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本善──記幾位不修煉的朋友


【明慧網2001年9月11日】
(一) 夢

1999年5月,我借給一位女士一本《轉法輪》。幾天後,她來電話說:「書我看完了。可是,我不想還給你,還想再看看。」

「那好啊!這本書送給你了,您留著好好看吧。」

不久就是7﹒20,江澤民政權對法輪功全面鎮壓,緊接著他們竟對師父發出通緝令,我心如刀絞,忍無可忍。深夜,我凝望師父的法像,淚如泉湧。

午夜,電話鈴響了,是那位女士打來的。(當時,我們只是一面之交,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名。)

她說:「他們通緝李洪志大師,你聽說了嗎?」
我努力克制自己,儘量平靜地回答:「知道了。」
她急切地說:「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兩個星期前,我夢見李老師了,我夢見他正在換衣服,穿上煉功服。他對我說:‘他們害不了我。’那時還沒事,我也沒在意,今天一聽說通緝令,正應了這個夢。所以我得馬上告訴你,請你相信我,這是真的,我先生可以作證。」

「我信你,我太相信了!謝謝你告訴我,特別是在這個時候。」淚水又湧出來了。我從極度的憤怒和傷心中走出來,我的心堅如磐石!

第二天,我的朋友和她的先生驅車去DC,在國會大草坪上,找到了從全美各地、世界各地來的法輪功學員們,她把她的夢告訴大家。

(二) 關於「生日」

江澤民喪心病狂,開動所有宣傳機器誣蔑法輪功,惡毒地攻擊李老師,其實,正直的人們,心裏明鏡似的,根本不相信他們。

他們誣蔑李老師改生日,使我的朋友很氣憤,她說:「他們這是想幹甚麼呢?藉著一個‘生日’問題大作文章。其實,這樣的事太多了。比如說我的兩個孩子,生日都是錯的。先是政府把我女兒的生日弄錯了,我們去找他們改正,費了好大周折才給改,回來一看,又錯了,此次錯得更遠了。我兒子出國前辦公證,生日又弄錯了。」

我說:「我的兒子也是辦公證時,把生日弄錯了。」

這樣一來,我們兩家總共四個孩子就有三個生日是錯的,不是百姓要改生日,是政府給弄錯了。朋友說:「哎,現在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政府工作人員的心思都用在搞邪門歪道謀私利上去了,有幾個是真正為百姓辦事的?他給你弄錯了,你無可奈何,等他想整你的時候,倒打一耙,說你改生日;再說,就算是改生日,又怎麼樣呢?犯甚麼罪呀?那麼多貪污腐敗、殺人放火都不管,卻藉著一個生日鬧得滿城風雨。豈止是滿城風雨,現在都是滿世界風雲了。其實呀,他們鬧得越兇,反而使我更加相信法輪功的李老師是個大好人───因為他們實在是挑不出人家的錯,才這樣雞毛蒜皮無事生非,唉,欲加之罪,何患無詞,XX黨那一套誰不明白呀!」

(三) 「你們應該說」

2000年初春,我的老鄉來電話:「給你打幾次電話都找不到你,我知道你到大使館門前去了。」

我的老鄉鄭重地接著說:「你是應該去的,你是應該說的,你們(指海外的法輪功學員)要不說就沒人說了,他們(指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的罪就白受了,他們好苦啊!」

她的話使我感動,激勵我堅定不移,勇往直前!

我告訴她大使館前近兩天發生的事情:
大使館的江XX說:「我是專門研究宗教問題的,一般說來,一個新的宗教產生,政府都會利用而不鎮壓它,為甚麼偏偏鎮壓你們法輪功呢?」
我說:「正因為法輪功不被政治利用,統治者才暴跳如雷。」
她沒話答,衝著我大叫:「我知道,你甚麼都不信。」
我說:「我信法輪功,我信真善忍。」

還有一個男的,惡狠狠地驅趕我們:「趕快走,再不走,我要叫警察了。」
我說:「你再大喊大叫,我還叫警察呢!法輪功在美國是合法的,法輪功在世界各地都是合法的,我們在這裏有准許證。」
他說:「把你的准許證拿來給我看。」
我說:「NO,你是甚麼人?你有甚麼權力看我們的准許證?」
他無話對答,灰溜溜地走了。

我的朋友說:「你做得對,就不給他們看。他們要耍流氓要無賴,太邪了!下次你帶個錄音機給他們錄下來,讓他們在全世界曝光!」
好主意,從此我果然帶著錄音機,可他們卻不敢再來了。

後來,我的鄉親為營救法輪功學員,做出正義之舉。

敬禮!真誠、善良、正直的朋友們,謝謝你們對法輪功的關注、理解和支持。

真善忍的光芒照亮我們的心,正因為許許多多、越來越多的人擁有這樣美好的心靈,人類就有美好的未來,世界就有美好的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