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家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6月2日】

我叫XXX,今年11歲,現在是俄羅斯的大法小弟子。

7歲時,我幸運地和大法結緣,走進法輪大法這片淨土中。我當時最願意去的地方就是煉功點,那裏是人間天堂,所見所聽所感受的,美妙、祥和。

但是自從去年7.22以來 ,情況突然變了,我身邊最好的人都被管制起來,有的被警察叔叔抓走了,被打、被罵,電視、報紙和電台都說他們是壞人。那時,我很苦惱,因為,修煉法輪功的人是我親眼所見的最善良的人,他們修的就是做好人的一顆心;越是堅定的人,越是遠離一切不好的事情。他們在一起總是談論自己的不足,怎樣提高自己做更好的人。但是國家領導人,警察叔叔從來就是孩子心目中最信賴的人,他們為甚麼突然間把這麼多的好人當成敵人來懲治?我被弄糊塗了,用我所認知的一切道理都看不懂這件事情。

後來,電視報紙看的多了,我更糊塗了。我相信真修法輪功的人不會自殺殺人,因為那是修煉人的標準所不允許的,修煉人不會做出那樣不好的事情。不過呢,我也不敢相信電視台會撒謊,電台、報紙也會編故事,說瞎話騙人。煉功環境失去了,脫離了那些可愛的人們,我更加茫然,不知往哪裏去。我雖然珍藏著《轉法輪》這本寶書。可是在那種環境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到後來我甚至忘了自己是個煉功人、是老師的一個小弟子這回事了。不煉功之後,我的各種毛病、脾氣、爭強好勝……,各種執著心都上來了,學習成績也不好了。姥姥、老爺都管不了我了。說我成了一個無法教育的孩子。

今年,我到俄羅斯看望媽媽,我看上去,又瘦又黃,媽媽有些認不出我了。我說我不煉功了,講電視台和報紙說的那些事情,問媽媽法輪功真是騙人的嗎?媽媽大吃一驚,深為國內的不實報導痛心。她慨嘆道:"善緣將因此被耽擱前程,走上不歸途。真是罪孽深重啊"。

隨後接連幾天,媽媽帶我上網,讓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去想,去辨別,去決定自己是否繼續修煉下去。我讀啊,看啊,看到那些發生在同修身上的真實故事,看到整個事件的發生過程,我才明瞭一切。原來中國報紙、電台講的都是假話,這時我想起了太老爺的一件真實的事情。太老爺因為修煉了法輪功,一直活到98歲,身體還很健康,但自從聽信了電台和報紙的假宣傳,他把大法書給撕了,結果不到半個月就去世了。想到這裏我更加堅定了修大法的決心。

自從我又回到修煉這條路之後,對我的考驗一個接著一個:當我下決心繼續堅修大法的時候,姥姥、老爺向媽媽提出堅決反對我修法輪功,怕以後回國受影響。媽媽說這件事情你們要聽孩子自己的意見,後來老爺直接和我談,問我:"姥姥老爺對你怎麼樣?"我說:"很好"。老爺說:"那麼你聽老爺的話不去煉法輪功好嗎?"我說:"不行!"我知道這是老師在考驗我,看我能不能被親情所動搖。

老爺要回國了,大家安排姥姥老爺去郊外旅遊。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又好玩,可是這天恰好是我們要參加集體煉功時間。老爺問我:"你是跟我們去玩呢,還是跟你媽媽去煉功?"我毫不猶豫地說:"我去煉功"。

最近的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正是我馬上要應付插班考試的最後衝刺階段,為了能參加大法日的慶祝活動,我頭天晚上加班三個多小時練琴,一直到晚上12點,我想姥姥不會反對了。第二天我和媽媽早早起床,正在出發的時候,遭到了全家人的強烈反對,我告訴媽媽,這又是在考驗我們哪。頂著壓力,我們還是去參加了慶祝弘法活動。那天天氣雖然很冷,還飄著雪花,但我們的心情格外高興。

5月19日是我的插班考試,考試那天天氣好極了,一直緊張的心情突然放鬆了,考試老師任我選場地,有演奏大、小廳和辦公室三個地方,後來他們把我領到演奏大廳。三角琴很好,觸鍵的感覺和琴聲有些不同,彈奏時手飄飄的靈活極了,我知道師父在幫我,20分鐘後下來了,老師擁抱著我,鋼琴考官誇我棒極了,彈得像大人一樣地深沉,有音樂性。還認為我可以直接上音樂中專。事後還得知我是五年級學生這次考試中唯一的一個五分加,並被學校選送到市少年兒童演奏團擔當鋼琴手赴法國演出。

全家人都無法理解大法的超常給我帶來的這個奇蹟,我也很高興,但馬上提醒自己,不要生歡喜心,那是另一種執著。成績不是讓我陷入名利心的,而是師父幫我安排好在常人生活中的位置,以方便修煉。我決不能大意,讓魔鑽空子。我平靜地接受了大家的祝賀,心裏想的是,緊跟師父不再掉隊。當時的媽媽也有些激動,我趕快提醒她,我們都知道在法上提高才算上真正的成績。

我又走進這片淨土中去感受宇宙大法,心中的快樂無法形容。大法又使我變成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姥姥也不再反對我學大法。我很幸運,能及時走回來。再迷失下去,還能回家嗎?想到這裏,我真為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們傷心,我真害怕他們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俄羅斯大法小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