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神病院跨上新境界

【明慧網2000年1月27日】12月6日,我們40多名大法弟子被當地政府拘押在一所精神病醫院。來到這裏,有的同修氣忿、不平,認為是一種精神虐待,要急於出去。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現在有人學雷鋒,可能就得說他是精神病」(《轉法輪》P13)而今,我們的大法弟子個個做得比雷鋒還要好,在道德水準滑下來的常人境界中,把我們送到這個地方也就不足為奇了。在切磋中,大家一致認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自然是不存在的。」這個環境也是師父給開創的。現在,在外面四、五十人在一起學法煉功,警察自然就不幹了,早就抓進監獄了,而在這兒,我們可以安心地煉功、學法。這是師父安排的讓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機會,讓我們儘快提高上來。

開始幾天,我覺得我心很平靜,想不出有甚麼執著,久之思想有些懈怠、浮躁,甚至不能嚴格要求自己。就像師父所說:「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對頭魔性就會起作用」(經文《法定》)一連幾天,我開始放縱自己,法也學不進去。緊接著人的思想開始往外翻,產生了對家的依戀,對親情的執著,對孩子的牽掛。我想到獄中的丈夫因為大法工作可能被判刑,跟他將成為永別。想到孩子我越發難過,想到她只有7歲,從來沒離開過父母,而且她性格內向。如今父母雙雙都在監獄,而又不知她的下落,我仿佛看到凜冽寒風中她瘦小孤單的身影,我仿佛看到她獨自趴在床邊偷偷哭泣的景象,想到父母不在她身邊給她幼小心靈帶來的痛苦,想到……,剎那間,我的眼淚悄然滑落。我知道,我內心湧現出一種濃重的情。而這情是我們修煉中所必須要修去的。師父說:「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師父又說:「為情者自尋煩惱」。師父還說「修煉就得在這磨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轉法輪》P140)我開始反省自己,我該怎麼辦,這痛苦不正是對我的考驗嗎?這也是我來這裏所要過的關。在痛苦中我開始尋求擺脫困境,雖然這樣想,這種心境每天纏繞著我學法也不入心。

翻開師父的經文,師父說:「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看到這些話,我幾乎嚇出一身冷汗,我怎麼辦,師父這話足以讓我驚醒。於是,我努力振作,把《轉法輪》一口氣讀了兩遍,漸漸地,師父那洪大的法力沖淡了我心中的執著,我漸漸地、努力地從困境中擺脫,我知道孩子為此而承受的是她本應承受的,她的承受不會枉然,現在我雖然照顧不了她,可在我未來永恆的生命中我會給予她最好的。

當我心中放下了這一切,我確實感到一種「心底無私天地寬」,再學起法來也入心了,經文背得也很快。由此我也真的感到自己的心在磨難當中到了一種新境界。同時也感到提高心性不是說出來的,是在痛苦中掙扎過來的,是從痛苦中抱著正念掙脫出來的。我的心中為此而感到一種喜悅與輕鬆。

雖然我們在精神病院已度過了四十多天,雖然我們身陷囹圄,雖然我們的一切是那樣窘困,雖然我們在這裏能出去的日子遙遙無期,但這對我們修煉者卻是攀上新境界的階梯,因為我們心中有著輝煌的佛法,因為我們有著殊勝、壯麗的明天!

北京房山學員 
李瑞蓮 1月17日


精神病院四十天的生活
我們曾經擁有人間的家
我們從苦難中走過
從此走向一種新的精神境界
很多人卻從此走向沉淪與毀滅

簡陋的一切
艱苦的條件
千萬種磨難摧不垮
我們堅強的意志
多少次風波
撼不動我們對大法的信念
千錘百煉更堅定
大浪淘沙始露金
放下了,那繁繁瑣瑣人間事
放下了,那千絲萬縷世人情
放下了,那阻擋精進的紅塵夢
回家,哪裏是家?
我們的心果真能那麼坦蕩
就已經擁有了一個美好的新家
回家,哪裏是家?
我們的心果真能純潔無瑕
宇宙間我們自己世界的「家」
就會閃現出燦爛的光華

北京房山學員
2000年元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