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大法中真正覺悟的生命

【明慧網2001年12月6日】我今年38歲。以前患有一種婦科頑疾,久治不癒,十分苦惱。1997年有人告訴我法輪功好,我投醫無門,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半信半疑地走進了這一片淨土。沒過多久,我的病真的好了。像許多功友一樣,我對大法也經歷了一個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的過程。

我四歲時父親去世,不久母親改嫁,我是跟著奶奶長大的。奶奶過份溺愛我這個沒有父母疼愛的孫女,使我從小養成了罵醜話的惡習。成年之後,仍是惡習難改,說話不帶髒字話就出不了口。

自從做了真修弟子後,天天讀師父的寶書,師父在書中要求弟子修口,我得聽師父的話。而且,我發現煉功點的功友個個說話都很文明,無論男女老少都表現得很有修養,的確使我感受到一種強大的正念之場的力量。這種力量在無形中改變了我,歸正了我,把我由一個粗俗不堪的人變成了一個懂得自珍自愛的文明人了。

在做常人的時候,我做過不少錯事。我曾經把單位的床單往家裏偷,而常人自有常人的道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就是這種常人敗壞的道理使我的道德標準在不知不覺中滑到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

自從修煉大法之後,對照著師父的話,檢查自己的所言所行,真是後悔不已。我想,我已經是一個真修弟子了,從此以後,我只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同化自己。既然要真修,那就必須與自己過去的一切錯誤行為一刀兩斷。於是我鼓起勇氣,把那幾十床床單全部送還給單位。也許我的領導和同事從此會瞧不起我,會對我另眼相看,甚至會因此失去朋友對我的友情和信任,即使這樣,我也決不後悔。因為師父的法講得很清楚,告訴弟子人做了錯事就應該去承受、去償還,欠債不還是絕對不行的。我一遍一遍地讀著師父的經文《真修》,終於放下了對名、利的執著,在修煉的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就在我慶幸自己得到這正道大法,並且在修煉中一步一步提高昇華的時候,突然天崩地裂一般,慈悲偉大的師父和大法遭到邪惡百般的誣陷和迫害。對於輿論造假的那些宣傳,我根本就不相信。回想自己修煉大法以來身心兩方面的巨變及自己在煉功點的所見所聞,我對大法的正信堅如磐石。

當權者天天大談精神文明,可事實上精神文明不但沒有得到絲毫的好轉,反而淪喪到無官不貪、無官不腐的既可恥又可悲的境地。現在,無數的修煉人(其中包括許多黨員和領導幹部)在大法的同化之下,身體健康、道德昇華,真正發生了脫胎換骨的可喜變化,這難道不是黨和政府所需要的、所提倡的嗎?令人百思不解的是,他們卻反過來迫害師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為了製造國家恐怖主義氣氛,無所不用其極。

有些人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受到太大的傷害,一個個成了驚弓之鳥,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唯唯諾諾,以求保住貪官污吏吃剩的那點殘菜剩飯。中國的國民在這種精神狀態下生活是何等可悲、何等可憐啊!有時候,他們內心的壓抑、恐懼、痛苦、不安會通過一些人的嘴發洩出來──「看起來XX黨老毛病又犯了,而且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嚴重。從目前情況來看,還不知是否已經病入膏肓,還不知是否達到不可救藥的地步!」

現在,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我已經被江澤民集團非法開除公職。不過我的心裏十分坦然,因為我已經成為大法中一個真正覺悟的生命,普天之下,還有甚麼比這更幸福、更可貴、更偉大、更殊勝的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