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 來得真經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尊敬的師父您好!功友們好!

我是來自浙江寧波像山縣,名字叫白亞紅,今年27歲,我95年11月15日來到塞班島聯泰公司做車工工作。

我是97年5、6月份左右有緣得法的。當時我的心情就像和散失多年的親人再重逢,我很感動,我恨自己得法太晚。

當我看完一遍《轉法輪》後,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以前有病的地方,一下就沒有病了,身體感覺一身輕,當我看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的時候,我的眼睛看到書中金光閃閃,一點一點的光,我看到天空中從近到遠像雪花一樣,滿天是白色金光,有大有小,而且像花一樣轉來轉去,那時我學法不深,也不知道是甚麼?我沒有執著,也不覺得新奇,我覺得很好,學法加深後,才知道是師父幫我開天目。從那以後我暗下決心,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我利用所有的業餘時間來學法和煉功,我對自己嚴格要求,在艱苦的環境下磨煉自己的心性,在矛盾來時,我想起師父的話:「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P132)

我沒得法前性格很暴躁,開句玩笑:就像東北虎一樣,誰看見我都怕。是大法的威力改變了我,通過不斷的學法,我不斷提高著自己的心性,不斷地昇華著自己,別人見到我後,覺得換了一個人似的不敢相信。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我確確實實在大法修煉中改變了,我很感激師父的慈悲,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緣,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下修煉,真的我感到自己很幸運!

剛開始我們塞班也只有三個人修煉,我們組織了學法小組,通過弘法,相繼有新學員加入,在集體學法時,學員提出問題問我,我真是一點都回答不出來,別人也都說我是老學員了,至少白紙黑字的表面意思也應該知道。我很著急,也恨自己太笨了,悟性太差,恐怕是修不上去了,真是愧對師父。有一段時間,法也不想學了,差一點我就放棄了修煉,我內心很痛苦的掙扎著,有一天晚上夢中看見師父來了,很祥和地對著我微笑,師父的手摸了我腦袋一下,我馬上感覺到腦袋像開竅了一樣,師父說:「你現在可以學《轉法輪》了。」從那以後,簡體字、繁體字的大法書籍我都可以看了,雖然我只有小學程度,但現在看書學法時,好像師父的聲音在給我講法,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以後無論我碰到多大的困難,環境如何的艱苦,我修煉大法這顆心是堅定不移的。

我非常感謝師父洪大的慈悲,在這末法時期把佛法再一次留給了人,給了我們上天的梯子,同時也非常感謝其他學員對我的幫助,再次謝謝大家。

白亞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