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大法中受益


【明慧網2001年10月30日】目前,大法還在遭受史無前例的迫害,那些污衊,謠言的陰影,還籠罩著人們的心靈。我想從自身修煉之初的親身受益,證實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大法的輿論純屬捏造,毫無事實根據。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曾因高考失利開始對人生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對社會上許多課本上完全否定的理論書籍開始進行研究,後發現佛教中所論述的內容很科學,我從中發現釋迦牟尼佛在古時所論述的某些領域居然和我所學的地理知識中所講的古生代,紀生代之類的不謀而合,而且他看得更遠,更遠……展開想像,簡直大得不可思議,而他所看到的更遠的時代對現代科學卻是個迷。謂之「有待探索」。於是我從「我要尋找真正的科學和真理」的角度開始信佛,拜佛,甚至有出家修佛的念頭,只是苦於無真正的修煉法門。當我知道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法門,又開在常人中,修煉起來十分方便時,便動了想修煉法輪大法的念頭。1996年新年之前,我終於得到了大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我看最後兩句「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論語》)。我覺得他簡直是道出了我的心聲,就像李老師說的「這就是我要找的」。

在修煉大法之前,由於自身及外在原因,我精神幾近崩潰,終日活在「氣恨、煩躁、憂鬱」等等之中,找不到生活的勇氣,時常有不想留在這個世上的念頭,那種身心的折磨想起來真是十分可怕,真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覺。隨著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從自身找原因開始從這個泥潭中拔出來。有一天,當師父和大法教我怎麼去真正地做一個真正的人時。我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的感激。我體悟到的那種「慈悲」,完全站在他人角度為他人考慮而沒有一絲一毫的為私為我,並且還要為我的修煉承受很多,很多……我無法用語言完全表達出來。隨著修煉法輪大法,又耳聞目睹周圍許多大法給大法修煉者創造出來的奇蹟,我越來越明白法輪大法他在這個宇宙中的分量,我得到的是甚麼,正是這無比偉大的「慈悲」所放射出來的「威力」讓我對大法無比堅信。我想,這麼好的一部大法不一修到底,「何時再成機緣」,這樣一部偉大的宇宙大法,哪怕我用生命去修煉也太值得了,於是我發誓我既然認定了這條路,不管遇見的是好是壞,是苦是甜,一定要走到底。因為修煉本身就是偉大的,而修煉這樣一部偉大的宇宙大法更是無比幸運的……。我時常想「人哪配得上這部法」,而我得到了不去珍惜,豈不是對不起天意和自己真正的生命,且愚鈍至極。由於心性的提高,不僅心情開朗起來,身體也比以前更好,連一向稀黃的頭髮也變粗了,連自己都覺得「神奇」。

修煉大法後,我開始對生活充滿了信心,覺得有了希望的生命活在這個世上是十分幸福的,後來又聽李老師講法告訴我們自殺是有罪的,我想那就更應該聽師父的話遵循法理好好地活在這個世上,學會寬容忍耐,增強「吃苦」能力,去掉「自私」心理,學會為他人考慮。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把我從「棄世」的陰影中拔出來,並不像電視中所說的法輪功讓人「自殺」,「自焚」,而且這些純屬無中生有,捏造栽贓,(事實上真正做出殺人放火,傷天害理之事的是江澤民政府及其幫兇。),但這一切從大法中的受益都不是求來的。因為從一開始修煉我想的只是能「修佛」,並沒有想要從中得到甚麼好處,想既然修煉了法輪大法就不應講甚麼條件,人的信仰難道是「商品」。還要講條件,成了甚麼呢?剛好符合了師父講的「無求而自得」的法理吧。

在後來幾年的修煉中,隨著對名利和慾望的看淡,放棄,心變得靜了,也能吃苦了,人的頭腦也愈來愈清晰,人也變得聰明了,過去自己一味要強,不甘人後,但卻一向不如人意,如今在自己放淡了執著追求中不經意得到了想要的聰明和智慧,卻並沒有很放在心上,心境很平和,那種悠然自得的感覺比常人的苦苦追求,搞得身心疲憊不是快意得很多嗎?

在一次和同修的交談中,一個同修說:你們都會圓滿的(註﹕圓滿的路是師父安排的,能不能圓滿是自己修的。),我聽了很高興,既然註定能圓滿,那我還吃那麼多苦幹甚麼,想求安逸的想法往出冒,經過討論和學法,終於使我明白了這是一種魔性,懶惰就是一種魔性。

老師後來的幾篇經文使我更加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為自己放下了求安逸的心感到慶幸,在現在艱難的環境下,我還能在大法中修煉,真是萬幸。

從拘留所出來,在所謂的「學習班」呆了兩個多月,那些值班人員,全成了我講清真相的對像,我用對大法的正念,知道的真相,自己的經歷,以及在常人中所學的知識向幾乎每一個值班人員講清真相。(我用失去自由,家庭,工作等為代價)。

其實,當你要去北京證實法時,如果不是抱著堅定的信心是走不出來的,必然要放下人的諸如名利,親情等許多執著,當你向他人講清真相時,會發現自身的許多不足,當你發正念時,會發現自己的不純念頭,當我們真正走過來時,會發現整個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過程,就是一個自身提高的過程,但做這些事又是為了維護大法和救度世人。「看上去是你們為大法做了你們應該做的,實質上是你們在為自己的圓滿和回歸而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