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人為甚麼而活


【明慧網1999年12月3日】我叫夏梅英,上海奉賢人,在美國塞班工作,今年29歲。我在沒有得法之前為了生活,為了各種情面,也經歷了不少的辛酸和百般無奈,所以總感到生活很累,生活沒有滋味,為此我時常自己問自己:人活著到底為甚麼?為甚麼而活?我帶著這樣的問題盲目無味地生活著。

一直到98年4月24日跨出國門後,我稍有點希望,重新開始尋找一下自我的價值,但心中的那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在表面上我的工作和人際關係都還可以,但實際上我內心很孤獨,我的內心不被人理解和溝通,(看到人與人之間為了名、利、情互相傷害,為權者大多自謀私慾,損人利已,甚至壞事做盡,使人感到世界一片漆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帶著含金量...真的叫人心寒。那時我常想假如世界一片漆黑,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做一個亮點,我不想被這個黑暗吞沒,但具體怎麼做,我就不知道了...)為此我孤獨自傲又自卑。

後來我從人家還錯書那一刻起,我喜歡上了《轉法輪》這一本寶書。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晚上,吃過飯,呆在宿舍沒事幹,聽到敲門聲,門口站著一個女孩,說是來還書的,「我們宿舍沒有這樣的書」我們告訴那個女孩,但是那個女孩很堅持硬說是我們的,所以我們收下了這本書。當時我看到《轉法輪》的封面,就很想要看,但又不好意思,就一一問宿舍裏的同事要不要看,她們都不要看,我很高興,「那我來看了!」正合我心意,我巴不得你們不要看,我來看,翻開書看起來,書中師父講的話真好,我心想:「噯,我找到了!人就應該這樣活著。」當時我想我就要按照書上寫的那樣做一個好人,雖然書中許多內容我看不懂,不能領會,但我想只要我多看慢慢會懂的,那時候我不知道甚麼叫煉功?怎麼煉?很想找李洪志師父問很多問題,很想看師父寫的其他書,想跟師父見面,跟師父煉功。真的現在想想,我真感到我的機遇很好,師父把宇宙大法送到我手裏,有時我煉功學法不精進,沉迷在常人的生活裏,我心中真的很慚愧,很後悔,對不起我的恩師,「師父對不起您,請放心,弟子一定堅定實修,直至圓滿!」

那時候我得了《轉法輪》後,心中很踏實,生活有了目的,時刻以法來衡量,那時我剛看書,工作上出現了麻煩不知道該怎樣做好,就想:「我是煉功人不怕,跟一些脾氣不好的人要忍,對他們要更和善。」就這樣我就過去了,雖然我過去了,但當時我真的很厭惡那些很挑剔的人,師父在經文「何為忍」中說:「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這一關過得不這麼好,心中很後悔又決心改過,為人要和善,要從心裏和善。從我得到《轉法輪》以後,我高興得像撿到寶一樣,逢人就說我有一本好書。後來又一次好機遇,有一朋友到我宿舍裏玩,看到了《轉法輪》就告訴我她有一個老鄉也是法輪大法弟子,並帶我找到了一群學法煉功的弟子,使我更深深體會到法的威力,《轉法輪》P4講:「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使我感受很深,懂得了人為甚麼而活的道理,我要修,我要修去那些不好的思想和行為。《轉法輪》P25講:「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得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得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我曾在常人中為了生活,為了情面裝進了很多不好的東西,我就像師父說的那個髒瓶子一樣,但是只要我堅修大法,修去各種執著,把我的心身溶於法中,我會浮上來,我要回家,回到我真正的家!(這是我最大的洪願)

學法一年了我沒有吃過一顆藥,記得上次4月23日我們公司裏有很多人食物中毒,我一點也沒事,當時看到很多人又拉又吐,我就想我是煉功人沒事,雖然是一件小事,但我知道我身邊發生的事,肯定有原因的,是在考驗我,是不是堅信大法,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

還有一件事,在國內時我就有陽性病毒,是不能出國的,但是還是讓我出國,來到了塞班沒有多久我就得法,也就停止了吃藥,把這事也忘了,前不久我們公司檢查身體,檢查結果卻一切正常,使我更加堅信大法,決心要在塞班好好地修煉。

修煉中點點滴滴的事很多,我在不斷地點點滴滴地修和提高。為了返本歸真,為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要堅修到底,也願所有有緣之人,千萬不要錯過這次機緣。

夏梅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