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對女大法弟子的摧殘和凌辱

長時間吊在男廁所、用蘸了痰的襪子塞嘴、用刀剜長疥者的肉……


【明慧網2001年8月15日】正月初八夜間,大法弟子已經入睡,萬家勞教所史所長親自帶領男惡警,帶著武器、警棍、電棍闖入女宿舍,把女大法弟子從被中拽出來,拽著頭髮都拖到走廊,用警棍、電棍亂打,打完抓頭髮往牆上撞,之後就把她們都拉到外面去凍著,當時她們光著腳穿著單衣背心,衣服都被扯破了。凍完後暴徒又把她們放到男刑事犯隊裏,吊在廁所一夜,第二天放回。在打人時,有的惡警瘋狂的打大法弟子反把自己的手挫壞了,有的用電棍電人時沒電了反把自己電了,現世現報了。他們還不悟,反而倒打一耙,在報紙、電視上欺騙、矇蔽百姓說是大法弟子打了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中國的執法部門竟幹出這麼沒有人性、滅絕人性的事,還顛倒黑白,混淆視聽。

五月一日,因為宿舍潮濕又有大耗子滿地跑,咬手又咬腳,很多大法弟子的手腳都被耗子咬傷,包夾人員看管大法弟子,不許大法弟子說話,如有人說話就用膠布封嘴、晚上不讓睡覺。為此大法弟子要求改善環境,所裏非但不答應還不斷升級迫害大法弟子。晚間所長、隊長帶著男刑事犯、男惡警闖進宿舍說:萬家勞教所給你們開的,說啥是啥。說完就把年輕點的大法弟子拉出去打,有的拉到小號裏打,每個男隊裏都放一個女大法弟子,打完後,就把他們綁在鐵椅子上,不能動。惡警隨便調戲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臉上、身上亂摸。有的被拉入小號裏毒打。絕食抗議幾天後,惡警給插管灌食,不是真正給灌食而是把管子插到胃裏上下拉。有個吳大媽被折磨得當場暈死過去。暴徒們自己說:就是(要)迫害你。吳大媽醒後拉了好幾天血,有一個大法弟子被綁在鐵椅子上,把手給綁壞,至今沒好。

5月24日,很多大法弟子被超期非法關押,超期半年以上的要求無罪釋放,無效,後進行絕食抗議。被無理關押。惡警給「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所裏就把惡警、刑事犯都調動起來,大打出手,把人都放在水泥、沙石路上拖,把衣服、褲子都拖壞了,身上都拖出了血,腳後跟都給拖破。打的死去活來,打完後,又幾個一組都被分到男刑事犯隊裏。在隊裏,史所長親自領四五個惡警打人,打不行了,又給綁在鐵椅子上,三四天不下鐵椅子上,拉尿都在鐵椅子上,有的在鐵椅子上坐了一個多星期,全身浮腫起來,放下後上廁所都得爬著去,暴徒在摧殘後看人不行了才送醫院搶救。有很多女大法弟子都被單個分在男刑事犯隊裏,吊在男廁所裏,深夜時五隊隊長就往男廁所放男刑事犯,出事時叫人都沒有人管。身為管教所的執法人員敗壞到如此程度,天理難容啊!也有的管教她也知道法輪功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值夜班時有男刑事犯進廁所時,她們時時注意看著.

絕食的大法弟子多被分到男刑事犯隊裏,把地上潑上涼水讓大法弟子蹲在地上,一坐就坐在水裏,不讓說話,只要一說話惡警就把大法弟子吊在鐵窗欄杆上,扒下襪子塞進嘴裏,有時還把襪子放到痰桶裏泡泡,再塞。五月天把人吊起來,還把窗戶打開吹冷風凍著,晚上打開錄音機放大聲音,不讓睡覺,吊暈過去就用冷水潑醒,繼續吊。還把大法弟子的頭按到水裏溺,殘害大法弟子。

在各男隊被殘害的女大法弟子放回後,有的不能走動,有的不能哈腰,可惡警卻讓出操,不出操,就拉出毒打,打完後又帶到男隊吊起來,繼續摧殘。有的沒送回原隊,就被拉到12隊隊長室,管教、隊長領著暴徒把大法弟子吊起來殘酷的毒打,有個王管教是個運動員身高體壯最邪惡,親自吊打大法弟子無數,邪惡成性,人性全無。

在萬家勞教所的醫院裏有的大法弟子被院長親自大打出手,進醫院的人多數都受過院長的毒打,有的被打的多少天不能走路,有的被打的只能在地上爬,因為環境潮濕,多數人身上都長了疥。院長用三四個刑事犯按著,用刀一塊一塊的往下挖肉,連刑事犯都掉淚,慘不忍睹。院長一邊做一邊說:就是迫害你,作為一個醫生不講一點醫德、野蠻地迫害大法弟子,滅絕人性。因為大法弟子們不配合邪惡、不背所規,不出操,最後都給吊到會議室吊打,腳尖觸地,有的惡警還站在窗台上上下拉,打暈過去就潑涼水,一直吊窗戶上毒打,直到達到目的為止。

以上為我在萬家勞教所期間所經歷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