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野蠻迫害


【明慧網2001年11月19日】我是剛從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出來的大法弟子。我要把自己所知道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實際情況揭露出來。

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迫害以來,我和老伴幾次去北京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都沒有找到說理的地方,還被抓回來拘留。最後沒辦法我就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警察抓住後在他們的謊言欺騙下我說出了姓名和地址,後被送到當地駐京辦事處,然後轉回老家非法關押,到2001年1月4日又被送到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只因到北京說了句真話,就遭受這樣的迫害。

在萬家勞教所,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盡了邪惡的折磨。邪惡的管教為了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採用各種刑罰逼迫大法弟子。不讓煉功、不讓學法。我因為煉功,經常被邪惡之徒打得滿身青一塊,紫一塊。前胸被打得呼吸都困難。

我記得在2000年除夕之夜,邪惡的幹警讓我們看電視,我們心在法上,宇宙大法被邪惡踐踏,我們的師父在蒙受不白之冤,我們哪裏有心看電視。大法弟子就集體背法,背《洪吟》。邪惡的幹警氣急敗壞的把電視聲音放大。全體大法弟子齊聲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清白。」就在這時邪惡的男幹警上來幾十人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木棒子打,累得他們滿臉淌汗,也沒有動搖大法弟子這顆正法之心。而那些女幹警嚇得亂作一團,滿身是汗不知如何收場。大法弟子金剛不動的正法之心,令邪惡膽寒,打不怕,罵不聽。最後他們沒辦法,兩個惡警架著一個大法弟子回到各自的房間。

為了正法,大法弟子在正月初八去大餐堂裏吃飯時背《論語》、背《洪吟》,又遭到邪惡的男幹警的毒打與殘害。剎時間黑壓壓數不清有多少惡警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木棒子打,那真是往死裏打。我當時被打斷了一根肋骨,疼痛難忍。更為狠毒的是惡警們強迫堅定的大法弟子蹲小號、坐鐵椅子老虎凳,兩手背到後邊綁起來,腳尖著地開飛機。誰要說話,就用膠帶封住嘴,不讓上廁所。一天就給一碗稀粥喝。這時有一個大法弟子被迫害得臉腫得很厲害,眼睛也看不見走路了。

我記得在今年6月18日半夜聽到一樓有驚人的哭叫聲、打罵聲。我們二樓其他的人不知實情,但有一個大法弟子用天目看見一樓有人被打死了。惡警後來知道她看到打死人的事,為了殺人滅口,給她買了四個好菜、大米飯讓她吃。她剛要吃,耳邊就有一個聲音說:「不能吃,菜裏有毒!」她就對周圍的惡警說:「這麼多我也吃不了,咱們一塊吃。」可那些人沒有一個敢吃的,所以最後她也沒吃。後來不知邪惡之徒採取甚麼辦法迫害這位學員,以後再也沒見到她。

當時我們不知道大法弟子被打的真相,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邪惡獄卒讓大法弟子們簽6條所謂的「保證」。學員們不配合他們的要求,他們就按照江XX下的命令行事,往死裏打,「打死人不償命、不受處分」。有的大法弟子就這樣被殘害致死。當天半夜2點左右,警車就把大法弟子連死帶活的,都拉到密室去了,第二天就像沒事一樣。

大法弟子出門不報數,就被逼迫到烈日之下曝曬。因為堅持煉功,大法弟子都被綁在鐵床架上、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吃喝拉尿都在房間裏。一椿椿一件件被迫害的事實說不盡道不完。大法弟子們為了抗議這種非法關押與虐待,200多人集體絕食30多天。邪惡之徒把我們封閉在房間裏,天氣悶熱、屋裏潮濕,又不見太陽,再加上絕食,所有的大法弟子身上都長了疥,痛癢得令人難以忍受,有的嚴重得生活不能自理。就在這種情況下大法弟子還以大善大忍之心向這些惡警們講清真相:「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對你們不好。希望你們善良的一面能有所醒悟,不要再造下無邊的罪業。只要你們生命能得救,我們承受的痛苦再大也心甘情願了。」有的幹警終於醒悟過來了。

後來我們為了爭取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就在號裏煉靜功打坐。開始號長往下搬我的腿,給她累得夠嗆也沒搬下來,她就氣急敗壞地報告惡警。所裏的三個主要的不法官員都來了,往下搬我的腿,也沒搬下來。我跟他們講:「由於你們對我們的非人迫害,又不讓我們學法煉功,全身才長了疥瘡。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沒有大法也就沒有我。如果你們不讓我煉功,那還不如讓我死了。只要我不死就要煉功。」後來他們也沒辦法,就對號長說:「那就讓她盤一天腿,不許拿下來。」就走了。我也沒聽他們那一套,煉了兩個多小時的靜功,就把腿拿下來了。號長也沒管我。從那以後我們基本上可以學法煉功了。這都是大法弟子用生命開創出來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