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後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1999年12月4日】我叫梁翌,居住塞班長達13年之久。很少回國,對國內情況少有了解,更不知師父從92年開始傳法,大法已經在國內盛傳,幾乎人人皆知。

97年4月,有緣接觸《轉法輪》一書。讀完後深有感觸,許多一直困擾心頭之謎,都被一一解開,實有相見恨晚之感。人活在常人社會,隨波逐流,難免造業,有幸得法,可及早回頭。更覺得師尊大慈大悲(我想生在大法弘傳時,只要有緣,就算身處天涯海角,師父都會安排得法的,給與每個生命一次能往回返的機會),心中感激之情實難以言表。

塞班煉功點成立以前,不像今天人多,形成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大家可以相互切磋,共同堅定提高。當時人少,不被人理解,畢竟剛從常人起步,對法理解不深,是真是假心中沒準,心裏也覺得很苦。在我們開始修煉大概是3個月時間。我第一次看見師父法像上冒出的銀光,當是時還有六、七個人一起學法,於是我便叫大家一起來看,所有人都看見了,銀光大約持續了五分鐘。後來有一次學法時,又看見了我們學員身上冒出的綠光和銀光。沒多久,只要我一煉完功,皮膚中便冒出一點點的銀光和金光。可能是為了堅定我們修煉的心,當我們看到了自己吃苦修出來的成果,心中無比興奮、高興(當時的狀態)。也開始體悟到常人與修煉人中的不同樂趣,常人的樂趣就是吃、喝、玩、樂等,從中更能帶出很多不道德的行為,不知不覺中造業、敗壞。我們不追求這些,我們得到的是常人無法可得的,是決定生命將來更美好的東西。

堅定實修以後,我們都從中受益不淺,身體健康了,人格高尚了。也想把這麼好的大法弘傳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早日入道得法,讓更多的人都能夠做個好人,使人類的道德水準可以回升。於是在97年3月,我們塞班煉功點正式成立了。當初弘法時,我們經歷了不少困難,不被人理解或在弘法時遭人驅趕、搞亂。這一切我們都按著修煉人的標準在默默地承受著,心裏只想:就算只有一個人能得法,我們忍受這些也是值得的,有甚麼比讓別人得法和自己的心性提高更有意義呢?

修煉後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明白了宇宙給予這一層空間生命生存的真正意義,以及宇宙對更高級的生命的要求和約束。修煉前,我很喜歡賭錢。可以說是逢賭必好,而且多有斬獲。修煉後我明白了得與失的關係。贏了錢,那不是用自己的德去換嗎?不單損德,還增加了很深的不好癮好和執著。所以我把自己意識到的很多不好的習慣嗜好都改了,不像以前般糊塗活著,浪費了今生有人體可得法修煉的大好機會。

踏入修煉之門後,我的思想及觀念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剛開始時,親友也有對此表示不解,矛盾時有發生,但我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去對待所發生的一切。在工作中、生活中都沒有把矛盾激化,一切很快就平靜了,從中悟到一切事情都非偶然的,全都是為了我提高而設的,只要心性提高了,在那一層次中設的難也就過去了、沒有了。

修煉也許很苦,身體上的難受,心性上的磨煉,都不是輕鬆的事。但修煉又使我明白了生、老、病、死的因果關係,人的業力輪報等問題。一切都是人自己做了不好事情所需要償還而必須承受的苦,作為常人,也許覺得不是一件好事,常人就是在求安逸、享樂、舒服,而且還在無知中造下許多的業力,生命在不斷地在還業中受苦。而作為修煉人,我覺得苦倒是好事,因為我們在吃苦的同時也在轉化我們的業力,還可以提高心性,提高層次。而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都重德,避免不造新的業力,業力消去後將是更美好的,永遠不吃苦的境界。而不是永無止境的受苦(在人這個空間的生命比另外空間高級的生命都苦)。

修煉前我常犯胃病,有時一痛起來會長達一個多月。試過有一次犯胃病,跑遍了所有的中國人開的商店,只買到幾包三九胃泰。因我每次犯病,都只有吃這種藥才見效。沒有辦法,只有打電話從國內買來。藥未到前,我去了好幾個認識的朋友處,挨家挨戶的問他們及同房有沒有人從國內帶來三九胃泰備用,借來先頂一陣子,待國內寄來再還。回想起來真覺可憐,修煉以後我就把以前的胃藥都送給人了,心想反正是自己的業力,自己就得去消,而且藥也不能真正地把業消去的。每當過關時,不管身體多難受,我都把它視為是消業的好事,就算騎摩托車摔得手腳都破損得很厲害,我也沒有抹一點藥水,心裏輕鬆視之,很快也就好了。

今天是我們塞班的第一次交流會,我也很高興。相比國內緊張的形勢,能有一個這樣平靜、平和的交流環境,所以希望大家都能珍惜這一次能修煉的機緣,共同精進,早日圓滿。

梁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