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真相而清醒的世人


【明慧網2001年10月29日】由於邪惡瘋狂迫害,我早已流落在外。近日看了網上同修寫的向身邊人洪法的經歷,心有所動,很想談談我的洪法經歷。

一、哥哥在人生中經歷了許多生死坎坷,對我煉功一直不屑一顧。一次,他先我一天從外地回家,當晚兄弟相見還是一貫的冷漠。我放下觀念,以正法弟子慈悲挽救眾生的心態對他講清真象,大法威力立顯。自小到大對我一貫冷漠的哥哥竟當著兩個小外甥的面淚流滿面,抑制不住抱著我大哭起來,喃喃地說:你講得確實是這樣,確實是這樣。又告訴我他又經歷了許多坎坷,尋死不得,吃了兩瓶安眠藥(200粒,30粒即可致死),睡一覺後竟沒事。我心裏清楚,是師父在保護著他,等他覺悟得法呢,怎麼會讓他輕易去死。

二、同學是個對社會醜惡看得較透的人,時常為自己給學生傳授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東西而內心矛盾掙扎。我剛跟他一提真象,他馬上說:「你不用說,我在世上混了這些年,有一點基本可以認定,XX黨說壞就一定是好的,XX黨說好就一定是壞的,我雖不了解法輪功,但我決不會聽其黨造謠。」我驚訝地說:「你不要以這種觀念去認識,作為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歷史的今天這麼多人在學大法,被瘋狂迫害都不易其志,這本身就應該去好好了解了解,如果能知道真象再去教導你的學生、告訴你的親友,那真是善莫大焉。」他說:你說的確實是,都二、三年了,我早該去好好看看……當晚在同學家住。誰知快十二點了,同學的媽媽敲門進來,跟我閒聊不走,我開始沒反應過來,後一看這不是聽真象來了嗎?馬上把話題扭轉過來。她聽明白了後高興地對我說:「你休息,不打擾了。」

三、父親、母親以前一直對大法不相信,但我修煉後家中發生的一系列奇事又讓他們半信半疑。7.20後他們講了一些對師父不敬的話。見面後,也許是看到哥哥得法的原因,他們完全被我的正念帶動,竟幫我做起大法工作來,以這種形式為進入未來奠定基礎。

四、姐夫一直對大法不相信,說了許多不敬的話,態度較為激烈,特別在7.20後,十分惡劣。這次我一直不理他。等我跟姐姐與幾個小外甥講完真象後,他送我去車站,臨分手時我跟他講了一句話:「世上真的有神,我親眼所見,你自己好自為之。」他呆呆地望著我,再也不做聲了。

修煉三年來,我做得並不好,屬於那種相對來講苦吃得不少、法理明白不多的人。在邪惡迫害中,又曾對自己放鬆、放縱,師父慈悲給我一次次機會,再不精進怎麼面對那久遠的誓約,怎對得住那些等待被救度的眾生?

「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