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淨化身體


【明慧網1999年12月3日】我叫周永琴,是來自浙江嘉興市海鹽縣秦山鎮周泉捨村的農民。現在聯泰公司工作。

我是98年5月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記得當時在3月份,和我很要好的兩個人回家了,那段日子,我孤單極了,睡不好、吃不好,也想回家。為甚麼這樣?只覺得人活著沒甚麼意思,這裏的環境,勾心鬥角的太複雜了。「家」是一個溫馨的港灣。但我心中卻一直存有一念(從小就有的)想學功夫(這是我當時膚淺的認識)。3月底,俞義蘭(和我同一組的)告訴我,她在學氣功,問我想不想學,很好的。據她說,她覺得我和她很有緣的,我剛來時,站在她邊上向她學操作技術的,她說我很面熟,所以她一學,就想到我了。這樣她借了一本《轉法輪》給我看,說借兩個星期,這樣我開始看書了。第一個星期頭一天,一回到宿舍,馬上就看書了,心想:這麼一本書,幾個小時就解決了,不需要兩個星期吧。哪知道,第一天看完‘論語’,頭一歪睡著了。幾個星期以來,從來沒有睡得這麼香,這麼沉過。這本書真的不同,不是一般的書。小說再厚我也只要幾個小時就看完了,而且又能把故事內容複述出來。這次看《轉法輪》一書感覺不一樣,好像甚麼也不知道,也看不清甚麼,只好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不行,還是看不明白,一個字一個字的念,才看懂一點。一個星期過去了,書還看不到一半。俞義蘭問我看得怎麼樣?我就告訴她我的情況,她說慢慢看,沒關係。

當時,我沒意識到此書的寶貴,只知道這書不同一般,所以一有其它的小說就看,幾個小時看完了沒事才看《轉法輪》的。所以一個星期下來,書沒有看到一半。第二個星期才真正的每天堅持看一講,因為說好了借兩個星期嘛,我得趕快看。同時,俞義蘭和張培鴻又教我煉功了,沒看書前,我的腿還能雙盤,看書後,奇怪一點都不能盤了,只好單盤,兩個星期過去後,再看第二遍時,身體開始有了反應,這也是我看完書後,決心真正學法當個修煉人的開始。那時是4月底、5月初,剛好是我來塞班一週年。正如師父所說的:「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轉法輪》P2)師父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了,星期二晚上開始拉肚子,拉得肛門火燙的,便血,拉出來的都是膿,血塊的。在師父大連講法的錄音帶中,師父也講過。我晚上不能躺下睡覺,坐著單盤不痛,一躺下就痛,那麼就盤著吧。累了躺下,痛了就爬起來盤腿,一夜沒睡,不過白天並不影響工作。第二天好一點,第三天就過去了。身體發現一身輕,很舒服的。當時雖然學法不深,但我卻甚麼都不想,完全沒有怕,並沒有常人所想的:唉啊,這可怎麼辦才好,壞了甚麼的。當時也沒想到病呀、吃藥呀,甚麼觀念都沒有。可是當時,這個腳勃子卻因盤腿,又青又腫,走路也有點痛。我就說:「煉功這麼苦,我不想煉了。」後來還是堅持了下來,這裏是少不了義蘭一份功勞。

第一次去學法,俞義蘭來叫我,初認識阿彪,當時阿彪留了一點小鬍子。因為在家裏時,氣功假的、騙人的很多。我心想:俞義蘭說「O.B.」那裏有人教功,她們每星期天都去,是他在教嗎?會不會是騙人的,那小鬍子感覺上有點怪怪的,心中存了一份防人之心,怕上當受騙了,因為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人在這個洪流中,不得不防,這都是後天形成的社會觀。後來經過在彩虹宿舍多次學法,我真正體會到了,甚麼是真正的‘真、善、忍’。漸漸的才把我的整個世界觀改變過來,阿彪其實也滿可愛的。在一起學法,才是我真正的快樂,每星期總是希望天天是星期天。學法小組是一塊真正的淨土,這正是我所要的、追求的,我更堅定我要堅修大法,直至圓滿。

還有一次,我被蚊子咬了幾下,手上一個包,腳上一個包,而且都被我抓破了,我就在傷口上擦了消毒水,作為煉功人,這是不應該的,手上沒擦,腳上擦了,這樣腳爛了,沒擦的反而好了,而且沒有疤痕,擦了藥的後來留下了一個疤──永久的紀念。師父在《美國講法》一書中,關於病業的問題講得很清楚。當然《轉法輪》中也提到的,是我心不正,想以身試法,結果弄成這樣,讓我永遠記住這次教訓。

剛開始組建GMI煉功點時,就我、俞義蘭、張培鴻三人。當時在晚上煉功,我們三人在一個組工作,容易知道各自的行蹤,也好湊在一起。一天晚上在涼台上煉靜功,當時我只能雙盤15分鐘左右,在那裏打坐,那天的心很靜,感覺正如師父說的,就像坐在雞蛋殼裏那麼美妙,很舒服的。天卻不怎麼好,黑雲翻滾,而在我們頭頂卻留下一塊圓的天空,沒有烏雲,就這一塊,一直到我們煉完功(1小時左右),下了涼台,俞義蘭和張培鴻回到自己的宿舍(她們住處離涼台比我遠),天就像裂了口子似的,雨就像倒水一樣倒下來。第二天湊在一起談起來,雨傾下來時,她們剛剛跨進家門,你說巧不巧,這能說是偶然的嗎?

修煉一年多來,點點滴滴過的關、過的難,有過的好,有過的不好,很多很多,說也說不完。這裏想多寫一點,真的許許多多的事,可是要用語言文字表達出來卻太難了,只能意會卻不能言表,一肚子的話到了筆上,卻寫也寫不出來。我覺得我的事很平淡,從借書開始,從不認真到真正學法受益,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事發生,就這樣一步步過來了,直至今天。

周永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