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消病業和修煉中的一些認識


【明慧網2001年10月23日】在如何對待病業和修煉的一些的問題上,我想談談自己逐漸認識的一些體會,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今年上半年以來,我曾經有過幾次類似消病業的狀態。我一直認為消業的時候,只要我不把它當成是病,知道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是不會有事的,就行了。直到今年六月份的一次消病業狀態,一直持續了很長的時間(大約有一、二十天),那些天,我躺在床上,除了學法煉功,其他幾乎甚麼都做不了,我心裏開始有些疑惑起來(當然不是對法的疑惑),因為師父早在《道法》中講過:「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

那一段時間,我自己覺得自己還是比較精進的,那麼為甚麼會持續這麼長時間消病業呢,我知道其中一定有自己要悟的法理,可是就是悟不到是甚麼。

直到有一天,同修對我說了一件事:她說一位同修老婆婆當時腿上消業,像長了癩皮癬,看上去很嚇人,她就對著腿說:「這不是我師父給我安排的消業,你快點死,快點死!」很快,癩皮癬就消失了。說也奇怪,同修剛剛把這個故事講給我聽完,我馬上就不難受了,這令我很有些吃驚──難道我們自己的業不得自己去消嗎?不過我當時還是悟到了一點,我一直以來都存在一個對病業法理上的認識不足:師父說消業,我就認為自己的業總得自己去消,消病業就是不把它當成是病,潛意識中把消業當成了「消極承受自己的業力」,現在我明白我們應主動消滅業力,而不是消極承受。

過了一段時間,我又開始難受了,有的同修說:「其實我們早已不在五行中了,身體應該沒甚麼病業了。這個時候出現消病業的狀態,那就是邪魔的干擾,一定要發正念鏟除。」我覺得有一定的道理,我想現在是正法時期,與和平修煉時期是不一樣的,特別是看了明慧網上學員的關於正法時期對待病業的認識後,每次出現身體不舒服時我就不停地發正念,同時想:我的修煉道路是師父安排的,不允許邪魔用任何藉口幹擾,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不停地發正念,很奇怪的是,好像發正念並沒多大作用,我還是很不舒服,還是得躺在床上,疼得厲害時,連書都看不了。

我反覆思考,還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記得師父曾經解答過一個問題,大意就是說,有多次出世間法的修煉狀態。我想會不會是因為自己也出現同樣的修煉狀態?因為我理解每次從世間法到出世間法的修煉,身體在世間法修煉時出現消病業的情況是正常的。因為我以前(7.20以前)的狀態就是隔一段時間消一次病業。可是我還是不能解釋為甚麼會持續很長時間,為甚麼會較頻繁出現,為甚麼發正念不起作用。

我搬了一次家,這是個很隱蔽的地方,各方面都較滿意,沒想到的是,這兒的蚊子厲害得不得了,它們對滅蚊器嗤之以鼻,它們對我們進行全方位的攻擊:鼻子、眼睛、嘴巴、耳朵、臉、四肢,我每天都被它們咬得到處是包,同時我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幾篇關於「蚊子」的文章,我和同修一起每天發正念鏟除這背後的邪惡,可是就像師父說的,修煉的路上是沒有榜樣,沒有參照的(大意),我們幾乎每天都發正念鏟除蚊子背後的邪惡,可是這些可惡的「黑飛機」還是照咬不誤。煉功的時候,它們咬得鑽心的癢,我一想到這是邪惡的干擾就想去打死它,甚至是發正念的時候,它們都敢干擾。這樣持續了近一個月,直到有一天,我打坐的時候,突然悟到:這些蚊子干擾的目的是甚麼呢?打坐干擾,是讓我不能入靜,讓我動心,只要我一動心,我煉的功就會受影響;發正念干擾,更是直接干擾我除惡,只要我一動心,我鏟除邪惡的作用就會消減。明白了它們干擾的真正目的,我一下就清醒了,於是我打坐的時候,不管它們怎麼咬,我就想你想讓我動心,我就是不動心。當天晚上發正念,想任誰也別想干擾得了我,我穩住心,一心不亂地念除惡口訣,我聽到蚊子在我臉上轉來轉去,不停地嗡嗡叫,可是就是沒咬我。

第三天,我又出現非常難受的狀態,我躺在床上,猛然間醒悟:不管是自身的業力還是外來干擾,它們的共同目的不就是讓我受到干擾、不能做本該做的事嗎?於是我一咬牙站起來,很快,疼痛消失了。

至此,我覺得我這才真正明白!

我在給一位和我發生矛盾的同修的信中寫到:直到昨天,我一下想明白了,我一下就明白了為甚麼我老是不太明白你為甚麼老是莫名其妙就會生我的氣,其實是因為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我們都有要去的執著,如果我們都一團和氣,我們永遠提高不了,所以我的言行有意無意的將刺激到你,而你的強烈的不滿情緒一定將刺激到我,而這就是師父給我們暴露我們的執著的機會,讓我們發現它,去掉它,而整個事情本身的對錯倒是次要的,所以我覺得千萬不要陷在事情當中去爭辯誰對誰錯,因為這件事只不過是一個表象,它存在的意義就是我們在其中要暴露的執著和需要提高的因素。

當我們跳出一件事情本身,而去看它存在的真正原因,我們才能看清它發生的意義,才能真正的在法中勇猛精進。

因為我們都還在人中修煉、正法,不可避免的會有常人心暴露出來,但是,在這個既嚴肅又偉大的時期,沒有太多的時間讓我們慢慢去去掉自己的執著,只有在法中不斷精進,嚴格要求自己,邪惡將找不到任何加以迫害的藉口,大法粒子將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讓我們緊隨師父的法船,發大勇猛,助師正法!精進不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