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初學者的心得體會:生命的重生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2001年8月對我來說是我一生的轉折點。在此之前,法輪功對我只是一個很模糊的名詞;偶然的機會中,看到地方電視台播出法輪功簡介,再想起有一位同事原本極力反對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竟然將多年的煙癮也戒了並加入修煉的行列,使我想一窺究竟,問問該同事該如何入門?他說先去買一本《轉法輪》看看吧,就會了解法輪大法的全貌了,於是便到坊間的書局買了一本《轉法輪》開始讀法。

從書本的第一頁開始讀起,書中的內容便深深的吸引著我;這段期間,因妻子在外地進修,晚上便一邊讀法一邊陪著剛滿一歲的女兒。經過一週讀了一半後,奇怪的是,自己便把家中所有的酒、色情的影片都清理掉了,許多頭腦中不好的念頭也慢慢地消失;原本我有其他的宗教信仰,但慢慢覺得到集會場所成了一種負擔,且無法淨化我的心靈,回到工作崗位,許多不好的行為或念頭又會發生,而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修煉是個嚴肅的問題,一定要專一。」,便毅然決然的將家中的神像都處理掉,專心修煉法輪大法。讀完一遍《轉法輪》後終於知道這部大法就是我要追尋的啊,但覺得書中好多疑惑,便相繼又買了《轉法輪法解》,《法輪大法義解》,讀完後讓我對法理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這段期間,某天晚上,讀了一遍《論語》給女兒聽,第二天褓母打電話來說女兒發燒了,要快送醫,妻子也緊張,我問同事怎麼辦,他建議還是送醫吧,藥拿了再看看情形,可別把夫妻的關係弄擰了,回到家中女兒已熟睡,便沒餵藥,第二天女兒就沒事了,同修說也許是替我承擔業力吧,想到此不禁一陣心酸。

九月初開始到輔導員家中參加「九天集體學法煉功班」,聆聽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這幾天聽法期間我陸續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包括開天目的感覺,回家後上吐下瀉,且有一股熱流一直在背部多年的舊傷部位來回地流動。有一天上班期間甚至感到整個腦袋脹得快要爆炸,四肢酸痛無力,快撐不下去了,但一想到這都是師父洪大的慈悲在替每位真心修煉的弟子清理身體,內心感到實在無以回報,更應該堅持聽完九天講法;期間輔導員說有「SOS緊急聲援步行活動」及「澳洲亞太法會」,我便毅然決然地加入證實大法的行列。然而妻子卻實在無法理解我為何會有如此巨大的轉變,尤其是澳洲之行,但我都一再遵守師父所說要我們提高自己心性,矛盾來了要向內找,若是以前我的脾氣,我倆可能早已鬧翻天了,但我都一直心平氣和地與妻子溝通,最後她讓我參加了。這段期間我已開始每天早晨去煉功點煉功,雙盤也從10分鐘、20分鐘、半小時慢慢地進步到煉完一小時,雖然非常疼痛,痛到心底,但我都堅持一定要做完五套功法,而且想到大陸弟子為了維護「真、善、忍」都可以放下生死證實大法,我們這些個人修煉的苦又算甚麼。

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我,常常傷風感冒,小時的我真是醫院的常客,而且又患了一種風濕性關節炎,吃了多年的中藥也未見起色,一直到讀研究所時煉了兩年的丹道氣功才有點改善,但也並未根治,偶而仍會發作;近些年因為運動傷害及車禍,又造成我頸椎右側一直痛到右後背部、右手腕;腰椎沿著大腿至腳底也一直疼痛不已,西醫查不出來,針灸、推拿也無效,此時的我實在絕望至極,難道我要被病痛糾纏終此一生嗎?實在心有不甘。然而此時幸遇大法,神奇的是,我煉功短短不到2個月,這些毛病已好了七、八成;想到師父洪大的慈悲使大法在世間洪傳,但卻又受到邪惡之徒鋪天蓋地的無情打壓,使我向世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努力實修之心更加如磐石堅定;這段期間,每天晚上我也加緊學法,並一口氣將師父過去各地的講法書籍、精進要旨、洪吟等全部買回來,也很快地全部看完了。我的生活則每天在煉功、工作、學法、洪法中充實地度過,整個人就好像溶入大法的洪爐中,不再像以前生活漫無目標,虛耗人生。

赴澳法會前夕,消業消得厲害,喉嚨痛、流鼻水、咳嗽都來了,我仍堅持不吃藥,抵達布理斯班後就都沒事了;第三天在街上遊行並向當地人洪法及講清真相,每當交通管制停等時我都剛好在十字路口正中央,心中一股莫名的正氣將手中的「緊急救援受虐大法弟子」標語牌舉得好高好高,彷彿置身在天安門廣場,要讓世人知道邪惡之徒的暴行並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回台臨行前,見幾位同修在飯店地板煉起靜功便加入他們的行列,一盤腿打起手印整個感覺就如「有意無意,印隨機起;似空非空,動靜如意」,腿也不疼了,此次法會雖未見到師父,但當時就感覺師父在身邊一直指導我煉功,此時的我早已淚流滿面,一直到煉功結束淚才止住,師恩浩蕩,弟子實在無以回報啊,唯有加緊做好證實大法的一切工作,勇猛精進,以求早日還我大法及恩師的清白。

2個多月來,我的感受實在太多太多,真如師父所說的,只要是真心修煉的,人生道路都將要重新安排。最後僅以師尊《洪吟●因果》與大家共勉:〝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橫心消業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