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服法輪大法


【明慧網2000年5月1日】我94年在中科院畢業,導師分別為55年及80年的學部委員,先後當過院部專業委員會主任。一位是胰島素及酵母丙氨酸轉移核糖核酸人工合成協作組副組長,一位是科學院主席團成員。他們均為國內少數世界知名科學家。經過21年不停留的學習和被培養,我畢業時已合格成為〝青年科學家〝。

我96年來美,經過幾個州,從師過美國科學院院士,得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助。未畢業前我已養成〝科學〝的認知和思維,極為相信科學,有時甚至認為科學家或專業雜誌的論點就是科學。我那時極為自信,清高和要面子,外出開會被人問起師門時總免不了些許高人一等的感覺;當聽人對自己奉承〝名師高徒〝時嘴上雖〝哪裏哪裏〝心裏卻很是受用;成名觀念很強,總想40歲前作教授,博導,60歲前爭取作院士。。非常重現實和〝理性〝,根本不相信其他東西。因為自信,我長期鑽在一牛角尖裏出不來,就是對哲學課本上的〝時間無起點和終點〝,〝宇宙無邊無際,可能由爆炸產生〝及〝時空不可分〝的強烈質疑。我頑強地否定課本上的觀點,又得不出〝科學〝的答案,於是明確認識到人類智慧是有極限的,宇宙必然存在人類不可能認識的現實--或許是更高級智慧生命能認識的。

來美初期生活上我得到不少熱心善良人的幫助且常隨他們去教會。一段時間下來,感覺他們提倡的〝活出基督來〝非常好,於是受了洗禮,開始認真地做起基督徒來。日常的讀經和教會生活給自己帶來一些精神安慰和寄託,但始終不知如何才能〝活出基督來〝。對周圍弟兄姊妹的行為不解,多數禮拜和聚會時的禱告總是身不由己,因為心裏明白地告訴自己:我不贊同禱告時比嗓門大,不贊同凡事求主和自己在一起:生病了求主保守自己,有了磨難求主保守自己,生孩子求主保守自己,……

97年妻來美帶來一本<<轉法輪>>,說出國前學了法輪功,感覺很好,希望我也學。我不以為然。不久妻上語言課要我送,到後她上課,我在外屋等,妻要我讀讀<<轉法輪>>。我翻起來後就顯得漫不經心,近1小時不知讀了甚麼。5月份妻打聽到本地煉功點要去煉功,我陪著去。他們6、7人在屋裏煉功,我在一旁讀<<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1小時我都是漫不經心,不知讀的甚麼--讀不進去。他們煉完功後開始討論。妻有意要我也煉法輪功,請他人講各自的心得。我和他們爭起來,大談做基督徒的要義--雖然自己也懷疑〝活出基督來〝的可能性。沒人和我爭辯,我以為他們被說服了。

幾天後的星期天妻要去煉功點看〝97紐約講法〝錄像,我在旁陪看。我開始坐在椅子上,後來移到地上最後睡在地上且睡得很沉,醒來錄像也剛好結束。講的甚麼既沒看到也沒聽到。一週後妻又去看〝濟南講法〝錄像,連續9天晚上我陪著看。這回頭腦清晰精力充沛全部看進去聽進去了。不久後我驚奇地發現自己身體狀況的變化。

我曾患有嚴重的關節炎,一雙腿便是一副濕度計,濕度變大我先知。不管是晴變陰還是陰轉雨,之前我腿一定痛,多年無一例外。可有一天早晨醒來發現外面正下大雨,而我事先一點不覺!渾然不覺中我的關節炎消聲了!我驚喜地告訴妻。馬上想起剛看的〝濟南講法〝,錄像中說的是真的!聯想到以前看書看〝97紐約講法〝的狀態,我信服了。法輪大法真靈!就在那一天我決定修煉法輪大法--那已是5月底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犯過腿痛。

還有一件事幫助我走進法輪大法。我以前腎陰陽兩虛,西醫不會治,中醫頭疼:不好弄。我一勞累便腰痛:站一會兒不行,坐一會兒不行,躺一會兒也不行,得輪著來;且站時腰直不起,坐和躺時要使勁用手頂著腰。出國前我吃了許多中醫補藥,未有好轉。自得法後我腰從未再像從前那樣痛過,儘管我有時因為忙而非常勞累。這一病症也是在不知不覺中消聲殆盡。

8月份為完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助的項目我和妻到了北加州。整一個月我們住旅館,我忙於實驗,既未學法也未煉功。有一晚我難於入眠,腦子裏盡是不好的東西,排不掉。於是我心中不停地念到:我是大法弟子。突然間〝翁〝的一下,一股熱流自腦門衝至腳底,讓我感覺特別舒服。我立刻心裏一陣感激,明白師父為我灌了頂。我很快就在這股舒服與感激之中酣然入睡。為此,我又一次從感性上體會到〝法輪大法〝的超常。

得法前我非常崇尚個人奮鬥,自視出身科研名門理應做得比別人強才不負師門;為成名我玩命工作,為實驗結果而樂而憂,似乎完全被科研支配著;對成為〝著名科學家〝的渴望是我所有的原動力;同時瞧不起也經常冒犯同行。經過幾年的修煉我明顯感到身上那些為名利而生的虛榮心,顯示心,妒嫉心等在變弱和減少。我現在比得法前心境平和多了,心胸寬廣多了,名利淡泊多了,身體也強健多了,可謂身心皆受益。我這些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體驗實實在在,無法否認,也是我不能不為之信服的原因。

下面說說個人對現有自然科學及以前對時間和宇宙疑問的看法和理解。我認為現有的自然科學大致分為技術上和理論上可證兩類。第一類完全依賴於技術,其數量少是現而易見的;第二類則完全基於現有的理論方法如演繹,歸納,類比,反證等,其數量也極為有限--因為理論方法的侷限。對於技術上不可能達到,理論上又超出現有方法論的領域,則現有自然科學難有作為。而這類領域因為人類的無知,也就不知其數了。其實人類科學的發展受人類智慧限制,而人類智慧又由人類所在層次決定,所以,人類科學歸根到底由人類的層次決定。正如時間的始終,宇宙的範圍和始終等問題非人類所能解釋清楚。通過修煉法輪功我知道了時間是神!(師父經文〝和時間的對話〝及〝98紐約講法〝有闡述。)試想,以人類所在層次,怎麼可能知道神的始終呢?!因為不能知道才不知道。所以人類說時間無始終。對於宇宙也是一樣,人類不可能知道他的範圍,起因及終了。因為宇宙空間是神佛創造的。至於時空的關係,則要到極高極高層次才看得見分得清。

最後以師父「論語」中第一段結束本文。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