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的覺醒


【明慧網2001年10月26日】有一天晚上搭乘出租車,司機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十分健談。出租車接連經過幾個娛樂場所,看著這些地方火爆、熱鬧的場面,司機不禁大發感慨。

「你看這人哪,幹活的永遠在幹活,享樂的卻永遠在享樂。」

我說:「那可不一定,有的人你看他在享樂,可他辛苦工作時咱們卻沒看到;就像有的人很有錢,可能身體卻不好,身體好的呢,可能家裏有矛盾。」

「那倒是,怎麼能有十全十美的呢?」

「其實人也不總是一樣,不是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另外,那種花天酒地的生活也不好,人還是應該過那種平平淡淡、安安穩穩的生活,一家人和美幸福比甚麼都強。」

司機看了我一眼:「嗬,你對生活的看法還真不一般。」

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

「法輪大法,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經常坐我的車去黑嘴子探望大法弟子(黑嘴子是吉林省極其邪惡的女子勞教所,關押著近千名大法弟子)他們也經常跟我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你就說我們家那個樓吧,有好幾個老太太也煉功,人家那病真煉好了,天天把樓道打掃得可乾淨了。你說現在除了煉功的,誰管那個呀,就這樣,派出所還總去抓人家。前幾天,派出所的某所長和一個甚麼科長又去抓人,正好被我趕上了,我把他們給罵了。他們還說,也沒抓你,你咋罵人呢?我說,你們要抓我,不光罵你,還打你們呢。你說氣人不氣人。」

我說:「他們就是看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敢胡來。有許多人被他們打傷、打殘廢,還有的人被他們給活活折磨死了。」

「我們樓裏就有一個在黑嘴子(勞教所)上班,我不認識她,認識她父親。我聽你們去黑嘴子的人說,她們拿電棍電女同志的小便,我跟她父親說了。老頭當時就急了,晚上,他孩子一進屋,他就問,聽說你們電人家煉功的小便。他家孩子說,上邊讓幹的。老頭說:‘你們還是不是人哪?!上邊讓的你就幹?哎,你還是不是人哪?!’老頭氣壞了,把飯鍋扣在他孩子臉上了。」

聽到這,我由衷地替那個老人高興,他給自己開創了一個多好的機緣哪,我接著問:「他家孩子沒不承認吧?」

「沒有,老頭把飯鍋都給扣臉上了。前段時間到處讓簽名,反甚麼X教,我告訴我家的人,咱可千萬別簽那玩意。」

「是別簽,咱可別助紂為虐,幹壞事是有報應的。」

「那可不,你說我咋知道的?我們家有個親戚,祖孫三代陰陽先生,從他爺爺傳到他,他算的可準了,咱們市裏那些大幹部,市長都找他算。有人問他怎麼算得那麼準,他說,我根本不是算的,我元神到那兒看到了,可神通了。他爺爺囑咐過:亂法末世十八子下世度人,十八子是啥,那不就是李嗎?李大師是來度人的,你說,江澤民這麼整李大師,能有好下場嗎?」

當我聽他說元神時,還有一點驚異:他也知道元神,可當他尊稱師父為李大師時,我心裏一熱,真心誠意地為他祝福,祝他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時,我也快到了,只好簡單地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他也決不會有好下場的。」

匆匆與司機道別後,我想了許多,感到世人在覺醒,善良的人民也在抵制邪惡,就像《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的中說的,「只剩下邪惡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們學員,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來反對這件事情。」「謊言、假象都將被一個個地揭穿。」

越來越多的世人會醒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