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九個月的體會(譯文)


【明慧網2001年10月11日】我叫列娜,9個月前開始學大法,開始於一個熟人給了媽媽一些洪法材料和一本《法輪功》。在此之前,受媽媽的影響,我讀過一些神秘學方面的書籍。在讀《法輪功》這本書之前,我只知道需要修煉,但並沒有深刻理解修煉這件事的重要;這本書解釋了一切問題:為甚麼要修煉,而不能留下來當常人?需要怎麼修煉?到底甚麼是修煉?

不久我和媽媽第一次來到了煉功點。在那兒我得到了《轉法輪》。當我第一遍讀完這本書時,對書裏談到的一些事不相信,也不同意;又讀了幾遍以後,這些事我都弄明白了。接下來就開始了「不二法門」的考驗,各種各樣的書一本接一本地送到我手裏,從一般的精神分析學到神秘學的,以及關於如何解夢的等等。過了一段時間,我明白了:這些都是最低層次上的祛病的東西,而擺在我面前的是一條通天大道,我怎麼還能學這些東西?於是我拒絕了它們。

當我聽說了要召開這次法會的消息後,立刻決定來參加,我很想通過法會得到更加精進的動力。但開始沒想寫心得體會,我的天目還看不見東西,身體變化也不明顯,甚至脾氣也沒怎麼改變。總之在我身上似乎還沒有出現我讀過的體會文章中提到的其他同修的那些變化。後來我問自己:「難道9個月的時間,修大法真的沒有使我的生命發生改變?」事實上,我一直在變化著,只不過這種漸漸地轉變在眼前體現得不那麼明顯,使你很少注意到。比如,我和父母現在都不用吃藥了但比以往都健康。我在學院裏工作,我的身體以前定期地疼痛發作,我想我不應該讓別人為難,如果不吃藥,我的工作狀態會很差。後來我明白了,如果這一關我過不去,那我的情況不會有任何變化,何況清理身體時,業力就是應該讓它從身體裏出去的。我停止了吃藥,可開始還是想:可能會出現我承受不了的可怕的疼痛。現在我認為,當時使我不敢停止吃藥的不是疼痛本身,而是對疼痛的懼怕。

這段時間裏,我去掉了很多執著,去掉了一些過去缺少了它們就沒法生活的嗜好,我感到很輕鬆。以前我酷愛馬,從事過馬術運動,並且腦子裏一直都在想著這個;馬幾乎佔去了我的所有業餘時間,甚至後來當我已不再從事馬術運動了,還繼續訂閱馬術雜誌,上關於馬術的互聯網。現在,這些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我還同樣輕鬆地去掉了對文學的執著,以前我特別喜歡科幻小說和神話小說,但修煉後,這些使我感到索然無味,我明白創造這世界根本不是為了像那些書裏寫的那樣。對我來說,最難的是去掉那些很難意識到的習慣,比如這樣的觀念:「今天已經很晚了,我累了,好像可以少學點法,可以不必煉完全套功法,只煉一部份就行了」,這種念頭以前每次都出現。當我開始思索這些念頭從何而來時,便看到了這個執著。

幾個月前一次學法時,第一次出現了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是這樣!從那時起,先後出現過幾次這種感覺。這雖然是在很低層次上悟到法理,可還是使我很驚喜:以前從沒有過這種感覺呀!悟到法理時不是自己主觀上能預料到的,也不需要「精讀」和「深思熟慮」。

下面想談一下護法和洪法的事。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們擔負著向人們講清真相從而救度那些被邪惡勢力製造的謠言所矇蔽而反對大法的人們的使命。為此,我們做了一些大法報章散發,我拿了幾份到單位,我做這件事時心裏是有阻力的,因為我害怕看到我們的報紙被人撕掉,害怕聽到別人說對大法不好的話。我以前參加過競選宣傳,總是努力做到不被人所注意,以免發生矛盾。於是,確認周圍沒人後,我悄悄地把兩份報紙放在辦公室外走廊的桌子上,過了一會兒,出來看看,報紙沒有了,又把剩下的擺放開。下班時發現都被人拿走了。這件事過後,我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覺得自己的心態不對,是帶著常人的情做大法的事。要知道我沒做甚麼壞事,而是在盡一個參與正法的大法弟子的義務,做這樣偉大的事必須是純淨的心態。前不久我們得到了新經文,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在世上除了邪惡之徒之外有許多世人是無辜的,是在這種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的宣傳中被矇蔽的。按著宇宙的法理衡量,一個人頭腦中裝進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就會在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結束時被淘汰掉……。作為正法修煉者,不能夠看到這些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謊言帶入罪惡中銷毀掉,……」,下面還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作為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必須做的……。」。師父的這些話在增強著我們的力量。

前面還會有困難,但我們不會放鬆。

祝願所有的同修都能戰勝人心,達到圓滿!

(第二期俄羅斯法會發言稿 2001年9月30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