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怕心根源,鏟除變異觀念


【明慧網2001年12月9日】前幾天,我與一個流離失所的同修約好在某處見面,以便把真相資料交給她並與她交流。由於我們對見面時間理解上的差異,我背著材料在約會地點等了很長時間,後來我邊等她邊給另一個同修打電話,就在我撥通電話的一瞬間,我發現離我只有兩步遠的地方幾個社區治保人員正在盤查過路人的證件,我在電話裏與同修簡短地說了兩句話,放下電話轉身剛想離開,又上來四、五個治保人員,我背著一包資料獨自被夾在了他們中間,我感到了一種恐怖的氣氛,但我心裏不斷地默念正法口訣,大搖大擺地在他們跟前走過。他們並沒有盤查我。我向與下一個目的地相反的方向走了一站的路,然後又坐了一站的公共車返回這裏,我下車後看到他們還在盤查路人。我心裏有點不穩,怕背著資料反覆在一個地方出現使他們產生懷疑,便加快腳步走上一座人行天橋,又發現四、五個治保人員站在天橋上巡視著路人,這時聽到他們中的一個人說:「布下天羅地網。」

這時我感到心好像懸起來了,更加不穩,但表面上腳步還算從容。又坐了一段車,下車後在路上遇到一個外地人模樣的向我揮手,好像是讓我停下來接受檢查,我默念著正法口訣從他面前走過,並沒有停下來,也沒有理他。我又上了一輛公共車,下了這輛車以後我的目的地就到了。當我下車的時候,發現在我之前下車的一個中年人走兩步便回頭看看我,好像在監視我。我怕把便衣之類的壞人領到同修那裏給大法造成損失,下車後我打了一輛出租車,中途又換了一輛出租車,返回家中。

剛經歷完這件事,我並沒有發現我隱藏的怕心,還覺得自己在遇到緊急情況時運用了理智和智慧。在與同修交流時,她說:「你為甚麼覺得帶著大法真相資料會給你帶來危險呢?這不是在心裏承認了邪惡的迫害嗎?」

同修的話點醒了我,我發現了自己在「保護大法資料不被邪惡破壞」背後隱藏的執著心。我體會到每一個「怕」字背後都有執著,都有對大法不堅信的因素,哪怕是為了最神聖的事。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表面上的原因導致的,對於我們大法弟子來說,發生任何事情都應該從心性上找原因。試想一下,邪惡指使世上的惡人違反憲法制定了專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法律」,好像大法弟子弘揚大法犯了他們的「法律」一樣,從而對大法弟子殘酷地迫害,這些所謂的法律和他們的暴虐行為在不久的將來都將作為他們破壞大法的罪證被天理審判,我們怎麼還能在心裏承認它呢?洪揚大法講清真相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宇宙中都在看著呢,如果自己的念很正,邪惡怎麼敢來送死呢?而怕心或對法的不堅定才會給邪惡留空子使他們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經文中開示我們:「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

我悟到,不管在修煉的路上發生甚麼事,當完全按照大法去衡量和解決問題而沒有人的觀念時,才是最理智和智慧的,也才是真正安全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當然,我們應該嚴肅認真地對待大法工作,避免由於自己的疏忽大意給大法造成損失。但我們也必須不斷地深挖隱藏在「注意安全」背後的怕心等執著心,鏟除不易察覺的變異觀念,不斷純淨自己,強大正念,在修煉中走向成熟。

一點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