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正念的常人的故事(二)


【明慧網2001年10月1日】

在銀行工作的妹妹告訴我,當她把自己修煉法輪功的事告訴她們的行長時,行長說:「你沒發現我很願意跟你聊嗎?我早就發現你是個道德高尚的人。」從此以後,一有機會,他們總要在一起聊一聊法輪功的事,他盛讚大法好,並對大法的遭遇表示同情。前兩天,妹妹告訴我,行長說,他正試著擺脫無神論的禁錮,走入大法修煉隊伍。我聽到有的警察感慨地說:法輪功越打越多。是的,是這樣的,我在明慧網上看到,北京現在黑市上《轉法輪》賣到200元一本,還供不應求,這一切都說明:佛法真理的魅力是無法抗拒的!

我與小學時的一位老師一起進京上訪並被同時非法拘留。從拘留所出來後,院書記沒有經過任何研究,也沒有公開宣布就私下停止了我的工作。不久,我看見了我的這位小學老師,她告訴我,學校主管書記非但沒有給她施加任何壓力,反而很關心地安慰她說:「大家都知道你是好人,這件事兒是冤枉的,你不要有甚麼精神負擔,好好工作吧!我就最擔心你在裏頭再受甚麼精神刺激,沒事就好。」

同樣是書記,一個助紂為虐,一個維護正義,為甚麼會如此相差懸殊呢?我想起我院書記在找我談話時,總是以甚麼「有文件」為藉口對我進行迫害,我不知道,看到這位正義的小學書記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將會做何感想呢?其實,人們在做任何一件事情的時候,都有一個道德抉擇,即使是執行命令也不例外。一個對自己、對別人都負責任的人,決不會盲從於命令的,而首先要進行是非和良心上的判斷。奉勸那些還在助紂為虐的人,做事之前,先拍拍良心!

我丈夫(法學學士)一直是我修煉的堅定支持者。今年春天,院裏要把我送到邪惡的「洗腦班」進行迫害,但他們不敢直接跟我說,就給我丈夫打電話,並欺騙我丈夫說,是甚麼業務提高班。我立刻識破了他們的陰謀,告訴了丈夫。第二天晚上下班後,丈夫對我說,他給我們院書記打了電話,義正詞嚴地把書記和保衛處長痛斥一頓。我問他怎麼說的,他說不記得了,但中心意思就是:我媳婦修煉真善忍,她是最好的人,你們這樣做是違法的,誰敢把她送進去,我決不輕饒他!我將誓死為妻子討回公道。丈夫單位有人在他面前詆毀大法,他嚴肅地說:「別在我面前說大法不好!我媳婦就煉,病都煉好了,我沒發現她有任何不好、不正常的地方。」他還經常向他的朋友們洪法和講清真相,跟我一起出去發傳單,有時有意給我安排洪法的環境。有一段時間,邪惡在黔驢技窮時,大肆造謠說法輪功修煉者不顧家庭、沒有親情、沒有正常的生活等,他就將我們相濡以沫的感情和我為家庭的付出及對親朋好友的善舉講給很多人,有效地破除了這些錯誤觀念和邪惡蠱惑。

他的行為有效地窒息了邪惡,我深深地為有這樣一位丈夫感到欣慰。鄰居一位功友的丈夫認為正法就是參與政治,我對他說:「假如有人說你的妻子參與政治,是不是打死你你也不會相信?」他說:「當然!」我告訴他,其實法輪功修煉者群體就是由這樣一個個的修煉者組成,正法是伸張正義,是常人都應該做的事情,何況我們是修煉人!他的思想有了轉變,一再表示想探討一下。

我誠懇地希望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親人,在現在這樣的關鍵時刻,都能夠站在正義的一邊,維護你的只因為相信宇宙大法「真善忍」就遭到邪惡迫害的親人!支持正義,支持大法,才是真正的為自己及人類的未來負責!

我的老師(某大學教授)是一位非常有良知和正念的人,一次我去他家做客時我們談起法輪功,他告訴我:報箱中收到的傳單每一張他都會認真地讀。而且他認為: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善良的老百姓,不應該用科學的棒子打人們的信仰,對法輪功的迫害應該停止,法輪功遲早會平反。他還告訴我,有一次,他因為在集體聚會中為法輪功說話,立刻遭到了一些人的反駁,他很為一些高級知識分子沒有正念、良知感到痛心,為了一己之利諂媚當權者,豈不知XXX迫害的不僅是法輪功修煉者,一些學者就因為觀點與當權小人意識形態相左,而遭受到了迫害。

我不禁感慨:有些人在法輪功問題上總是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可是我們周圍發生的一切,又怎麼能與我們自己沒有關係呢?任何一個人,如果在邪惡發生的時候不能站在正義的一邊,那他就會成為邪惡殘害的下一個犧牲者。這就像一個人假若他整天看著罪犯在殺人他卻不管,那他很快就會成為被殺者是一個道理的。世人啊,宇宙主佛在慈悲地等待著你們,覺醒吧!

某位教授曾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雖然沒有修煉,但是我發現煉法輪功的有三個共同特點,一是身心健康,二是精力充沛,三是人格高尚。然而令我感到悲哀的是,這位教授後來受了媒體上邪惡宣傳的蠱惑,雖然依然深深同情法輪功的遭遇,卻認為法輪功參與了政治,並在課堂上宣說。我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傷,我禁不住流淚:有多少善良的人們受到了江氏集團邪惡宣傳的矇蔽呀,而他們又哪裏會想到,他們已被邪惡所毒害呢?我又一次體會到師父讓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的重要意義,這是怎樣的責任感和慈悲呀,我們又怎麼能不竭盡全力呢?!

鄰居大媽的兒子撕貼在門上的傳單,大媽勸止說:人家好容易貼的,你給人撕了幹啥?礙著你甚麼啦?大院裏的人都說,大媽七十多歲了,可就她身體好,我想,這就是正念帶給老人的福氣。

某居民委主任去派出所舉報大法弟子發真相資料,她萬沒有想到的是,接待他的警察說的一番話讓居民委主任無地自容,大意是:你怎麼甚麼缺德事都幹?煉大法的可都是好人哪,她(指大法弟子)抱你孩子下井啦?你怎麼能壞她呢?我告訴你,法律可是講證據的,你說她發傳單,咱們要是找不著,你可就是誣告!

我單位保衛處長,蹲點蹲了一個月,抓到了發傳單的同事,他還把這件事當作功績向我吹噓,他和書記曾親口對我說,如果他們兩個能逼迫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那可就有工作成績了!挖空心思迫害法輪功原來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醜惡用心昭然若揭!

自從進京上訪被拘留後,主管領導就非法停止了我的工作,不久同一單位的另一部門的主管領導便打電話給我,要我到他們那裏去做兼職,我告訴他說:「我可是因為煉法輪功被停止了工作的,你不怕用我受牽連呀。」他說:「我知道,你的事單位誰不知道,我不管那些,我看中的是你的能力。」之後,我就一直在他那裏做兼職,有一次,他對我說:「我讓你在我這工作,也沒有人說啥,不過,我也不怕誰說啥。」

前兩天,我聽到他們的另一位主管說,今年的收益格外好,我知道,這是他們的正義之舉給他們帶來的幸福。

這兩天因為大院裏的傳單不斷,引來了警車巡遊。晚飯後,婆母和鄰居大媽出去散步,恰好一輛警車開進院來,鄰居大媽對婆母說:「哎喲!這還真當回事了呢!放著小偷強盜他不抓,整天抓法輪功,就煉煉功你抓他幹啥?真沒見著這樣的!」看來,邪惡宣傳再鼓譟,也還騙不了老太太,這大概可以說是「百姓心中有桿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