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比喻揭露一言堂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可以這樣講:比如你這個人吧,本來是個清清白白,本本份份的人,我如果掌握了權力和輿論,要把你的名譽搞臭很容易,我先讓人把你關起來,之後找很多的偽證和所謂的證人,給你加很多的罪名,我要所有的電視,廣播,報刊,雜誌,網站,一齊宣傳你的所謂罪行,又不給你一點點講話的機會。反覆的搞一個月,我敢肯定隨便問哪個人都會說你是個壞人,因為到處都是這樣講的嘛。即使是對你有一定了解的人也會說某某沒有這麼壞,但他肯定還是有點問題,不然人家也不會這樣說。可實際呢?你一點問題都沒有。為甚麼別人會對你有這樣的印象呢?因為他們只聽得見一種聲音,為甚麼只聽得見一種聲音呢?因為我根本就不讓你講話,因為我知道是在誣陷你,我如果給你公平的講話機會,那麼謊言馬上就會被戳穿,所以我心虛,我根本就不敢給你講話的機會。

這就好比江澤民陷害法輪功。請想一想為甚麼涉及到上億人的修心向善的修煉團體,江澤民從來不讓人家講話,誰敢講話就被判刑、勞教甚至折磨致死,這如果不是心虛你覺得又怎麼解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