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改陋習


【明慧網1999年12月3日】尊敬的李洪志恩師您好!各們同修大家好!

我是來自上海,名字叫龔雙育,今年28歲,96年7月來塞班聯泰廠水洗房工作至今。

98年7月,我有幸在宿舍區曹識琳那借了一本《轉法輪》,我越看越喜歡,我很想成為李老師的真修弟子。那時候,每個星期天晚上,都由阿彪、梁翌、小白他們遠道而來在宿舍裏和我們一起學李老師的《轉法輪》,一屋子的人一起讀,一個晚上讀2講,讀完一講或二講誰有問題可提出來,由大家來討論,我知道自己很多地方不懂,可是當時又想不起要提甚麼問題,我真的沒有問題嗎?不是的那時我對學法不精進,只是想跟他們在一起談,而沒有從內心深處去談、去理解,學法的時候開始很好讀,讀了幾個小節就要困,眼睛很累,想睡覺,自己想:「怎麼搞的,偏偏這個時候這麼多人一起學法的時候,想要睡一刻。」就這樣稀裏糊塗的讀完2講,其他學員都沒有說我甚麼,我悟到自己業力多,魔在干擾我,不讓我學,我修煉了層次提高了,它就搆不著我了,所以它想方設法來干擾我,讓我困,讓我不學,但我的心就是要學,只要我堅定學法,師父就會幫助我,師父說過:「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可能大家聽到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地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轉法輪》P4~P5)。目前我學法看書,眼睛有神,精神一下提起來了,看書有親切感,每句話直往心裏鑽,讀到哪裏都不想停,看師父講法錄像越看越喜歡。

那時候,我和彩虹宿舍的學員一起到海邊煉功,為了弘法現在改在路邊煉功。塞班島是個很熱的地方,蒼蠅、螞蟻、蚊子特多,晚上煉功蚊子多,早上煉功螞蟻多,叮得手上、腳上一塊一塊紅紅的,當時沒有停下來,繼續煉功,煉完功我對她們說:「啊!今天它們給了我很多德包。」心裏很高興,蚊子這關好過,蚊子咬一口就飛走了,只不過癢而矣,最難過的是螞蟻咬,咬一口感覺還不走,繼續咬不走,就拿手去趕了,當時心裏想:「怎麼搞的?忍不住了,它不是給我德嗎?給我提高心性嗎?怎麼沒有忍住?」心裏很後悔,我想:「可能這是師父安排的,在幫助我消業,讓我提高心性,我還得要謝謝它才是,怎麼趕它呢?」現在煉功時,螞蟻飛蟲少了。煉功打坐的時候,兩膝蓋、兩腳脖子都很難受,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心裏想起師父的話:「黑色物質多的人,往往比白色物質多的人要多付出。」「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一疼那業力就開始往下消,業力越往下壓,他腿疼得越厲害,所以他腿疼不是無緣無故的。」「黑色物質消下去之後,不是散掉了,這物質也是不滅的,消下去之後直接轉化成白色物質,這白色物質就是德。」(《轉法輪》P129-P130)慢慢地雙盤從半小時到現在1小時,特別是煉靜功,腦中不時冒出這個事那個事,不斷的翻出來,當時想:「這種心能使我圓滿嗎?自己是否明白自己在煉功嗎?為甚麼會這呢?為甚麼靜不下來呢?」這時我又想起李老師的話:「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你才能夠真正地提高上來,打坐中你才能靜得下來,能靜得下來就是功,定力多深是層次的體現。」(《轉法輪》P307)現在煉功比以前好多了,心裏明白了,不要向外求,而是向內找。

以前一個人三天二包香煙,自己有事沒事都想叨個煙捲,把前面2個牙齒都給抽黃了,由於自己一直抽煙,把喉嚨弄得發炎了,一直咳,喝了幾瓶咳藥水也沒好。自從看了師父的寶書,我決定戒了,以後不抽煙了,師父說過:「你看哪個佛、道坐那兒叼個煙捲?」(《轉法輪》P242)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一直給我淨化,怎麼能還要這些不好的東西呢?

以前也喜歡喝酒,修煉了我決定把這個也戒了。自己一個人不喝酒了,但有同事回國叫我去,當時心裏放不下面子就去了,想喝一點啤酒沒關係,喝了幾瓶臉紅紅,回來心想下次不喝了,師父說過不能喝酒,怎麼放不下呢?一個關沒過去,下一關又來了,有一個老鄉回國請我去吃飯,他要回國不就要喝酒嗎?我想不去,學法也有一段時間了,師父說過:「酒戒掉之後不能再喝。煉功人身上不都是有功嗎?各種形態的功,有些功能在你身體表面顯現,都是純淨的。當你一喝酒,「唿」一下全都離體,在這一瞬間,你身上甚麼都沒有了,誰都怕那種味。」(《轉法輪》P240)當時心裏想: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不去的話?會不會人家說這個人學了法輪功,叫他聚聚也不去了?心裏想著去了不喝酒,只喝飲料,結果又去了。坐在另一張桌上只喝飲料,快結束時那老鄉來敬酒,把我的飲料拿走,要我和他乾一杯,我說我學法輪功了不喝酒了,他把我的飲料換了一杯啤酒,一定要和他乾一杯,我看見人家都在看著我,還給我們拍照,心裏又沒有把這個關過好,自己是煉功人了還放不下這個面子,還要去跟他乾一杯,事後心裏挺後悔,不該去的,去了這樣不就掉在常人中了?師父說過:「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有問題向內找,他們還沒有了解我,自己要給人家講明白,給人家有一個明確的態度。

我修煉了,對異性也沒有那個心了,我叫我那女朋友不要再來往了,我對她說:「我現在學法輪功了,你來走走沒有關係,但不能住在一起了。」她好像明白,好像又不明白,氣呼呼地走了,以後也沒再來過。學法了,要對得起自己的妻子、孩子,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國家的法律,社會的道德。有時候大白天一個人沒有守住也要泄掉,這個心根子上不去怎麼修煉,師父說:「夫妻之間沒有色的問題,但有慾望,你把它看淡了,心裏平衡就行了。」(《轉法輪》P200)我明白慢慢地隨著層次提高會逐漸改變,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能這樣搞壞自己嗎?這個心一定要去,我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在看書時想:學法多了,對法理解加深了,慢慢的這個心也談了,不去想了,我應該堂堂正正的修煉,明明白白的修煉。心裏想起師父說過:「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們不追求;常人有的,我們也不稀罕;而我們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轉法輪》P319)我要今後在修煉中勇猛精進,早得正果,早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龔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