僥倖心


【明慧網2001年11月29日】「所有被所謂「轉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對人的執著、抱著僥倖心理走出來的。」(經文《建議》)

再次認真對照師父的經文,回憶從去北京上訪到被非法拘留、勞教到被所謂「轉化」,其間的僥倖心理真是如影隨形。

也知道那些抓我、打我的邪惡做的不對,我應當堂堂正正地站出來糾正一切不正,但總是半推半就,有人的怕心在是一方面,內心深處還有一個很不好的念頭:也只能做到這樣了(該忍苦精進的時候不想付出),等待師父化解這一切。

也知道自己有時表現出來的善根本不是大法弟子的善,而是變異人的善,其實還是想少受些皮肉之苦,僥倖地蒙混過關。

也知道大法好,知道決裂是錯的,也想到了形神全滅,可是那是用人的思想能想像得到的嗎?修煉怎麼能那麼不嚴肅呢?那不是對師父、對大法、對自己、對眾生最不負責任的表現嗎?還是內心深處有個僥倖的想法:沒那麼嚴重吧?我雖然行動上沒做好,但思想上沒背叛大法呀(也是變異的想法),師父會知道的,不會不管我吧?就算我錯了,不還有那麼多人也都寫了嗎,有的比我更糊塗,還不如我呢。----多骯髒的心理呀!太骯髒了!

僥倖心很狡猾,很會找理由開脫自己,掩蓋、還掩蓋加掩蓋。

有時自己遇到一個矛盾,有一個執著一定要去的時候,如果正念不強,僥倖心就會找理由讓你繞過執著、淡忘執著。

比如當我要去北京時,思想有鬥爭的時候,僥倖心就會跟我說:「在其它環境做大法工作也一樣,多做點兒,一樣的。」甚至還曲解師父的話,以邪悟動搖我的正信之念和精進之心(我是針對自己的情況來分析)。

當我流離失所一段時間,覺得應該堂堂正正回家住的時候,僥倖心又跟我說:「回去幹啥呀,萬一怎麼怎麼樣可怎麼辦,在外邊住行動多方便。」等等。

僥倖心經常和求安逸之心相勾結,讓自己在矛盾中避重就輕。而且當自己要去抓住僥倖心,去掉它時,它還會找理由溜走。----就像我要寫出此文正視自己時,它跟我說:「自己知道就行了,以後做好就是了,別寫了,你的經歷多丟人呀。」但是這次我沒有理會,我一定要寫出來,給它曝光,鏟除掉!

我又查了一下字典,「僥倖」解釋為「希望得到不該得到的東西。」這種心理對一個人來說都是很不好的,何況一個神。修煉不是兒戲,要紮紮實實地修,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僥倖心只能自欺欺人,欺騙不了神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