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明慧網2001年10月17日】非是戰場,這裏卻瀰漫著硝煙,非是黎明前的渣子洞,這裏卻有人被吊和經受著電棍代替的皮鞭,也有人因拒絕在「保證書」上簽字被吊在小號的鐵門上邊,這雖不是戰爭年代,可到處是血跡狼煙與傷員,這就是2001年6月18日至21日萬家勞教所的一個場面。

追蹤事情的起源,來自於萬家召開的對法輪功學員勞教期的加減兌現會,一些協助江澤民政府助紂為虐的叛徒們被當場釋放,一部份被減期幾個月或半年、一年,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則被加期,重者半年、一年。

10名大法弟子突然被手執電棍、手銬的幹警押著,給我們的感覺是像赴刑場一般戒備,被帶到現場方知是被加期的大法學員。聽到一聲斥喊:「把加期的帶上來。」並宣布大法弟子張宏為、吳玉蘭、姜麗華等被分別加期一年。宣布時,一名大法弟子的名字被念錯了,這名大法弟子更正說「我不叫張麗華,我叫許麗華,法輪大法是正法。」聲音剛落,一名幹警上去打她,並揪著她的頭髮從三樓拖到一樓,當我們十名加期者被帶到樓下時,看到的許麗華已面目皆非,眼裏充血,四週紫青,嘴裏吐著血沫,坐在水泥地上。

大會所長放話說:「不放棄修煉也得放棄修煉,與法輪功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較量。」一場強制大法學員放棄修煉「真善忍」的邪惡之風,在萬家大院掀起。

被非法關押在大排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出現被打、被吊、被綁的情景,大法弟子雷川青上飯堂沒報數被劉倫及梁科長打了40餘拳,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被打得大便拉在褲子裏,兩個科長還說:「你脫下褲子我們看看。」

另一名大法弟子曲波因被沒報數被伍隊長一腳踢倒,腳拐了很長時間,這位煉功前癱在坑上的59歲老人被踢得躺在床上。很多被綁被吊被罰站。大排的事不一一例舉,總之大法弟子都在遭受著各種各樣的魔難。

我們再環顧一下被關押到小號的大法弟子,那裏更是悲慘,幾名幹警輪番看管。這裏的日子是每天面壁站立,從1尺見方的小鐵窗遞進三步。大法弟子楊秀麗被權科長吊起,15名大法弟子因吃飯時說讓把吊著的放下,我們一起吃,卻全部被男幹警吊在小號的鐵門上,汗水從臉頰滴在了地上,離開地面的雙腳與身軀一起被懸在空中,反吊起的胳膊酸痛麻木腫脹,大法弟子楊秀麗支撐不住讓幹警把她放下,不但沒允許,還遭一頓罵,最後楊秀麗說:「我受不了了,讓我死吧。」來的男幹警揪住楊秀麗的頭髮往牆上撞,嘴裏還說:「你想死,我幫你!」淒涼的慘叫令人毛骨聳然,悲傷的場面讓人心酸淚下,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司法幹警對待大法弟子的真實情況:這就是萬家的幹警執行黨中央所說的對法輪功學員要「教育,挽救感化」的真實寫照!

過了多時,楊秀麗說:「我要小便。」多次都沒能准許,她是從下午4點多被吊,這時已是半夜2點多,無奈她尿到了地上,幹警武保雲揪住她的頭髮用她的身體擦尿,衣褲擦濕了,又把她吊起來,並將擦尿的拖布塞到她的嘴裏,悲切的呻吟聲發自楊秀麗的咽喉,吊起的身軀前後搖晃,垂下的頭髮擋住了整個臉頰,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變成了細絲的哀鳴,黎明前的黑暗使小號更加陰森。只因所規中有1條所謂「在所內不准學法煉功」,這樣就造成了6月21日的慘案,被非法關押在老三班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三人。

此時的大排有人被陸續往小號送人,管教拿來打印好的保證書限大家考慮10分鐘簽字,一片戰爭爆發前的緊張,房間就像不流通了空氣讓人窒息。大法弟子大多數心淨如水等待著生死考驗,她們已經做出了一死的抉擇,堅決拒簽。這時被非法關押在老三班的大法弟子被虐殺致死的事件發生了。她們的付出避免了更多人的死亡,強迫我們簽字的人停止了對沒簽字的大法弟子殘酷的迫害,簽過字的人的保證書由隊長當著簽字人的面撕毀了。流血事件收斂了,但血的事實卻發生了!雖然幹警們一再掩蓋,但紙裏包不住火,這場流血事件已人人皆知,流傳於海外,不知中央的領導對此事如何對待?萬家的領導又如何用信口雌黃粉飾事實?!

(這只是我們所經歷和所了解到的大法弟子遭迫害的一小部份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