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老母親:「還我兒子!」


【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最近,筆者在甘肅省公安廳大門口碰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在哭泣,上前打聽,方知這位可憐的老人是來要她的兒子的。她悲憤地向那充滿業力的灰色建築群喊:「還我的兒子!」

老人家的兒子叫楊學貴,今年36歲,是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總務科幹部。1994年,年僅29歲的楊學貴得了嚴重的肝病,病得四肢無力,上氣接不上下氣。好在是醫院職工,小楊平時工作表現又是一流,市二院全力以赴,動用了最好的人員、藥品和設備,折騰了好幾個月,錢花了好幾萬,硬是沒起一點作用。可憐天下父母心,小楊的爹媽一看不成,怕把兒子的病給耽誤了,趕緊出了二院,帶著他四處求醫問藥,中醫、西醫、名醫、軍醫、遊醫、氣功師、神漢、巫婆,喇嘛、和尚、道士,甚麼招都使過來了,楊學貴的病情不但不見起色,反而日漸沉重,只剩奄奄一息。這時,家裏也已經是債台高築,吃飯都成了問題。老倆口、兒媳婦終日以淚洗面,兒子卻偷偷地謀算著要吃安眠藥自盡……。一個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兇惡的病魔蹂躪下眼看就要支離破碎了……。

就在這萬般無奈、近乎絕望的時候,95年10月,一位親戚來介紹了法輪功,並送來了寶書《轉法輪》。就像一束金色的陽光透過沉重的烏雲,楊學貴塵封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如飢似渴地看呀、學呀、煉呀,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病,忘記了就在門外徘徊的死神。僅僅二週的時間,小楊身體的病痛消失了,能吃能睡能跑。不久,他紅光滿面、精神抖擻地回醫院上班去了。他說:「過去的楊學貴已經死了,現在是新生的楊學貴。是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他更加積極、勤奮、認真地搞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醫院的總務科是個有油水的地方,可小楊以大法修煉者的高標準要求自己,不沾一點小便宜。楊學貴身心的巨大變化,使他周圍的人驚嘆不已,許多親朋好友、同學同事紛紛來了解、學煉法輪功,就連本醫院裏的那些領導、老專家、老教授也找上門來。

就在楊學貴以極大的幸福與自豪在大法修煉這條金光大道上往前奔的時候,風雲突變,「人權流氓」江澤民出於極其陰暗、卑鄙的心理,利用竊取的權力,撒下了彌天大謊,開始誣陷大法和大法創始人,並殘酷迫害大法弟子。楊學貴震驚了,他的心在流血。他一次次地找有關領導、政府部門,現身說法,證實大法的神奇、超常,證實師父利國利民、救度眾生的豐功偉績。不久,小楊婉言謝絕了領導、親友們的規勸,毅然踏上了赴京上訪之路。他說,大家知道,我的這條命是大法給的,是我的恩師給的。現在大法遭誣陷,師父遭通緝,我如果裝糊塗,我還算個人嗎?刀山火海,我闖定了!他去了二次,99年一次,冒著冰雪刺骨;2000年一次,頂著七月流火。回來後,免不了抄家、罰款、牢獄之災。但小楊義無反顧,仍是到處交流、講真相。他所在醫院的領導終於給他攤牌了:在工作和大法之間選擇,要麼寫保證書,要麼……。小楊搖搖頭,笑瞇瞇地告別了領導和同事,走出了單位大門。

從今年元月開始,公安就一直在設法抓楊學貴,還給他加上了「頑固分子」「組織者」「首要分子」等等大帽子。小楊說:我沒做甚麼,我就是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要抓我的人不是怕我,他是怕人民知道真相。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就是邪惡江澤民滅亡的日子。今年8月,省公安廳發出了對楊學貴的通緝令。今年9月初,小楊在我省金昌市被捕。

聽到兒子被捕的消息,楊學貴的母親心如刀絞。她不修煉,法輪功的法理她也知道的不多。但有一點她很明白:法輪大法是救世救人的高德大法,如果不是法輪功,不是李老師,自己的兒子早就完了,這個家也早就完了。兒子雖然進了監獄,但他沒幹壞事,他幹的是天底下最正最正的好事,他是楊家的光榮。

10月9日,楊學貴的母親昂首挺胸來到省公安廳。在一間辦公室裏,一個女警氣勢兇兇地問:「誰把你放上來的?你要幹啥!」楊母理直氣壯地說:「我來要我的兒子楊學貴。」那女警立即撒謊:「我們沒看見你兒子,你到市公安局去找。」楊母毫不含糊:「通緝令是你們下的,我就找你們要人。」女警不打自招:「我們正在審問。誰讓他一次一次地上訪呢!」楊母說:「貪污犯、黑社會、壞人怎麼不敢去上訪?法輪功走得正,行得端,為了國家、人民到北京去講一句真話有甚麼錯?!」那女警無言以對,又胡扯道:「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你看了沒有?」楊母斬釘截鐵地對她說:「早就看了,一看就是假的,法輪功不會幹那事。」女警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這時,又來了一個甚麼張廳長,惡狠狠地指著楊母的鼻子叫:「把她抓起來!」楊母呵呵一笑,坐在椅子上給張廳長伸出了雙手:「來吧。」那個廳長鼻子都氣歪了。最後,她被趕出了公安廳。於是,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

秋風捲著黃葉,在省公安廳大門口盤旋。那老婦人仍不停地向圍觀的人們講述她的兒子和法輪功。我想: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們的親屬,如果都能像這位楊老太太一樣,奮不顧身地站出來吼一聲:「還我的親人!」那製造不白之冤的魔鬼的宮殿就要在吼聲中動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