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在講清真相中破除邪惡勢力安排的一點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1日】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同修的文章《面對面講清真相》,很受感動,但是還是有一些個人淺見想說出來,僅供大家參考。

文章在一開頭就提出「真象材料已經斷了很久了」,然後引用師父的話「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甚麼是功能》),「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道法》),最後的結論是「我們悟到這件事絕非偶然,難道應該用嘴去講真象?」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心裏隱隱覺得不妥。仔細一想,我覺得他們這種說法,好像把真相資料的斷絕看成了老師的安排,而作這種安排是為了讓他們領悟到應該用嘴去講清真相。我認為這種認識有可能是有失偏頗的。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是我們的使命和責任,關係到芸芸眾生生命未來的永遠,是「助師世間行」。講清真相的同時是在鏟除邪惡,是在參與正法。我們做的是最正、最好、最偉大的事。任何干擾和破壞都是邪惡勢力的安排,都是不能承認和必須鏟除的。那麼,真相資料長時間斷絕為甚麼會被認為是師父的安排哪?

由此,我想到了自己的一段經歷。就在前一段時間裏,我的打印機出現了故障。由於我沒有認識到是邪惡勢力的干擾,而是用了常人的觀念去認識,雖然表面上發了幾次正念,但心裏卻認為也許是打印機工作量過大造成的,所以發正念並沒有明顯效果。我只得把打印機送去修。

沒有了打印機,我失去了作講清真相工作的重要工具,我覺得眾生在等待救度,講清真相的工作不能停。所以,我找到另一位同修,開始在他的家裏打印材料。由於他家裏的環境比較複雜,工作雖然能夠進行,但是受到種種限制,做出的真相材料的數量和質量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當時,我仍然沒有悟到,這正是邪惡勢力對眾生的迫害,它們通過這種方式阻止我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人;反而認為自己有智慧,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想出辦法來使講清真相的工作繼續下去。深挖其根源,我覺得這種想法一方面充份暴露了我隱藏很深的私心:考慮的基點是我要去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像明慧網文章《關於選擇工作方向》(2001年11月15日)中指出的「應當站在如何對大法最有利,對邪惡打擊最大的基點上來考慮問題」。另一方面,也暴露了我沒能「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警言》)的問題,把講真相過程中的困難當成了常人中的困難,想採用常人的方式解決。

事情發展到後來,情況變得很糟糕,我的打印機竟拖了一個月之久仍然沒有修好。我還沒醒悟,繼續使用別人的打印機。直到有一天,我發現上網也出現了問題,我連換了幾個代理都不行。而且只有我獲取明慧網文章的網站無法登入,其餘網站並沒有問題。面對如此明顯的干擾和破壞,我終於醒悟。這一切的困難都是因為我那些放不下的常人觀念造成的。面對問題,我沒有真正站在法上考慮,沒能發現並鏟除自己的私心;沒能在問題一出現時,就立即認識到這是邪惡勢力的干擾和破壞,並且立即發正念將其鏟除,而是試圖用常人的認識和常人的手段來解決問題,縱容了邪惡和它們的安排,以至沒能在這寶貴的時間裏,最大限度的救度世人,造成了一定的損失。

當我認識到這些之後,立即發正念鏟除干擾我向世人講清真相的邪惡勢力,破除它們對我的迫害。結果,網站當時就能正常登入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也接到電話說打印機可以取回。

由於我有過這樣的經歷,走過彎路,所以看到《面對面講清真相》這篇文章時,我感到他們把真相資料的斷絕當成是師父的安排是不對的。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延續來的,都是很珍貴的。長時間無法作講清真相的工作,這樣的事是邪惡勢力樂於見到的,決不是師父和大法弟子樂於見到的。我想如果在真相資料出現問題的時候,能立即認識到這是邪惡勢力的迫害,立即發正念鏟除其安排,也許,就不會出現長時間資料短缺的情況。當然,該文中也提到真相材料後來也陸續的來了。文中關於面對面講清真相的問題我也很贊同,並且深受啟發。師父多次提到要「全面講清真相」,其含義非常之深。我想,無論是採用面對面講真相的方式,是採用發傳單、掛橫幅講真相的方式,還是採用其它方式,最重要的是能夠從法上認識法,能夠破除千百年來形成的常人的觀念,保持清醒的認識,這樣才能真正做到師父所說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我知道,修煉中的各種現象千變萬化,為了幫助弟子們走向圓滿,大法可以一切為我所用。因此在寫此文前,我也有過猶豫,但我終於決定把我的看法寫出來。雖然,這只是我在現階段所在境界和層次中所能領悟到的,有一定的侷限性,但是,希望通過這篇文章,大家在思路上能比較全面,避免給大法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讓我們「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堅定與修煉的成熟中走向偉大的圓滿。」(《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