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正」與「邪」


【明慧網2001年10月13日】在人類發展史上,"正"、"邪"的出現同人類文明一樣悠久。文明不容野蠻,"正"與"邪"亦如冰炭、水火互不相容。但是,倒也對立相存至今,只不過此一時、彼一時而已。

倘若沒有"正",豈有今日文明之談,恐怕人類早就在邪惡的相互爭鬥、掠奪、殺戮中像恐龍一樣絕滅了。

"正"制約著"邪",維繫著人類的生息發展,人類的生存離不開"正"的因素。

那麼甚麼是"正"呢?自古以來,中國人就講:正義、正念、正氣、正直、正當、正派、正視、正式、正法、正果、正教、正道、正確、真正、公正等等。簡而言之,一切好的、善良的、慈悲的、和平的、自願的、真的、謙和的、忍讓的因素等等,都可以歸結於、概括於一個字:"正"。

至於"邪"呢?一切壞的、惡的、假偽的因素,如:殘酷、暴力、強制、欺騙、殺生、偷盜、貪婪、威脅、縱慾、仇恨、打鬥、自私、損人、妒忌、謊言、不仁義、無理、非禮等等,均歸屬於"邪"的範疇。

自古以來,正就是正,邪就是邪,正邪涇渭分明。"正"、"邪"是古今中外宗教界、修煉界,傳統地區分善、惡、真、偽,甄別能否度人的法門或教派的標誌的謂稱。"正教"、"正法"是善的、真的、能度人的。"邪教"、"邪法"是惡的、假的,度不了人的。

縱觀中外古今,佛教、道家、基督教等正法正教,哪家哪門不教人向善?不教人慈悲眾生?不教人修煉心性?沒有。由此可見,修煉心性,揚善棄惡,存正去邪,棄偽存真,乃"正法"、"正教"修煉的共同特徵。"正"的目的是善的,度人的,其方法也是善的、自願的、慈悲的、真正的。

"邪"的,其目的是為私、為利、為財的,非善的,度不了人的,其方法是惡的、強制的、利用人的弱點、虛假的。

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尊要求弟子"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提高心性,"修成無私無我,先人後我的正覺。"做好人中的好人。

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提到「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就是用他來衡量的。」(p13)「有些假的法門度人往哪度啊?他度不了人,他講出來的不是法。……他自己名利心一起來,叫大眾把他封為甚麼東西,從今以後他立起來一個新的宗教。我告訴大家,這些都是屬於邪教,即使它不害人,它也是邪教。因為它干擾了人們信正教,正教是度人的,它卻不能。」(P87)「為甚麼他不是邪法呢?因為他也有嚴格的心性要求,他也是按照宇宙的特性在修煉,他也不違反這個宇宙特性、宇宙的規律,他也不幹壞事,所以不能說他是邪法。因為不是我們這個宇宙的特性符合了佛道兩家的修煉方法,而是佛道兩家的修煉方法符合了宇宙的特性,才成為正法。」(p162)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這部宇宙大法中為我們數千萬計的大法弟子、修煉界人士及各界眾生闡明了甚麼是"正法"、"正教",甚麼是"邪法"、"邪教",破除了謎團,解開了疑慮。

事實證明,數千萬的大法弟子在近十年的修煉實踐中,遵循李洪志師父的諄諄教導,學法修心,心性得到極大提高,思想水準、道德品質均達到了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嶄新高度。廣大大法弟子在道德極度敗壞的社會風氣中,不為名、不為利,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爭不鬥,與人為善,做事都先考慮別人。甚至在被邪惡的殘酷迫害中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身心忍受著巨大痛苦的坦然中還慈悲向世人警寓宇宙的真理。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事實,也是邪惡歪曲、抹殺不了的事實,難道這一切還不足以證明法輪大法是世上最高的正法嗎?

而中國的邪惡之徒,則喪心病狂,顛倒黑白,指鹿為馬,造謠惑眾,誣蔑法輪大法為"邪教"。妄圖以重複、持久的謊言宣傳來愚弄世人的視聽。企圖以監獄、勞教所,強制性洗腦的剝奪人身自由、惡劣的生活待遇、刑罰、經濟利益懲罰、株連親屬違反人權的違法行為,來瓦解大法弟子對大法的正信,及威逼中國人不得修煉法輪大法。

邪惡之徒的明火執仗行為,人們均易識別,進而抵制之。邪惡對人類最大的破壞,莫過於"混淆正邪"、"顛倒正邪",從心靈上思想上淡化、模糊"正"的意識,偷梁換柱,將"邪"的觀念貼上"正"的標籤,從心靈上毒害世人。這才是對人類道德、人類文化、人類文明、以至人類未來生存的最大威脅。

大陸邪惡之徒妄想以以往政治鬥爭的方式鏟除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可是,「邪」不壓「正」,人與「神」鬥,只能是南柯一夢。真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宇宙始終按照它自己的發展規律運行。同時也將應驗一古訓;「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長江萬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