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慘絕人寰的一幕

【明慧網2001年11月23日】2001年6月18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召開的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加減期」大會上,20名大法弟子(一部份帶著手銬)被40餘名佩帶電棍的男女惡警抓肩劫持走入會場,百餘名惡警布滿整個會場,邪惡恐怖籠罩著萬家。

犯罪所長史英白、盧振山在會上大肆謗佛、謗法,並吼叫:「不‘轉化’也得‘轉化’,強行‘轉化’!」有7名女大法弟子站起來證實大法:「法輪大法是正法!你們不配說我們師父的名字!」正義之聲此起彼伏。惡警們兇狠的衝向大法弟子,拳打腳踢、電棍擊,瘦小的大法弟子高淑彥被惡警打倒在地,不停的拳打腳踢,獄醫還強行地給她打了一針(不知甚麼藥)。佳木斯大法弟子左秀雲被一惡警按倒在地不停地用腳踢胸口,打得她幾乎休克!然後兩男惡警把她拖到後面走廊扔在地上。

54歲的許麗華(雙城市大法弟子)被頭朝下,從二樓拖到樓下沒人的地方繼續毆打,許被打得鼻青臉腫、嘴流血。

大法弟子趙雅雲(雙城市樂群鄉人,54歲)等6人被拽到走廊後,一男惡警對她們大吼:「你們誰還敢說法輪大法好!」趙雅雲大義凜然地回答:「法輪大法是正法!」惡警舉著電棍對她的頭部、臉部、胸口處亂擊。大法弟子王芳被戴手銬,大法弟子陳雅麗被電棍擊傷。

會後暴徒將三班的8名功友與被非法加期的16名功友,關進七隊禁閉室(小號)關押。

6月19日下午惡警全明浩說,所裏的官員要來小號檢查,讓小號裏的大法弟子都站起來。大法弟子楊秀麗因有傷起身慢了,並跟全明浩解釋,惡警全明浩不聽,開門將楊拽出來,光著腳反綁在監門上。對門的大法弟子芳芳從門縫中扔給楊一個塑料袋墊腳,惡警全明浩看到後將塑料袋踢開,拽出芳芳綁在監門上。

晚上開飯時,我們大法弟子一起要求惡警將兩名功友放下來一起吃飯,惡警不答應,大家也不吃飯。惡警全明浩挨個的問:「吃不吃飯?不吃的都綁上!都出來陪著!」說完他打電話叫來5~6名男惡警,將13名功友架飛機似的綁吊,不許說話、不許穿鞋,誰說話就是一頓毒打。

晚上9點多鐘,大法弟子楊秀麗要求上廁所小便,惡警不答應,還辱罵、恐嚇一番。後來楊秀麗要求管教放下她,惡警們不聽,還拿繩子捆她的腿,拿膠帶封她的嘴。楊實在憋不住,就地解了小手,惡警把她按在地上,一邊罵一邊用她的身體擦尿,用拖布往楊秀麗的臉上擦。惡警李民過來用兩腳夾住楊的身體,抓住她的頭髮往暖氣片上撞,說:「我幫你死!」撞完了,又把楊綁起上吊。用電棍不停擊她的身體。抓住她的頭髮吼:「你看著我!我就是專門收拾你們大法弟子的!」然後,把氣味難聞的膠帶塞進楊秀麗的嘴裏,再用膠帶纏了幾圈把她的嘴封上。晚上10點邪惡的所長史英白來到小號看了後,對管教室的惡警說:「要嚴管!」管理科的劉倫對小號的大法弟子吼叫:「誰不老實就收拾誰!讓男刑事犯收拾你們!」女惡警吳寶雲說:「都給你們定X教了,都老實點!」大法弟子朱純榮祥和地告訴她:「把法輪功定為X教,是江澤民在國外不負責任的亂說!」惡警吳氣急敗壞地找來一隻拖鞋,指著朱純榮吼道:「我讓你閉嘴!」朱純榮說:「我告訴你的是真象!」惡警吳不由分說,輪起拖鞋照朱純榮的臉打了幾十下!把朱純榮打得鼻口流血,臉打變了形,惡警吳打累了,又用膠帶把朱純榮的嘴纏了數圈。

午夜後,迫害開始升級,惡警原來說只要吃飯就可放下來,可現在又變口說要遵守所紀所規才能放下來(包括不煉功、不背經文)。

哈市54歲的大法弟子潘宣華被非法判勞教一年,惡警們強迫她參加生產勞動,潘說:「我無罪!判我勞教是錯的!」一年多來,潘的大部份時間都被關在小號,戴過手銬、坐過鐵椅、睡過光板地。這次被關小號,惡警李民多次掐她的脖子,使勁往下按,潘宣華難以忍受時發出聲聲慘叫,大量的汗水,滴濕了地面。惡警全明浩說:「你只要答應不在所內煉功,我就放你下來!」潘宣華沒答應。李民就煽她的耳光,煽出血後,用紙擦乾,然後塞到潘宣華的嘴裏,不准吐。大法弟子潘宣華說:「我就是不活了我也不說違心話!」女惡警吳寶雲對惡警全明浩說:「下個班交給王恩光,他行!交給別人弄夾生了!(註﹕惡警王對大法弟子非常兇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