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大法(譯文)


【明慧網2001年10月7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一年半了。從童年起我就對所有的超常現象感興趣。不知從何時起,我的思想裏形成了一個明確的概念──修煉。從那兒以後,開始有針對性地從事一些活動,心裏總想著一定存在著一些修煉法門,並從點滴的收集信息開始,以便將來能找到。我從沒想過我會這麼幸運地得到一整套功法和大法。當我讀完《法輪大法》後,馬上明白了這是多麼偉大而高深的東西呀。從此把自己當成法輪大法弟子,開始積極地修煉。心中有一種得到了畢生都在尋求的無價之寶的感覺,並感受到,對我來說,一切都和這件事聯繫著。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重新評價著事物。以前我覺得我的一生由互不相干的不同的時段所組成,現在我感到從童年到現在看起來零零散散的似乎很偶然的一件件事全都聯成了一個整體,目的就是為了得這部大法,走上修煉的道路。我明白了這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沒有偶然的事情。以前我試圖按照自己的觀念改造外部世界,現在我順其自然,對所發生的具體事情,我的認識是:這都是在這個世界上所形成的情、虛假的觀念以及與此相聯繫的各種思想的表現,正是需要在修煉過程中去掉的東西。隨著進一步學法,我的認識得到了拓寬,明白了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對人類社會和宇宙是多麼的重要。

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所遇到的第一個關是個人生活方面的。在這之前我的家庭已經破裂4年了,雖然我們沒離婚,但妻子帶著女兒與我分居了。我以前認為人的夫妻生活不是由護照裏的方戳決定的,而是由心靈上的婚姻關係所決定,所以如果夫妻之間連起碼的相互尊敬都沒有了,住在一起是不道德的,不值得互相破壞對方的生活。得法前,我和另一個女人住在一起,我把這兒當作是我的家,並準備近期辦理與前妻的離婚手續,與她正式登記結婚。2000年3月份,這個女人帶給我一本《轉法輪》,我於是開始修煉了。一切似乎都很平靜,可5月份的一天,她卻突然不讓我進家門,家裏住著另一個男人,她甚麼也不想向我解釋。我盡力表現得像一個大法弟子,心裏沒有仇恨,沒有報復的想法,只是挺難受的,有一種做錯了甚麼的感覺,很遺憾本來能延續的幸福瓦解了。如果我不是大法弟子,我的反應就不會是這樣了。

我成了單身。7月份,我開始例行度假,決定結束前一件事──辦理離婚手續。可馬上各種複雜問題就出現了,這使我明白了,我不應該為自己尋找舒適的生活角落,而應該恢復形式上還存在著的婚姻關係。下面的故事就不講了。從那時起一年過去了,現在我的妻子和女兒都煉法輪功了。經過5年的分居,我們又從新生活在一起了。

下一個是消業關--牙疼。幾天內牙疼加劇。我以前一直害怕牙疼,並且這次是牙疼加上對疼痛的恐懼一起折磨我。一天早晨上班前,我正在煉功,突然一陣劇痛,當時我正在做頭頂抱輪,感到兩腿發軟,馬上就要暈過去了,心裏想:算了,以後再煉吧,就坐在了地板上;雖然沒暈過去,但狀態還是那樣。一點點挪到沙發上,不光是牙疼,感到整個頭部都在疼。過了一會兒,勉強支撐著到了單位,請了假;後來不太疼了,可下巴,舌頭及嗓子都腫了起來,沒法吃東西,說話困難。3天後全好了。後來牙又疼了幾次,但一次比一次弱。當最痛苦的時候,我產生了一些懷疑:我到底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不是我不配做大法弟子,我的病可能根本沒給我去,我的牙疼只不過是常人的病,等等。如果用以前我學過的辦法治,可能很快就能擺脫疼痛,不過我可能因此就失去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機會。雖然有了疑惑,可還是挺過來了。後來讀《轉法輪》,讀到了:「…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想著師父的話,我明白了:痛苦中是在還債,給我安排的難都是我能承受過去的,我只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師父就會管我的。

修煉中遇到了很多事情,過了一段時間後,現在已不覺得過關很難了。每過一次關,我們的層次就有了提高,悟性和忍受力也在提高。

謝謝!

(俄羅斯第二期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2001-9-29)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