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時間的執著


【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前段時間我寫的一篇文章裏有句「現在是正法後期」,同修看後隨手把「後期」改成「時期」,並說:「咱們不要分後期,就是正法時期。」「後期」兩個字暴露出我對時間的執著。

記得99年7.20以來,我用人的思想猜測師尊,覺得三個月之後就會給邪惡之徒一點顏色看看--「十惡之徒等秋風」(《善惡已明》)。幾個月過後,一位科長將了我一軍:「你不是說你們法輪功三個月就勝利嗎?」師父(在《轉法輪》第171頁)有這樣一段話:「其實我也不年輕了,再奔就50歲去了,現在都43歲了。」我從這段話猜測2001年5月13日法就正過來。5月過去了,我錯了。我對這個問題迷得太深了。接著,我又根據「前後二十年」《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和「某年的春天」《解梅花詩後三段》又推測出2002年5月正法結束,於是我又改成對「冬去春來時」的執著。兒子追問我說:「爸呀,你去年不是說今年5月法正過來嗎?怎麼又改成明年5月份了?」

對時間執著的心,同修多次給我指出過。一次我跟同修談到明年5月正法結束的預測,同修說:「你怎麼這麼悟?哪有這麼悟的?」師父《秋風涼》剛發表,我就認為「秋」有季節的含義。同修說我:「你怎麼啥都向時間上硬說?」

經過反覆摔跟頭,我知道執著時間的危害性。我們的心怎麼樣擺才是不執著?我們怎麼樣做才是不執著?我還是茫然。就在同修為我改文章那天晚上,師父在《轉法輪法解》第223頁上舉的學生考大學的例子,使我渾身熱乎乎的,心裏突然亮堂了。師父說:「說這個學生想上大學這心是不是執著心?你老想著上大學,家裏叨咕著你得上大學,精神壓力很大,我說這就是執著。那不是執著嗎?就像我那天講的,你做好你的本職工作,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對得起學校,你好好學習你該有的不就有了嘛。你不好好學習你能上大學嗎?你好好學習了,你該得到的不就得到了嗎?你自然學習就好了,你就會上大學,老是去想,去追求,那就是執著。」

去掉對時間執著的心,並不等於我們不知道正法有結束的那一天;我們知道正法有結束的那一天,我們並不執著哪一天結束。正法結束是正法的必然進程,我們對這個問題心裏有數就行,不要去想它,不要去說它,不要去打聽它,不要去研究它,把心要放淡。甚麼時間正法結束,師尊自有安排,我們就信師父,做好我們該做的一切。我們要對得起萬古難遇的大法,對得起慈悲的師父,把全身心投入到學法和助師正法上來,抓緊分分秒秒的時間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多救一個是一個,這是大法弟子當務之急,也是不執著時間的正常心態和大法弟子應該做到的。

我去掉對時間執著之後,按照師父說的去做,跟著師父回家的心更堅定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