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北京法會: 我就是人間的護法神

【明慧網2000年1月23日】7.21以後,我們集體煉功的環境被破壞了。面對突如其來的磨難,我的關過得不算理想。通過幾個月的不斷學法交流,使我真正認識到應堂堂正正地修煉

11月份,我來到原來的煉功點煉功,放著美妙的煉功樂,也沒有保密。幾天以後,有人打了小報告。領導和警察開始關心我了,找我談話。我也坦然相告了我的煉功時間。我知道他們要抓我,煉功時間稍作調整。他們沒有找到我,打來電話,簡直是求我:「您就別出來了,在家煉吧。」我一想,也是,大冷天他們為了完成任務出來盯我。我心一軟就說:「算了,我不出來了,也不給你們添麻煩了。」其實,我是被常人的情所帶動,當時卻沒意識到。這一關沒有過去。後來因種種原因,幾次出來煉功都沒有堅持下來。

12月26日,研究會的人員被審判的時候,我走了出去。在派出所與警察交談中,我深深感受到在前赴後繼的大法弟子捨身忘我的護法中,已大大扭轉了他們初期對大法與我們不了解的狀況,他們只是在違心地執行任務。這不正是法正人間的一個最好表現嗎?!這不正是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護法的結果嗎?!

老師留給我們修煉的形式是集體學法、煉功和開法會。可是幾個月以來大法在人間遭難時,我們的弟子是不是用本性的一面去正法呢?如果我們大家都能清醒地認識到我們就是常人這一層的護法神,為了法,我們應該放下自我,放下生死,走出來學法、煉功,堂堂正正地做個修煉者,那人間的環境就不會是這樣。

可我們許多人發出的第一念就是:「一出來就抓我們,我們怎麼護法?」修煉人的每一念都帶有能量,那麼這麼多人的不正之念將會給我們的提高與護法造成多大的障礙?《道法》中講:「你們認為這一切魔難都是必然的,就是這樣的,產生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所以,你們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還是人的一面不明白啊。

許多弟子在家靜修,等著老師來正法。正如老師在《道法》中說:「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地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如果大法弟子人的一面都認識到護法的職責,本性的一面不就在正法嗎?

去煉功點煉功,心裏坦然不動,可想而知我們的修煉環境又會怎樣?我也曾了解我們點每個人的情況,與他們交流嘗試恢復集體學法和煉功,雖然只有一些學員,卻是開創環境的開始。老師說:「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為師者表面只訴其法理。修心斷慾、明慧不惑乃自負。」(《堅定》),老師還說:「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法定》)

想到這裏,我再也無法等待了。從新世紀開始那一天,我走了出來,就在煉功點煉功!我就是人間的護法神。堅定地走下去,放下個人的一切來護法。

北京弟子
2000. 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