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炭疽病毒的來無影去無蹤


【明慧網2001年10月24日】APEC會議結束後, 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今天說:"關於可疑信件問題,當時發現可疑信件中含有白色粉末,被懷疑為有可能含有炭疽病毒。現在經過嚴格檢驗,證實信件中不含有炭疽病毒。有關公司向我們提出要求,不希望有更多的報導。我們尊重它們的願望。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在中國境內,沒有發現炭疽病毒感染者。 ""至於你提到的具體案件,有些小報和因特網上報導的很多,我無法逐一作出評論。 "

我很高興該發言人"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把炭疽病毒和法輪功真相材料聯繫起來純屬子虛烏有。該發言人似乎也很為所謂的"有關公司"著想,並"尊重它們的願望"。但是我想請問該發言人:你們日前把炭疽病毒和法輪功真相材料聯繫起來是不是非常的不"負責任"?你們是否曾"尊重"法輪功的"願望"?你們在國際範圍散布抹黑法輪功的謠言,是不是應該向被證明清白的法輪功道歉?你們把謠言推到"小報和因特網"的頭上,可是你們散布的謊言和"小報和因特網"相比是不是卑劣很多倍?如此臉不紅、心不跳、甚至"大義凜然"地自打耳光,不愧是江澤民集團的職業謊言家。

其實,人們都可以看得出來,江澤民、羅幹一夥本想借此機會再次重施"天安門焚人慘案"的故技,掀起又一個誣蔑、迫害法輪功的高潮。只是這次的栽贓陷害的伎倆實在弱智,消息甫一傳出,馬上被國際輿論看出破綻,受到各方的指責和嘲笑。醜劇難以為繼,心虛的江家集團只好讓職業謊言家出來"負責任"地坦白交代。當然,也不能排除明真相者和好心人在其中的作用。

拙作"趁火打劫,賊喊捉賊:評江澤民的炭疽熱構陷"一文中曾做出如下預測:

『筆者可以再次預料,江澤民集團一定會找出幾名群眾演員以法輪功學員的名義在"人民法庭"上"供認不諱",然後江集團的610"辦公室"再一次大打出手,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再一次"焦點誹謗","實話實說"節目再一次"假話假說","人民日報特約員"再一次兜售出一頂大帽子(這次一個現成的帽子當然是"恐怖組織"了)。 筆者預料是否屬實,讓我們拭目以待。』

『以後如果把法輪功學員活活打死,不僅可以用"自殺"這一藉口,還可以誣陷為"因接觸炭疽熱菌致死"。』

看來,筆者的預測"幸而不言中",究其原因恐怕與媒體、網上的解剖、譴責、恥笑和預測不無關係。讓我們繼續把我們對邪惡之徒的預測公諸於世,從而能有更多的"幸而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