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材料為迷茫的生命撥開迷霧


【明慧網2001年10月30日】以前的一個合作伙伴,姓李。在看到我給他的大法真相材料時,特感興趣。每次臨走,他都會喊一嗓子:「有新的,別忘送我。」他指的是大法材料。

因為開法會,忙於很多事情脫不開身,一段時間我沒再過去看他,送材料。

一個偶然機會,我碰到了老李的一個朋友,這位朋友和我饒有興致地說起了老李最近的情況,讓我深切體會到,從我的手上傳遞出去的信息,從沒止息過,就像電波一樣向外發射、擴散和傳播著。

這位朋友告訴我,老李俠義心腸,熟人頗多。每星期必應友人邀請,過去掂幾道菜(老李烹調工夫很好),喝幾兩酒。然後一頓神侃,天南地北有時一聊一整夜也收不住。

近來,老李成了焦點人物,和眾朋友們大聊法輪功,從425到720,從天安門自焚到610,細說每樁事件的原委,揭露當局造假、造謠、殘忍、無賴的真實嘴臉。有朋友讓他少講這些敏感話題,但老李的脾氣就是這樣,你越來這個,他就越要說,他說:「國內洗腦子、當啞巴,那是沒辦法。在海外,咱有條件知道真相,咱就該活得明白點兒,別讓人家說東朝東跑,說西往西去,拿咱當傻子耍,當聾子騙。」

他經常去中國批貨樓的朋友們那裏過週末,那裏流動人口很多,不少是從國內來出差的,大多人腦子裏裝的全是國內宣傳的那一套,老李和朋友聚堆神侃的時候,經常有這樣一部份人湊到跟前聽。經老李把真相原委一說,國內來人反映不一,有些人一下子就弄懂了一直困惑在心中的問題,發表看法說:「國內的電視報紙真懵人,說法千篇一律,從來沒說他們這麼滅絕人性地迫害法輪功,從來沒讓我們真正了解過法輪功。到這兒,才了解了事情真相,弄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老百姓學法輪功,修煉真善忍,惹著誰了?惹著假惡暴了,他們真急。因為真善忍成了氣候,它們就要被消滅。所以他們才玩命維護自己、血腥鎮壓對手。下手就得有個說法,但確實找不到口實,怎麼辦,只能造謠,只能用假象造謠來禍亂民心,把水攪渾。然後不擇手段開整,怎麼狠,怎麼殘忍怎麼幹。這個不難理解。但作為一個政府,充當邪惡勢力的代理人,違犯國法打擊善良和正義,這個就太不好理解了。事實上,現在的中國(江澤民)政府的確代表著邪惡,是鎮壓正義,殘害黎民百姓的政府,是維護邪惡利益的政府。我們最可悲之處就是處於這種邪惡政府的愚弄下,過著顛倒自己良知的混沌日子。這真是我們全體中國人的不幸。」

老李將真相帶給了很多人,很多人的看法反過來又加深他自己的認識,於是,他也就越加關心法輪功的情況和局勢,越加迫切需要了解更多的事實,滿足自己和朋友們的關切願望。朋友告訴我,老李正找我要資料,去更新他的「大腦資料庫」。

於是,法會一結束,我就趕緊將法會上各國大法弟子整理的大法資料和網上新的訊息送了過去了。老李見了,說了句:「我也在正法,講清真相呢。」便一邊如飢似渴地讀資料了。我等了好大一陣子,他才回過神來給我描述了他和那些認識的不認識的朋友們講法輪功的事情。他說,他需要定期在朋友中召開「新聞發布會」,「答記者問」。言談中他把法輪功的事情說的明明白白,時間地點數字倒背如流,我真驚嘆他的準確表達。他說朋友們現在很看得起他,敬佩他。問題越來提的越深,關心度越來越高,他不能不好好學習材料,想的深刻些。他說,那邊好多人回國了,好多人又來了,他的聽眾不斷變換。順著話題,我問他甚麼時候學煉法輪功,他說現在就準備條件,先徹底弄明白,講清真相,然後像大法弟子那樣上天安門,跟魔鬥。不過他說:「我這個人爭鬥心強,他們整我,我會忍不住,糾集一堆朋友跟他們幹起來,要這樣可就毀了法輪功的名譽,給法輪功抹黑了。」

問起老李為甚麼逢人就講真相,他說:「因為國內新聞封鎖,才引起人們對法輪功的關注。我多少說點我知道的事,大家就湊上來要我多講一些,而且現在人根本不信國內的輿論宣傳,對一些事情早就有懷疑,比如天安門自焚事件,誰都明鏡似的,大家走南闖北的,誰見到過天安門廣場的民警背滅火器巡邏的?其實我沒特意去說法輪功,但大家一聊,主題自然集中到這兒了,普遍的感覺是政府太過了,欺壓善良百姓,下手忒黑忒殘忍。竟然幹出殺老人、強姦婦女甚至殺害嬰兒的禽獸不如的獸行!欠命的,打人的哪個能跑得掉!!」老李越說越氣憤… 」

真理在無形中迅速傳播著,我交給老李的真相材料已經呈幾何形態續傳給流動的人群,擴散開去,就像春風吹拂的種子,撒向遙遠的地方,為無數迷茫生命廓清道路。另外空間也在轟轟烈烈的變化,我為老李這些普通人高興,他們在覺醒,在揭露邪惡、在為邪惡敲響喪鐘。善良終究戰勝邪惡,光明的曙光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