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思維

【明慧網2001年11月29日】流離失所後,一直做著大法的事,隨著心的容量擴大,設備也不斷換代,出的資料量也成倍增長。

在做大法工作中總是會出一些小插曲。

比如:收到一個奇怪的傳呼。比如:做工作時,客廳中潛進一個傢伙,發現後立刻走了。

比如:11點半之後,有不明人士打傳呼來說:你們明天必須立刻搬家,隨後電話就斷了,再打無人接。

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比較緊張,表面上因為我離開學校以後就做這些事情,膽小慣了,沒有應付這些事情的經驗,所以思考來思考去,問一問別人,都不太好使,又沒有宿命通,只好緊張一陣,有時候都有無處可藏身的感覺。

隨著正法進程的飛速推進,我在不斷的修煉中悟道,為甚麼一出一點小差子,好像不在我掌握之中的事,我就反覆去思考,但卻越思考越緊張。因為這種就事論事的思考,用的是科教的寶器──邏輯與推理。這東西太狹隘,這些突發事件未知條件太多,主觀上去問別人。問常人,欲蓋彌彰;問功友,越說越緊張。客觀上分析,越分析,越多的假象被演化出來。

我認識有個功友,他跟我不一樣,他做另一種類型的工作,他一般情況不會緊張,表面上是他是個男孩子,或他比我更善用邏輯與推理,他總突然剎回頭路,看一看有沒有人跟蹤,並注意換傳呼或用卡等等,總之大家一致認為他應付事很在行,都很放心他這點。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不久前在一次查證中,他被警察扣押,而另一功友卻脫險了。

這件事更促使我在不斷的學法中去悟道。

其實師父在《轉法輪》中已經講到煉功人是用功能去做事。但是我們卻沒有能更深的理解這一點。

在《轉法輪》「治病問題」中師父告訴我們:「我們就講最普遍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

這不正和我們工作中遇到的麻煩一樣嗎?在這個空間它是我在開頭提到的那些比如,但真正的原因在另外空間。而真正要解決問題必須解決另外空間。

有一次,我上文提到的那個男同修,他的住處被干擾的很厲害,門衛和隔壁管得太寬,不便於工作。我們聽後就發正念,鏟除不正因素。結果第二天,他說隔壁搬走了,門衛自動離崗,門衛走時在黑板上留言叫大家自己注意防小偷。我們說是我們發正念的作用。他卻說:「你說得這麼誇張。」他只是覺得很湊巧。

其實我覺得他對正念的作用不堅信,認為發正念能解決問題,那為甚麼還有那麼多問題沒解決。這就好像西醫大夫問的:氣功能看病,還要我們醫院幹甚麼呀?你們代替我們醫院吧!你們氣功沾手就能治好這個病,還不用打針、吃藥、住醫院,代替我們醫院多好啊?

我們的思維方式還是西醫的水平,解決問題的方式也還是西醫的水平。西醫拔牙,麻藥、鉗子、大錘子,弄得心驚肉跳。而我們走回頭路,換傳呼,搬家,很費人力物力。但「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醫院還是能治病的,只不過它的治療手段是常人那個層次的,而那個病卻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當大的。」(《轉法輪》)也許採取低層的手段也能解決一些問題,但如果不向內找,不正念除惡,不在法中去悟到,也許在人中一個「不小心」,非常「意外」與「偶然」的就出事了。

《警言》「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

跟上正法進程,不只是在做甚麼事上,更重要是心之改變。

雖然我們甚麼也看不到,堅定的正念除惡,也是對法信的程度。

寫後有感:我以前讀《轉法輪》中「治病問題」,「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時,總想我是修煉人了,不會得病,我也不會去給別人治病。今天悟到法在某一層的理,心中又十分感慨,法能指導我們修煉至圓滿。

有的在家中的同修說師父不是說只要看《轉法輪》就能圓滿了嗎,因此新經文及明慧網資料都不願看。是的,師父講過「其實不管再出多少經,也都是給《轉法輪》作為輔導材料的,真正地指導修煉的只有《轉法輪》。裏邊包涵著從常人開始一直到無比高的內涵,只要你修下去,《轉法輪》永遠都會指導你修煉提高。」(《法輪大法義解》「再版的話」),但是我們不能片面地理解師父的講法,更不能斷章取義師父的話來掩蓋自己的執著和邪悟。在這種人心的支配下,如何能理解《轉法輪》這部天法呢?如果真的學好法,又怎麼會在大法遭迫害時躲在家裏呢?如果不真正投入正法洪流中實修,又怎能明白法在不同層次中的真正內涵呢?同修們,讓我們一起精進吧,未來的美好是法開創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