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雲:從兩會前奏看江澤民玩火鬧劇的幕後陰謀

【明慧網2001年3月2日】 近日,新華社等官方媒體又將發生在一個多月以前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熱炒一遍,與此同時,全國人大、政協九屆四次會議在即,為何官方媒體撇開反腐敗、國企下崗、西部大開發等兩會熱點、熱炒自焚事件作為兩會前奏?熟悉中共政治權力鬥爭策略的人不難看出其中的關聯。

自江澤民公開發起鎮壓法輪功的運動至今已一年半有餘,憑借其手中控制的專政和宣傳機器,對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施行殘酷鎮壓,不能不說已竭盡全力、施展出渾身解數,但始終未能將法輪功打壓下去,反遭致國際國內怨聲載道,江澤民一夥眼看越來越走進死胡同。

究其失敗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鎮壓法輪功缺乏道義基礎,儘管江澤民及其同伙利用手中控制的部門機構和官方媒體給法輪功強加了許多捏造的罪名,但法輪功的真善忍行為和表現已舉世公認、深入人心;二是採用的鎮壓手段皆為假惡暴,與真善忍完全對立,這自然根本動搖不了法輪功群眾的信念,反而促使許許多多並不相信法輪功的人士同情和支持法輪功。

就在國際國內乃至中央高層的一片反對聲浪之中,發生了天安門自焚事件,江澤民一夥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藉機大做文章,從自焚事件發生的時機和漏洞百出的疑點以及其後短短的一個多月之內他們所做的一切,不難看出天安門自焚慘案乃是江澤民一夥蓄意製作的惡性事件、具有極其險惡的政治圖謀。

自焚事件之後隨即掀起了一場揭批法輪功的群眾運動,大搞所謂的「百萬公眾簽名」之類的活動,連尚無獨立思考能力的小學生都給發動起來,真可謂用心良苦,只是如此文革之風令廣大飽受政治運動之苦的老幹部老同志不寒而慄,驚恐之餘許多人幡然醒悟,加上資訊發達、自焚事件質疑流傳甚廣,使得這場群眾運動徒有虛表、適得其反。

近日召開的全國反法輪功表現突出的集體和個人表彰大會,也是自焚事件的成果之一,這些踐踏國家法律、雙手沾滿無辜百姓鮮血的罪惡之徒本已臭名昭著、為許多了解迫害真相的幹部和群眾所痛恨,他們本應在公審大會被告席上出現,如今卻堂而皇之接受所謂的國家級表彰,怎能不令舉國上下正義之士心寒?!

另一樁自焚事件的功績乃是成立了「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將打擊法輪功的秘密機構「610辦公室」合法化、公開化,由江澤民的追隨者李嵐清直接負責,其作用是撇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由此江澤民可以名正言順地直接調度政府機構部門為其打壓法輪功服務。

其實,以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鎮壓至今,就連江澤民本人也不得不承認法輪功消滅不了,那麼如此費盡周章製造自焚事件究竟意欲何為呢?就在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沒幾日,江澤民會見一個日本代表團時道出了其真實意圖,他聲稱他、還有李鵬、朱鎔基、李瑞環都說過要集中力量打擊法輪功,原來他是想借自焚事件拉其他國家領導人下水、拉廣大幹部和群眾墊背。

然而,事實並非像江澤民所說的那樣,至今,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除李嵐清一人追隨江澤民之外,其餘各位對待法輪功的態度要麼置身事外、潔身自好,要麼敷衍曖昧、三心二意,甚至私底下與江澤民就法輪功問題爭論激烈,此類碰撞不僅限於幾位政治局常委,不少中央人士特別是老幹部常有公開指責江澤民的事情發生。

如此說來,官方媒體在兩會之前熱炒自焚事件就沒甚麼可奇怪的了,可以預料,這次兩會所有國家大事都得讓位於法輪功事件,人人過關恐怕是免不了了,而兩會代表對待法輪功的態度特別是對待自焚事件的態度將重新劃分中央各大勢力、並直接影響新一代國家領導人的人選。

江澤民的如意算盤是借自焚事件和揭批法輪功群眾運動的聲勢,迫使兩會代表人人表態,進而迫使李鵬、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特別是第四代領導核心熱門人選胡錦濤表態,並積極扶植江氏人馬和鎮壓法輪功的「功臣」,為日後引退而不被翻案、並能繼續垂簾聽政作準備,倘若此舉不成,下一步恐怕就是採取強硬手段,替換既定的新一代國家領導人人選。

古人云「伴君如伴虎」,真是一點不假,想要在當今中國政罈上保留良心實屬不易,然而事實豈是能掩蓋得了的?!記得十多年前當時還是上海市市長的朱鎔基曾說過「沒有人能夠掩蓋歷史,事實最終會真相大白。」的確,是非公道自在人心、絕非暴君強權所能左右,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無不證明了這一點,至今秦檜四人仍跪在岳飛廟中遭人唾罵,誰知不久的將來江澤民一夥的下場連秦檜都不如呢?!

如今,江澤民的倒行逆施業已激起了世界善良民眾與主持正義的國際組織和國家的一致譴責,在聯合國人權議案、北京申奧、中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待遇、諾貝爾和平獎、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等重大問題上,鎮壓法輪功勢必使中國政府越來越陷入困境,加上各種社會矛盾日益激化,可以預見,為法輪功平反昭雪乃歷史的必然,年暮垂朽的江澤民退出歷史舞台的時日不遠了。

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樹倒猢猻散」,權傾一時的楊國忠、秦檜、魏忠賢、和珅、四人幫等歷史上的奸臣酷吏終究逃脫不了身敗名裂的下場,溫故而知新,當今的中共官員和平民百姓,不要成為江澤民一夥的犧牲品,真正為自己的未來前程著想,莫為眼前利益和一時得失「一失足終成千古恨」。(原載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