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法進程的一些思考


【明慧網2001年10月23日】經歷了幾個月緊張的大法工作,以及在這段時間對我自己和周圍其他人修煉狀態的觀察,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當前正法進程中的一些認識,談一談正法進程對一名大法弟子的要求是甚麼。

根據我的理解,參加正法的過程是全體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跟上的修煉過程,他不僅僅是一些我們必須完成的行動或活動。就是說,在這段時間對我們的要求是對法和正法修煉的理解,而不簡簡單單是對我們行動的要求。深入理解法和正念自然會帶來正行,但是這種要求的本身是前者而不是後者。

正法弟子是大法粒子,因此作為修煉者整體,我們走向圓滿的道路與正法進程是一致的,(至少在大法弟子這一範圍內是如此。當然正法的全部可能遠遠超越與地球上大法弟子有關的事物)。就是說,加強我們的正念,清除我們不好的思想,以及堅固我們的慈悲心是我們參與正法必須具備的基礎,因此做為粒子,我們越正、越純、越善,就會使正法進程越正、越純、越善。因而,正法不僅僅是弟子做了某一件事情,而是他/她在自己心中修煉出的真、善、忍金剛不破的基礎,這種金剛不破的基礎會真正鏟除邪惡,使佛光普照全球。

然而,一些人可能會問,「是不是這意味著行動不如理解法重要,或者我們只要保持對法的深刻認識就不必要參加很多活動來證實法?」我理解,根本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一個人,思想同化了大法,並真正跟上了正法進程,就自然會走出來,做一切必須做的事,包括向他/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講清真相,參加大法活動,主動發現大法需要我們做的事並身體力行等等,始終以一個大法弟子的善心、智慧和堅定投入助師世間行的神聖使命中。如果一個人不能這樣做,那就明確表明他/她修煉的基礎有漏,絕不能予以忽視,它是修煉者走錯路的明確標誌。正如師父在2001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到「任何為其辯護、沒走出來過的都是錯的」。因此,正法弟子必須積極主動地努力清除這些障礙,以便他們能在正法和慈悲救度眾生進程中走正自己的路。

儘管如此,我發現一些修煉者,包括我自己,在讀了師父最近的經文後走入一種極端的想法,認為行動本身就表明了對正法進程的理解,並真正構成了正法弟子。結果,在許多情況下,一些學員抱著「為大法做事」的想法,到處奔波。我理解,這僅僅是看到了表面卻忽略了基本的問題。正法活動之所以能夠高效進行,是行動背後的修煉者的正念和他/她對大法不斷的深入理解,並使正法活動成為正法弟子的活動,而不是常人在為大法工作。

在審視我過去幾個月的思想後,我發現作為正法弟子,我的思想更加堅定和清醒了。然而在許多情況下,我會升起名利心和爭鬥心。我認為原因是我仍然經常從自私的角度看待正法進程,認為「我能在正法進程中幫助做甚麼以便我能在這個重要階段做好」。當我的出發點是發自這個執著心時(即以自我為中心),我開始關注我能「做」甚麼,而忘記將注意力放在修煉上,以及忘記正法本身對我的要求。簡言之,我因為看自己而看不見大法。

反之,在其他情況下,當我法學得好,清醒地修煉時,我發現我的視角完全變了。我從關注「我如何在這個階段做好」轉變為「在當前對弟子理解法的要求是甚麼」,這使我更清楚地看到學法的真正可貴和至關重要。

在這種狀態下,我的心變得平靜,我更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剩存的執著心並開始去除它,我看問題能從大法的角度和對眾生的慈悲出發了。

在這種狀態下,我努力加深對這部珍貴大法的理解,以便最好地完成史前的誓約,真正地助師世間行。

在這種狀態下,我尋找機會和同修分享體會和理解,平靜地挖掘自己的不足,以坦誠和尊重的態度與其他人交流修煉經驗。

在這種狀態下,我的思想中絕不會給不正的思想留有空間,師父的法在我心中,並讓所有不正的消逝。

讓我們在這段珍貴的時間裏勇猛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