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善良


【明慧網2001年9月2日】經歷過政治運動的人們大都知道這「政治運動」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幾十年來政治運動幾乎成了中國的一大特色。搞得頻、範圍廣,往往從上到下,從國家機關到黎民百姓,幾乎波及每個人。而在世界的絕大多數國家,卻鮮有此事的發生。政治運動往往是少數有權勢的人為了維護個人利益而發起的鞏固其自身權勢、消除異己的一種「行之有效」的變異行為。「運動」往往伴隨著強大的從上到下的強權威壓以及鋪天蓋地的宣傳機器的宣傳,而此時的宣傳機器已經不在意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只是充份扮演著一個工具的角色,怎麼能為運動服務怎麼宣傳),社會輿論的導向使得人們衡量一件事物好壞的標準都發生了扭曲,許多明明是錯的甚至是邪惡的事在這過程中反而被認為是合理的、應該的。而在這運動之中,一個人能夠擁有自己真正的思想而不被這「運動」所左右都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事。

有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很喜歡收集古書,「文化大革命」時,他因一本古書而被造反派們整得傾家蕩產,工作也沒了。「文化大革命」後,有一天他去逛書店,看到那本書被裝飾得非常精美放在書店最顯眼的地方。而剛巧,在書店裏他遇到了以前因為那本書而整他的造反派頭頭。造反派頭頭看到他後覺得很不好意思,說:「你要理解我,那個時候我要工作,我一家人要吃飯……」。這個人打斷他的話說:「我理解,我理解,那個時候你要工作,你一家人要吃飯,你就可以要別人不工作,要別人一家人不吃飯!」在那個扭曲了的年代,造反派頭頭帶著扭曲變異的心理打擊迫害著善良的人,而當事情過後還在為自己當時的惡劣行徑找藉口掩蓋。

還有一個故事:當「偉大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最後被定為「十年動亂」時,人們在反思這段經歷,有人說「真高興自己在那個過程中沒有參與邪惡,而是選擇了善良。」在那個黑白顛倒、正邪不分的年代裏,能夠保全自己的道德和品格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而現在,政治運動仍在進行著。「對法輪功的鬥爭要當作一場政治運動來抓」「要把這當成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這是政治任務」……,經歷了種種運動磨難走過來的人們是反感運動的,他們是有很強的分辨力的。他們知道這場運動本身有多麼不純和骯髒……

一個人在很平和的環境下講真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人人都能辦到。而在壓力面前就變得不那麼容易了。而在政治運動中能夠說真話的人則更少,甚至有些人會認為這樣的人太傻了,不識時務。如果一個人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走出來說「文化大革命」是錯的,那麼這個人肯定是「反黨」、「反政府」、「反社會」、「反革命」了。雖然這個人說的是真話,雖然人們心裏想「如果每個人都那樣就好了」,就不會有十年浩劫了!

法輪功為甚麼在世界上眾多國家得以廣泛流傳並得到眾多的褒獎呢?為甚麼除了中國大陸以外沒有任何國家和地區把煉法輪功定為是違法呢?為甚麼在中國政府勞教上萬名、關押數十萬、虐待致死上百名法輪功學員後仍有大多數人在堅持修煉呢?如果電台、電視、報紙雜誌這些宣傳工具說的是真話,會有那麼多人進北京上訪講清真相嗎?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在對人們講清真相,是在告訴人們、告訴政府,對法輪功的定性和做法是錯的,法輪功不是他們所說的那樣。就像在「文化大革命」中說「文化大革命」錯了的人,他不是反甚麼「革命」,更和「反黨」、「反政府」、「反社會」沾不上任何邊兒,他只不過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生命的存在有著人所未知的更深的原因和更大的內涵,無論中國還是外國,歷史上許多預言都指出現在的人類將面臨一件很大的事情,生命都將在這件事情中擺放自己的位置,而人此時的正念能夠定下自己的未來。

其實,現在社會上人們對法輪功學員也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一個人的親朋好友中、單位上、鄰居裏,往往就有法輪功學員。人們逐漸地能夠知道煉法輪功的是些甚麼樣的人,和電視、報紙上宣傳的完全不一樣,他們很多都是些正直、善良而又淡泊名利的人,與此同時,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就發生在他們身邊。

嚴小平:德陽市二重廠工藝科電腦程序員,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勞教「期」滿後因繼續修煉法輪功被非法抓進洗腦班,至今未放回家(註﹕洗腦班其實就是個無時間限制的勞教所,只要說繼續修煉就可以一直被關下去,並且抓進去不需要甚麼手續,只要是說在煉法輪功就可以被抓進去)。其妻子因煉法輪功被關在資中女子勞教所,其母親被關在拘留所已有半年之久仍未放回家。

劉雲旭:德陽市東汽廠助理工程師,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勞教,勞教「期」滿後因繼續向世人講清真相被非法關進綿陽市勞教所。

李發富:德陽市東汽廠工程師,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勞教一年,「期」滿後因繼續堅持修煉並向世人講清真相被非法關進綿陽市勞教所。其妻子也因煉法輪功被非法關進資中女子勞教所。

池小蘭:德陽市第五中學教師,因在課堂上向學生講述法輪功真相而被非法判刑。

他們都是三十歲左右、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為甚麼他們被邪惡殘酷地迫害?是因為他們對法輪功的正信,是因為他們的身心在法輪功中受益而且知道法輪功所講述的是真正的法理。無論有多大的壓力和甚麼樣的輿論誤導人們用扭曲的眼光看待他們和這些事情,但是他們有家庭、有親朋好友、有同事、有很多熟悉他們的人,大家都知道他們是甚麼樣的人。而以上僅是無數被迫害的事例之一二,如今在洗腦班上仍被非法關押著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沒做任何有害他人的事情,只是因為煉功而被關在裏面。而在平時也會有人騷擾法輪功學員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今年六月二十一日和七月十九日晚,公安局、派出所、街道辦出動多人在沒有任何手續和搜查證的情況下到許多法輪功學員家裏進行非法搜查、盤問,把其認為堅定的學員抓至看守所非法關押。從中央到地方,從公安局、派出所到單位、街道辦、居委會,從上到下的一個體系。許多人是被動地被拉進這個體系中來的,他們發自內心地不願參與進去,誰又想主動地去幹這害人的勾當呢?然而這是「政治任務」,不幹不行,不然自身的利益便要有所損失。有許多人不就是怕自身的利益受到影響而動了邪念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嗎!帶著扭曲變異的心理強迫法輪功學員說「不煉了」,說句「繼續修煉」就要把人抓起來,說句「不煉了」就可以放人,明知道改變不了人心卻要用這種辦法來完成自己的「政治任務」,保住自己的「政治前途」,甚至還想藉此來撈「政治資本」。帶著滿腦子這種骯髒扭曲的思想卻要去「轉化」法輪功學員,「轉化」到哪裏去啊?「轉化」成和他們一樣嗎?這種人和過去「文化大革命」時的造反派頭頭們有甚麼不同?在迫害過程中體現著他們的自私、欺詐、恐嚇和暴力,其內心中的陰暗與邪惡在「政治任務」的幌子下得以恣意表露。

然而這一次與過去的「運動」又有著本質的區別,因為這是「偉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此時人的一念就能定下自己未來,所以千萬不要存有任何僥倖心理,以為事情過了還能有機會為自己開脫罪過。善惡必有報,「人不治天治」,「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現在很多迫害法輪大法的邪惡之徒已遭到惡報,他們有的是突然暴斃;有的是得惡疾而終;有的是因車禍而亡……。數不勝數,這裏奉勸那些還在作惡的人,立即棄惡從善;希望那些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的人們,趕快清醒過來,站到正義的一邊;更希望廣大早已覺醒的生命們都來共同抵制這場邪惡。「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這場邪惡的迫害,「最終將在可恥中收場」。相信那時候會有大部份的人說「在那個過程中,我沒有參與邪惡,而是選擇了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