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獄警輪姦、虐殺堅貞不屈的女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1年8月17日】由於被關在小號中的大法學員(長期被迫害,總被關進小號)有的被超期非法關押了很長時間,最多九個多月,他們多次向所裏要求立即無罪釋放,所裏始終沒有正確合理的答覆,而且不許他們與家人見面,扣押他們多次寫的上訪信。在萬般無奈的迫害下,被超期關押的幾個大法弟子開始絕食,希望用他們的痛苦喚醒所領導的良知,能引起上級的重視。隊長張波竟惡狠狠的說,「你們死幾個也無所謂,我大不了警察不幹,回家和丈夫做買賣去」。(後來萬家真的把大法弟子迫害致死)。5月24日這天,一幫男警察在所長史某的帶頭下,以灌食為名,把小號中的學員連拖帶打地抓走了,被正在食堂吃飯的大法弟子看見,衝下樓看個究竟,結果被這些警察把大約六十名女大法弟子抓進各男大隊,有一學員當時就被打暈在地,小便失禁,別人也是被連踢帶打地抓走。

分到各男大隊之後,暴徒們開始採用各種刑罰逼大法弟子寫所謂的保證書,並說:「這是所裏各領導給下的死任務,無論採取甚麼手段必須寫。」還挑出幾個他們認為特堅強的(劉大媽,李蘭等),採用更殘酷的刑罰並關進小號、坐刑椅、綁著折磨一個來月才被放回,有個同修,被他們拽頭髮在地上拖,兩隻腳在沙地上全拖壞了,鮮血淋漓。各大隊同修有的被罰蹲三十五六個小時,腿都腫了。如大法弟子不蹲,男十大隊張隊長就把同修的胳膊擰過去,使勁掰,然後綁起來,然後用兩個男犯人各坐凳上按著接著蹲。有的同修被吊起來,有兩名大法弟子昏了過去,褲子都尿了。大法弟子堅貞不屈,她們沒有違反國家的任何法規法紀,寧死也不寫所謂的保證書,結果招來惡警更加殘酷的迫害,他們用電棍、警棍打得大法學員遍體鱗傷(謝金賢等),還把水潑在地上,讓大法學員站到水裏,然後用電棍打,還讓學員坐在水裏。同修慈悲地跟他們講道理,他們就用不乾膠粘嘴,用襪子堵嘴。有的同修(楊慧玲等)因不配合邪惡,惡警就每十分鐘「吊」她們一次。「吊」是一種特別殘酷的刑罰,有個學員胳膊都脫臼了,疼得她大哭,但她就是不答應邪惡的要求。邪惡之徒不讓學員上廁所,最多一次連續三天,有個學員把褲子都尿了三次;暴徒們整天整夜不讓學員睡覺,寒冬臘月晝夜開窗戶、開門、開空調,把學員凍的發抖;二十四小時坐小凳,最多一次二十一天才讓學員回來。學員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邪惡之徒就折磨大法弟子,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些惡警說:「你們識相點,趕緊把保證書寫了,這次是上邊下話了,否則我們也不敢這麼幹」。大法弟子寧死也不屈服於邪惡。

還有一名女學員堅貞不屈,暴徒們就採取更卑鄙的手段,三個警察輪姦該大法弟子,在這樣的殘暴面前那名女弟子仍然沒有答應邪惡的任何要求。他們把女學員又抓到男隊去摧殘,用男犯人看著她們,還正式宣布所裏規定大法弟子從現在開始歸他們男隊管了,就是他們隊的人了,和男犯人一起幹活吃飯,這就是XX黨勞教所的所規所紀。大法弟子堅決不寫保證書,最終邪惡之徒無計可施把大法學員放回女隊,有一部份大法弟子仍不屈服,又被暴徒們綁著、吊著體罰,五至六天,邪惡的張波(女十二大隊隊長)親自動手打罵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吊起來她坐旁邊看著。儘管同修被邪魔折磨得憔悴不堪,手和腿全腫了,就是不屈服邪惡,邪惡的張波沒辦法,又把她們送入男大隊(劉鳳珍,謝金賢等)更加殘酷的折磨,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吊後寧死不屈,邪惡之徒已再無任何辦法,最後把她們放回。

2001年6月25日,也就是大法弟子剛從男隊被放回來後,連同被關押在七大隊的大法弟子(也被迫害、詳情不知)全所開大會(暴徒們虐殺十五名大法弟子由此開始),把迫害中他們認為怎樣折磨都不屈服的堅定大法修煉者每隊挑十名,各加刑期一年,另外還有很多人被加刑期。那天,警察都戴著鋼盔,腰繫皮帶,手裏拿著電棍,全副武裝。在會議大廳裏,會場上人員的座位也是邪惡之徒精心安排的,他們怕在開會期間他們褻瀆大法、污衊老師時大法弟子站出來護法,於是他們把正信不屈的大法弟子單個分開,一排是四個已向邪惡妥協的人夾一個大法弟子,一邊是兩個男犯人,再加一個男警察、一個女警察,大廳周圍都是男犯人圍著,後面幾排坐著好幾名醫生,還有護士,還抬去了氧氣瓶、點滴瓶、藥箱子,後面還有很多全副武裝的男女警察,參加這次會議的近二、三百人。

開會時,向邪惡勢力出賣靈魂的叛徒和邪惡的所長污辱和謾罵我們師父、大法及大法弟子,歹徒們污言穢語,當時就有三名大法弟子閃電般站起來開始正法,大喊:「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許污衊我們的老師」……,其它堅定的大法修煉者也相繼站起來正法,但都被身邊的邪惡之徒一哄而上按住,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就這樣開始了。男警察凶殘地拽著她們的頭髮按倒在地毒打她們,有一名大法弟子還是高喊「不許打人」,惡警就把早就準備好的不乾膠在頭上粘了好幾圈粘她的嘴。還有一名惡毒的女警察,叫王敏,也衝上去用腳使勁踢已被打倒在地的女大法弟子(後來,此女警遭到惡報,腳疼,爛了,別的女警也都說她是踢大法弟子招致的報應)。

(七大隊的)這四名女大法弟子被拖到離大廳不遠的小號裏,而後聽到喊叫聲(小號還有很多大法弟子),一時間幾十名警察瘋狂跑出會議大廳,這次他們攻擊大法沒有得逞,其他的大法弟子被押回各隊。沒過了幾天,一天早上,天剛濛濛亮,看到七大隊用四個擔架抬著女大法弟子路過窗前,後來中午,又看到擔架被抬出大門,然後就聽說七大隊大法弟子死了三個(一名大法弟子後來在醫院聽七大隊一名同修親口說,惡警逼她們寫保證書,同修們堅決不寫而遭虐殺)。

同時,在那幾天有人看到,在十大隊(男隊)窗戶前有幾個女大法弟子在吃飯,還有人看到別隊(男隊)也有女大法弟子被帶進魔窟(勞教所醫院、小號),後來才看他們也用同樣手段迫害其他同修,害死多人。一名大法弟子在男隊也曾親耳聽隊長說,你們快寫吧,對你們有好處,我們倒不在乎,反正所裏接到上邊的決定,你們走後,也要把其他隊大法弟子抓到這裏這樣對待,不屈服只有死路一條。於是十多名大法弟子誓死不屈,相繼護法而去,兌現了歷史上那久遠的誓約。於是護法正法在萬家勞教所一浪高過一浪,邪惡勢力就此將迫害大法弟子致死的消息封鎖,怕大法弟子絕食抗議,其它隊相繼封鎖消息。暴徒們停止了上述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緊急改善號裏伙食,外鬆內緊,開始誣陷大法弟子上吊自殺。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