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魔難 堅定實修

【明慧網2000年1月30日】前一段國內一些學員一直在討論是否應走出去護法的問題。我認為這只是問題的表面,最根本的是如何看待當前的魔難,它是針對誰的?為甚麼有這個難?為何這個時候來?它與我們的修煉有何關係?對這些問題真正從法上、從理性上認清了,那麼覺悟了的本性就明白該如何做了。我幾個月來幾次進出拘留所,認真思考了這些問題,似有所悟,現談出來與大家共同探討。

一、魔難是針對大法的,利用它給大法樹立威德。

師父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指出:「說給我製造了麻煩,那就是針對這個法的破壞。所以這和你們過關是完全不同的。這絕不是師父在修煉,或師父在過關,而是真正針對法和宇宙的破壞……」當前的魔難是針對大法來的,是法難。那麼大法為何要承受魔難?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說:「那麼我們在常人社會中,給我們這個大法帶來了魔難,那麼我們也在利用它在圓融著我們的法,給我們法樹立一個威德。」在北美法會上講法中又說:「如果一個法傳出來,要沒有它的魔難,沒有他給後人留下來的威德,我說那是邪法。沒有甚麼值得偉大的,沒有值得慶幸的,沒有威德留給後人,它必然是這樣。」因此魔難本身就是圓融大法的一個不可缺少的因素。不但每個修煉者都要在魔難中修出自己的威德,而且這部流傳千古、匡正宇宙的大法也要在魔難中樹立自己的威德。

二、魔難本身也是大法中的必有之義,經歷魔難就是在證悟大法。

《轉法輪》中提到了我們將來修煉中「會出現許多大難的」、「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它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而現在你就那麼不穩,要是現在給你出現這個磨難,你根本就不悟了,根本就不能修了。方方面面都可能出現磨難的。」不經歷這樣的魔難,就無法對這些法理有真切和深刻的認識。許多學員都有個共同的感受,就是近幾個月對大法的理解和心性的提高要超過以往的幾年。

三、魔難是相生相剋的理在我們這一空間的反映。

師父在《為誰而修》一篇中指出:「人類社會從古到今就存在著一個理,叫相生相剋,所以有好的就有壞的,有正的就有邪的,有善的就有惡的,有人就有鬼,有佛就有魔……」在《佛性與魔性》中說:「再往下,兩種不同性質的物質就越來越發生對立,那麼就形成了相生相剋的理。」「有了相生相剋也就表現出了善與惡、正與邪、好與壞。那麼生命就表現出有佛就有魔、有人就有鬼。在常人社會中就更加突出和複雜了,有好人就有壞人……」過去我們思想上往往有個誤區,只看到由於法大而可以修的最快、最捷徑的一面,卻忽視了法大而相應的難也會大的另一面。特別是在末法時期這樣一個黑浪滾滾的空間中修煉,其環境之複雜、矛盾之尖銳、魔難之殘酷修煉史上從未有過的。因而許多人由於缺乏清醒的認識,魔難來時則疑惑、彷徨、不知所措。師父講:「這個複雜的環境就成了你能夠往高層次上修煉的一個最好的條件了。那麼反過來講,這個大法也只能是在這樣最不好的形式下才能顯出他的威力來。在好的社會環境當中不用這個大法,那麼在好的環境也用不著正法了,世間只要有耶穌、釋迦牟尼如來法就可以了。」(《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

四、魔難是宇宙中正法的天象所造成的。

師父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說:「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們,天下的事沒有偶然的,神在那兒看著呢。……隨便在常人社會中想要出現甚麼就出現甚麼嗎?絕對不可能的。」師父告訴我們宇宙中正法是從三界外開始做的,當進入到三界時,「這些三界內的生命(所謂的神)和高層空間逃避正法跑進來的各種所謂高層生命,他(它)們大多數是不知道正法的真相和抵觸正法本身的……」,加上代表邪惡勢力的魔不甘心滅亡,必然會垂死掙扎。反映到人類社會,在修煉道路上必然會魔難重重,舉步維艱。

五、魔難是整體修煉發展進程的有序安排。

師父說:「這麼大的法傳出來,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嗎?」我理解,修煉在整體上有著系統的有序的安排。大法從最初師父以氣功的形式傳出,到後來上億人真正得法修煉,從有名無實的「法輪功研究會」到退出氣功研究會,又到後來出現種種魔難,只要仔細學法,就知道其實一切盡在有序地進行,師父在法中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們了。「……這件事情做得很系統。但又不像常人所表現出來的在常人社會怎麼安排他的形式,我們沒有走常人社會的那種行政事務式的管理方式,或者是其他方面的那種形式。看上去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卻是由淺入深地在做,因為傳這麼大的法是非常嚴肅的。」(《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那麼到現在,也就是從北京電視台事件以後,我個人感到,修煉從整體上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就是「挖根」經文中所說的「決裂人」,要與「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決裂,要退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師父曾用樹的年輪和剝洋蔥來形容大法修煉從微觀到表面的突破過程,並指出越到表面越是艱難和緩慢。因為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所以這種艱難在修煉者就恰恰表現在與人決裂的艱難,表現為「世間的捨盡」的艱難。就像有的學員夢到被一個堅硬的殼所包裹,使盡全力也突不破它。在這種情況下,以往那種平穩的修煉環境已很難使我們脫掉人這層殼了,那麼魔難也就順理成章地來了。它猶如一柄重錘在敲擊那層堅硬的殼,有人因此破殼而出了,也有人難免連同殼一起被敲碎。其結果正如「大曝光」中所說的:「我們就是叫那些修得不精進的弟子看到自己的不足,叫那些混事的表現出來,叫那些變相破壞的顯露出來,叫真修弟子圓滿。」其實現在的魔難師父也早就明示給我們,只是當時沒有認識到。「有人罵我,有人說法輪大法如何如何不好,嚴重地干擾了我們修煉。但是大家想一想,這個事情啊,它是不是個好事呢?你修煉整個過程都存在著一個對法的根本認識問題,你堅不堅定的問題,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在考驗著你對法堅不堅定。這個根本問題不解決,其他問題都是談不上的,甚麼也談不上,不是這個問題嗎?你對法本身不堅定,你能照著法去做嗎?那其他不都動搖了嗎?他認為這都是假的,他自始至終存在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有這樣一種魔的形式來干擾我們。說要沒有這種魔會怎麼樣呢?人家也講了,說你這法輪大法裏要沒有這些破壞,要沒有這些東西來干擾,你這也太容易修了,那咋看到人家提高上去的?光是有點難受,身體難受,光是你平時遇到那些個麻煩事,那你不露了項了嗎?你在對法堅不堅定這方面怎麼辦呢?人修煉是在方方面面都應該得到提高的。動搖心也是一種不穩定的執著,也是執著心。」(《法輪大法義解》)

六、魔難的出現也是我們大法修煉的特殊性所決定的。

第一,修煉主元神。要求我們「……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地在利益問題上吃虧……」「那麼最難也就難在這裏,在常人這個最複雜的環境中修煉。可是最好又好在這裏,因為它讓你自己得功,這就是我們這一門最關鍵的東西,今天我給大家講出來了。」(《轉法輪》)。我悟到,修煉主元神要比修煉副元神理應承受更大的魔難,而且因為修煉主元神,一切難都會體現在這個空間。歷史上,佛教尚且經歷了四次大的法難,我們今天魔難大一點就沒有甚麼不好理解和難以接受的了。

第二,我們的修煉是和正法聯繫在一起的。正法過程必然要充滿佛與魔、正與邪、善與惡的較量。當正法進入人間這一層的時候,很多東西就會在這層空間表面化。做為一名修煉者必然會有許多魔難,在魔難中才能將名、利、情不好的東西充份暴露出來,去掉它。同時我們經受了考驗,提高了心性,成為被偉大的正法圓融的一分子,反過來又圓融著大法。

七、魔難與我們個人修煉又有著密切的關係。

師父說:「你們碰到任何事情都是有直接關係的。」我個人理解具體有這些關係:一是與自身業力大小有關,即轉化業力的需要。二是與心性修煉有關,例如當我們某個執著心放不下時,這方面的考驗就會大一些。三是與我們來源的層次有關。師父在瑞士法會上的講法說:「如果這個常人社會複雜的程度不夠,也就說你沒有那麼大的難,沒有那麼大的干擾,來源於更高層次上的你們就永遠無法回去。」四是為護法承受魔難。也許有些學員本身沒有這些業,這些難,但他們看到大法在人間受到如此破壞,毅然挺身護法,他們行為的基點既不是維護常人社會,也不是執著個人的圓滿,他們心中只有法。我認為這樣的修煉者恰如師父所讚許的:「不愧是偉大的神」!

以上為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指出探討。

北京弟子
2000年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