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給我帶來的一些變化


【明慧網2001年11月5日】我生於民國50年,擔任過國中教師、在一家報社擔任記者。我是個愛好運動的人,我身上留下了無數的運動傷害,手腕挫傷以致右手掌無法正常伸張、兩腳膝蓋風濕成了濕度計、坐骨神經痛……同時,記者日夜顛倒、吃喝過度的生活,也讓我身體變得很差,眼睛長期看電腦和電視後產生飛蚊症,胃因不堪我拚酒及飲食過量而潰瘍,工作壓力則導致甲狀腺機能亢進,這些病痛加上運動傷害,真是讓我生不如死,感覺人生無望。

學煉了法輪大法後,真正了解氣功的內涵及人生的真諦,不再擔心自己的身體。心性的提升是如此真實,雙腿也時有一股熱流潺潺而過,以往的病痛不知不覺地好了,家人也不再為我擔心了。

得法之後,我知道了人活著的目的是為了返本歸真,返回自己的先天本性;生活中的磨難僅是業力的輪報,同時提高自己的心性。人活著的目標清楚之後,心中的不平、牢騷頓時少了許多,日子也變得輕鬆、自在起來,心中不再對工作中主管不利於自己的安排如此憤恨不平,遇事不再滿腹牢騷,看到同事的成果也不再妒嫉了。

最能覺察到我心性上變化的是我朝夕相處的太太,在得法之前,由於汲汲營營於名利,家事很少去做,也不願多待在家裏陪陪家人,總覺得做這些事很婆婆媽媽,也浪費時間,不是大男人應該做的事,這些時間若拿來應酬、打高爾夫球,經營人際關係會更值得。得法之後,我知道這些心都是自私的,會造下很大的業力,更是修煉路上最大的障礙,於是我儘量排開不必要的應酬,儘量將時間騰出來做家事、陪小孩,觀念改變之後,我看到妻子、孩子們的笑容變多了,也更喜歡接近我了。

1999年4.25事件之後,看到江澤民政權邪惡地誹謗大法,我哭了,一個能正人心、挽救世人的大法,竟遭此奇冤,太不公平了!想想以前的我,酒色財氣樣樣精,學了大法之後,我戒酒、戒賭、不再出入不好的場所,朋友、同事都說我改邪歸正了。我也深信,江澤民暴政殘害忠良的倒行逆施,在不久的將來,都得如數償還的。

我知道,自己生生世世造下了無數的業,在修煉路上所有的干擾與磨難都是需要面對、承受的,今天能得此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不僅要堅持下去,勇猛精進,更要堅信大法,成為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

(2000年6月台灣北區法會發言縮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