、說實話我正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走,這一交流我馬上知道了,要時刻保持清醒理智的頭腦。為甚麼別的學員能認識到呢?因為是平時學法的基礎決定的,自己前一段忙於講清真象,學法時間嚴重不足,法理上不明白,自然就不知如何做。師父說:「你們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掩蓋你們的不看書學法啊,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地修。」明慧文章我閱讀不夠也不及時,正面指導性的文章傳閱不足,以前交流圈子小,沒有與更多的學員交流,像坐井觀天一樣。主要是自己把自己封閉住了,這一放下生死、衝破了自己限定的界限,交流圈子馬上擴大了。

現在我加緊了學法,抓住身邊每一件事,以各種方式處處揭露邪惡、不給邪惡以可乘之機。同時注意與更多的同修交流,讓大家在揭露邪惡與講清真象上做得比我更好,越來越好。

以上僅個人所悟,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石家莊大法粒子:李利(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