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


【明慧網2001年10月28日】真的,說起來也許還有不少人難以相信,在我加入修煉法輪大法這個偉大隊伍之後,我感受到的奇妙、神聖遠非我用言語所能表達出來的。

從中國大陸移民美國的我加入了美國的勞工階層,十多年來每天為了上班工作、下班照顧小孩、家庭瑣事忙碌著,從不過問政治、宗教信仰和社會上的風風雨雨,這些仿佛都與我無關。然而卻在二千年的夏天,一個值得紀念的特殊時刻,法輪功震撼了我似乎麻木了的靈魂。

一天,我先生到中國城買東西,按照慣例常帶回來一些中文報紙,裏邊夾有一張關於法輪功的小報,我順手拿起來看,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是一位在日本工作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寫的。他是一位專門研究氣功、受過中、西醫高等教育的醫師,他在文章裏詳細地論述了法輪功的功效和他個人修煉法輪大法後的體會,他說對一個新事物,既不能輕易相信,也不能輕易否定,要排除干擾的去認識,去了解,去思考,去驗證,然後再做結論。當時我對這話非常欣賞,心想人家知識那麼淵博,他對新的事物都抱著這樣實事求是的態度,我一個普通人不是更應該有這種態度嗎?!究竟法輪功是甚麼?我也要去了解,去知道。於是我在報紙上查到當地煉功點的電話,馬上打過去詢問。教功的學員告訴我明天有教功,正好我休息。第二天一早,我同先生一道去公園學煉功,煉功點的學員熱情的向我們介紹了法輪功並開始教功,我對氣功一竅不通,從來沒有興趣,可是當我開始學習第一套動作的時候,我就奇妙地感覺到渾身熱流,我的腳站立不動,只是用手做著緩慢的八個動作怎麼就有這麼大的能量?我驚訝不已!學了第一套動作,我滿心歡喜地帶著《轉法輪》回家了。

我開始認真地閱讀《轉法輪》。這本書裏所闡述的宇宙真正法理深深地吸引著我。書中語言通俗易懂,深入淺出,但其深奧的內在含義卻觸及人的靈魂深處,多個層次、多個角度、無所不及、無所遺漏。我常常一邊看一邊不斷地對照思考、反省著自己過去一生中的所做所為,好像書中所指的就是我。常常為自己的骯髒思想、自己的行為感到慚愧和負疚。當我讀了第一講,我想:要是每個人非要有一個信仰,我就選法輪大法。後來讀下去我的想法變了,心想:這麼好的法理哪裏去找啊?!我非要修煉法輪大法不可。但由於業力大,讀書進度很慢,428頁的《轉法輪》我花了五個多月的時間,還是分別拿了四個星期的假期才讀完。當我讀到第九講的最後一頁時,我看到眼前有個像小風扇的金黃色東西在快速轉動著,那是甚麼呀?一抬頭剛想把它看清楚就不見了,是法輪嗎?還是錯覺?可是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錯覺。

我和先生都上夜班,大兒子十三歲,小兒子才剛滿三歲,家裏沒有其他人幫忙照看小孩和料理家務,夠忙的。當我學了五套功法之後,我想自己在家煉功就好了,不用一早跑到公園去,可是在家裏卻常常為了日常生活的雜事而忘了煉功,雖然自己的心性沒有真正提高上來,儘管煉功點的時間改晚了一個半鐘頭,我依然沒去煉功。到了二千年的十一月,一天我從報紙上看到了在我家附近的一個圖書館有法輪功講座,那天剛好我又休息,我便去參加。在那裏我看了師父在世界各地傳法教功的錄像,深受震動,猛然想到自己不是一個上士。第二天早上,我又到了公園參加煉功,當我在煉第五套功法時,突然間兩眼不停的顫動著,感覺在前額的地方自己像在高速公路上一樣飛快地往前奔,接著看到了很多閃電,最後看到了五光十色的圈圈,我無法形容我那時的心態,只覺得激動不已,眼淚不自主的往下淌,經歷了人生中從來沒有過的感受。從那時開始,我堅持每個星期天都到公園參加煉功,而且把大兒子也帶去。大兒子從三歲開始就莫明其妙地脫頭髮,東脫一塊,西脫一塊,有時比乒乓球還大一點的頭皮沒有頭髮。為此看過不少西醫和中醫,吃了很多藥,但不見好轉,仍時脫時長。醫生也找不出根本原因,說不妨礙健康。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好不去管了。可是男孩十三歲開始發育了,他常為這個頭發發愁,每天上學之前總是想辦法把脫髮地方遮蓋好,以免讓人家瞧見。雖說不去管,但每當看到他這樣做,我就深深地感到自己沒有盡到一個母親的責任。然而奇蹟出現了,大兒子學了幾個星期的法輪功之後,我驚奇地發現他的脫髮全部長出來了,而且長的相當快。因為兒子不懂中文,我買了一本英文版的《轉法輪》讓他讀,開始他沒興趣,漸漸的他也一點一點地讀起來,常常讀的很入神。我發覺兒子在學了法輪大法之後他的學習成績、待人處事、道德等方面都有明顯的提高。我由衷地感謝李洪志老師給人間帶來這珍貴無比的宇宙大法。目前青少年一代道德素質極差,抽煙酗酒、賭博甚麼惡劣行為都有,我建議家長們把《轉法輪》作為對子女教育的必修課程。

另外,我也想談談我參加法會的一點心得體會。

今年元旦剛過,就有學員告訴我2月17、18日在洛杉磯有盛大法會,我一聽17、18號是我的休息日,我從沒參加過法會,這一個好機會我一定去參加,心裏很高興。誰知這一高興麻煩就來了,最先是大兒子感冒發燒,接著傳給了小兒子;小兒子又吵又鬧,上吐下瀉,折騰了兩個禮拜;剛停下來喘口氣,先生的車子又壞掉了,車子修好了,他的腳又突然痛起來,不能走路;裏裏外外把我忙得夠嗆,連家裏的吸塵器、微波爐也都來欺負我了,吸塵器不動了,微波爐呢,你按啟動它不動,你一打開門來它拼命轉,真是不可想像。怎麼這麼多麻煩,我心裏在想法會去不成了。離開法會只有幾天,我在中國城書店碰到一位日本來的中國女孩子,她說她也煉法輪功,來書店買大法書籍,她也去參加洛杉磯法會。我一聽人家隔個太平洋都來參加法會,我離這麼近能不去嗎?師父不是教導我們在越複雜的環境中越能提高自己的心性嗎?要修煉就會有磨難啊!要是我先生那天腳好了,我就去法會,其它事先別管。我心裏這樣想著,結果奇蹟又出現了,在法會的前一天,我先生的腳好了,能走路了,能帶小孩了。我提前把家務事做好,同學員們一道參加了法會。法會上各地學員的發言深深地感動了我,他們提高心性的經驗都很值得我學習。有位學員說沒有執著無生死,沒有生死無執著,我想人世間就是太多的執著,放不下這個心,忘不了那個情,才會有生與死。如果能夠斷掉一切執著,無憂無慮,就會生活在人間的世外桃源。記得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我既無書讀,又沒事做,非常苦惱,一個同學拉我去算命,我把生辰八字給了那位瞎子算命先生,他說我會跑得很遠,而且越遠越好。我當時心想瞎子真是說瞎話,那時的中國連香港的親友都不能通信,無法見面,我往哪兒跑啊!沒想到十年浩劫過後,我果真來到了美國,一個自由的國度,在這裏我得到了人世間最好、最珍貴的東西──法輪大法!

從法會回來後,家裏停過幾分鐘電,過後我又驚奇地發現吸塵器轉動了,微波爐也正常工作了,麻煩事迎刃而解。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覺得一方面是以法為師,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另一方面是積極弘揚大法。在煉功點上,我看到大法學員無私無我日夜奔忙,為弘揚大法全力以赴,常常感到自己的不足。覺得自己時間有限,上班、家庭、小孩都忙不過來了。後來每次煉功都聽到師父的聲音「隨機而行」,對呀,我也應該隨機而行地去弘揚大法。於是我把法輪功中、英文報紙帶去上班,發給旅店、餐館的同事們,並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我工作的旅館靠近世界展銷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人來人往,尤其是近年來中國大陸的旅遊、訪問、考察團特別多,我想這也是一個弘揚大法、講清真相的好機會,所以一有機會我就向客人介紹法輪大法,介紹大法的書籍《轉法輪》。開始一些大陸來的中國人一聽法輪功都談虎色變,嚇得不敢出聲,有的還罵起大法來。我想我應當用更好的方法,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法。於是我開始對中國來的客人講我在美國的所見所聞,例如我告訴他們有幾十位知名人士向國際諾貝爾基金委員會提名李洪志先生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得獎者,也告訴他們《轉法輪》一書已經翻譯成十幾種國家的語言和世界各國人民對大法的熱愛、認真學法煉功的真實情況,我發覺效果就不一樣了,他們就聽進去了,態度也變了,有的還說法輪功創始人真有本事,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是好的;有的還跟我說現在中國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政府壓都壓不住了。我也講了煉法輪功的親身體會,建議他們回去都煉法輪功。另外,我的親戚朋友以及與我有接觸的周圍的一些人,我都積極的向他們介紹大法。在洪法過程中,我覺得需要有一個過程讓人思考、了解、接受。有些人一聽覺得大法很好,有些人覺得不錯但沒時間學,有些人無動於衷,而有些人聽都不願聽。做為大法弟子,應心懷慈悲,不落下任何一個有緣人。如果一億大法弟子都能使自己周圍的人正確對待大法,擺正自己的位置,那麼幾十億人得法就指日可待了。

當今社會風氣極其惡劣,人們唯利是圖,甚麼不可想像的罪惡行為都出現了。尤其在中國大陸,邪惡的當權者用最見不得人的流氓手段殘酷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惡更是前所未有的駭人聽聞。為了拯救人類社會,回升人類的道德與良知,弘揚大法,助師世間行,每個大法弟子責無旁貸!

由於自己對法的理解還不深入,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