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自焚」與十年前的《黃禍》


【明慧網2001年11月7日】前幾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又欲將炭疽郵件和法輪功扯在一起,後因實在荒唐而匆匆收場。這不由得讓我再次聯想到「天安門自焚」事件。

「自焚」案後,許多看到疑點分析文章、尤其是看過央視自焚錄像慢鏡頭分析的人,大都對此事的真實性打上了大大的問號。可緊接著有人又提出了一個問題:不是法輪功學員,那會是誰幹的呢?有誰會命也不要,還要選擇如此慘烈的方式?

還是讓我們看看最近發生的兩件事情:

一件事情是,八月中旬,中央電視台匆匆播放了所謂的「自焚偽案」審判實況。在播放中還插播了「自焚」現場錄像。結果是,所有被外電和分析家們指出可疑的地方全部被剪切掉了。特別是劉春玲被重物擊中頭部的鏡頭,更是剪切得乾乾淨淨。這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這麼回事,不用多說甚麼了。

倒是另一件事情,不知情者還真不一定能看出其中的名堂, 那就是──由明鏡出版社和台灣風雲時代出版公司出版的《黃禍》一書在「天安門自焚案」後成了禁書。亦凡公益圖書館登出告示說:「該作品已經不再刊登」。

《黃禍》一書,乃王力雄先生十年前所著,是一部描述未來中國社會崩潰與再生的長篇政治預言小說,出版後在華人社會引起經久不衰轟動、討論與關注。令人深思的是,居然很多書中描述都應驗了。 正如該書的作者王力雄說:「如果現實真按照我的描寫兌現,倒會使我毛骨悚然」。

巧的是,「天安門自焚案」真的就按照王力雄的描寫所兌現,也真使所有善良的人們毛骨悚然 。這本書中,便有一段講述中國最高領導人,如何以天安門的自焚事件來達到政治目標:

[ 《黃禍》第二章 內容提要:安全部買通絕症病人,製造自焚事件以便為鎮壓製造藉口。 此事關係重大,為免不走漏風聲,連執行任務的公安都蒙在鼓裏。 ]

  …… 「只剩下一件事有人說過,至今沒有人做---自焚。 自焚不像絕食可以當面絕,背後吃。汽油一燃起來就要經受裏裏外外每個細胞每根神經每滴鮮血燃燒的過程。在這個利潤的時代,這種沒有一絲賺頭的殘酷獻身幾乎不可能想像。然而公安部長的想像力卻不那麼悲觀。他確實找到了一個,而且通知了外國記者,讓他們帶著所有記錄和傳播的工具,趕到天安門廣場。 …… 」

小說中說的找到的這一位女子,是一位雙乳切除的晚期癌症患者,書中公安部長許諾事完後給她家人三百萬元錢。但為了達到預期的轟動效應,她是一定要死的,書中有這麼一段:

「這幫傢伙真蠢!」公安部長顯得氣哼哼的。「滅火器能救她嗎? 沒等燒死就先窒息而死了。」他似乎完全從職業的角度挑對方的毛病,其實是掩蓋自己就像剛看完一場賭贏的球賽似的那種得意:成功了。

「反正她得死,窒息而死還少受點痛苦。」陸浩然突然心裏一動,「不是給她做了麻醉處理嗎?」

公安部長微笑起來:「那是安慰性處理。促使她下決心。真做處理怎麼會有這種效果?會顯得不正常。」公安部長稍許帶點誇耀地透露:事先在她身上暗藏了遙控發火器,只要她按下打火機,是不是她自己點著的火就無關緊要了。現在他的手下正在趁亂找回發火器殘骸,以防落到調查人員手裏。「萬無一失。」公安部長保證。 (註﹕文中的陸浩然是小說中中共當局的最高層人物)

年初友人在海外旅途中﹐見到一位原中共高層要員的公子。當聊到天安門自焚一事,他只淡淡地說了一句:「公安上層都知道的,是給三萬塊錢找到的,這些人反正活不長了,真正給多點錢,也就幹了。」

怪不得公安內部的知情人士暗罵羅幹「草包」,因為且不說整個事件從頭到尾與《黃禍》中的描述太過相似,太易引起人們的聯想,而且不但沒有如書中那樣做到「萬無一失」,還留下了無數漏洞。

好在所有的輿論工具都在他們手裏,加之很多老百姓心腸又軟,看著如花的少女和天真的孩子被燒成了那樣,傷痛和憤怒還來不及,哪還顧得上去想到這麼多的門道?然而,善良者的情緒,這從來就是陰謀家所善於利用的。當年羅馬皇帝尼祿放火焚城,嫁禍並進一步殘害基督徒時,也正是用的同樣的手法。

想害人的人,是甚麼招兒都能使得出來的;可話也說回來,做得太過分時,反倒自曝其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