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


【明慧網2001年8月8日】一、萬家勞教所窮途末路:火線入黨

一)2001年4月中旬的一天,在萬家勞教所七大隊偶然聽到一年輕女管教用手機在走廊裏打電話時說:這幾天不能回家了,得爭取"火線入黨"。此時正值七大隊百十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江羅之流如此大力懸賞的用心豈不是窮途末路的真實表現嗎?近聞,在公安內部懸賞「轉化」一個幾百元的誘惑下,有些無可救藥的邪惡之徒打死打傷大法弟子的現象突然增多也就不足為怪了。順便說一句:在真修大法弟子面前,強制永遠改變不了人心,邪惡之徒只能自暴其醜。

二)2001年3月份,由於萬家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增加(共近400人,截止5月份,七大隊250多人,十二大隊130多人在押),針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暴徒們花樣翻新,不惜採用各種方式隔離、折磨大法弟子。結果現世現報,致使很多管教人員不能堅持正常上班,警力嚴重不足。此種情況下,司法系統內部不得不從哈市黎明監獄、哈市第三監獄、省市戒毒所、長林子勞教所等地借調至少四十多名女警充實勞教所警力,並向這些女警許諾:如表現突出,"七.一」前可"火線入黨"。

三)近兩年來,萬家勞教所隊長、管教等常以談話為由,摸清大法學員性情、氣質、秉性,對於外向性格的大法弟子,採取關禁閉(小號)隔離,不許互相說話,同時體罰等罪惡手段摧殘人的意志。致使姚國秀(雞西)、李玉霞(依蘭)、譚桂珍(哈爾濱)等大法學員身心不同程度受損。目前,姚、李兩人因精神受到極大傷害被勞教所送回原籍。

二、萬家女管教遭報應

2001年1月30日(正月初八)萬家勞動教養所七大隊28名大法弟子被強行關進禁閉室(小號)。"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大法弟子爭取人權,揭露邪惡迫害,質問無故被關小號原因,結果多人均被強行用膠帶封嘴,有幾位同時被反綁雙手坐上鐵椅子(七隊小號共7個鐵椅子)。多人由於封得太緊臉部表情痛苦扭曲變形。管教人員嘿嘿冷笑。

有一位叫劉靜波的同修,由於不善言談、內向,有一年輕30多歲的女管教讓她離牆遠點站著,她沒有動,也沒答腔,這名女警窮凶極惡叫人拿膠帶也給劉靜波封了嘴。同修們質問這名惡警後很長時間才把膠帶拿下。此後一連數天此女管教由於胃病住院未能上班。世人記住:善惡終有報。

三、大法創造的醫學奇蹟

在萬家勞教所勞教醫院長期被非法關押的牡丹江籍大法弟子曹迎春(47歲)由於修煉前患世界級疑難雜症(吞咽、咀嚼、消化、胃腸蠕動喪失)長期臥床,生活不能自理,在病床上學法7天後能站立行走,在牡丹江影響極大,引導多人得法。1999年7月22日以後曾三次進京證實大法被判勞教三年,12月份被非法送進萬家勞教所,2000年初因"重症肌無力"被送公安醫院法鑑獲保外就醫,被其兄接回牡丹江。至2000年6月底又四次進京證實大法被牡丹江"6.10"辦公室送回萬家勞教所。在醫院關押,長期受刑事犯班長崔鳳英、張秀芬、管教於XX等摧殘打罵,有一次被從二層鋪上大頭朝下被拉下,又遭惡警於XX毒打,趴在地上起不來,接下來又罰站了大半夜。類似這種折磨、辱罵不知多少次。她的心裏只有一念:只要活著就證實大法。奇蹟在2001年3月份的一天被證實了,遭迎春和另外一個同修被送到公安醫院法鑑,"重症肌無力"通過儀器等檢測徹底消失了。這就意味著她永遠消除了吐字不清、吞咽困難及胃腸不蠕動的不便及痛苦。她這種病目前在世界上就是絕症、無藥可治。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而且也是維持不多久的。是法輪大法救了她,是慈悲而偉大的師父給了給新生。

就是幾年前還臥床不起在床上等待死亡來臨的人,現在完全像變了一個人,而且還唱起了嘹亮的歌(勞教醫院不允許),歌聲曾讓整個勞教醫院為之震驚。那個放開歌喉唱歌的會是曹迎春嗎?儘管邪惡之徒百般封鎖曹迎春不治而癒的真實情況,但這鐵的事實讓越來越多的人看到是法輪大法的真修弟子創造了世界醫學史上又一奇蹟。

其實,無獨有偶,潘宣華(56歲)修煉前單位、家人都知道她是全身上下無一處好地方的危重病人,並且鼻癌晚期,肝腹水等重症,生不如死,就是這樣一位耿直的帶山東口音的老人。兩次進京證實大法,在非法關押16個月裏蹲了近10個小號,倍受折磨。2001年4月5日,勞教醫院領導建議去做法鑑,認為潘宣華有可能鼻腔或食道有嚴重問題。4月24日被強行拉到省醫院檢查,一切正常。這也僅僅是大法修煉者中一個真實例子而已。

善良的世人啊,在偉大的真理事實面前,江羅等邪惡之流妄圖一葉障目的表演最終只能落得可恥可悲的下場,謊言、假相都將會被一個個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