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北京法會: 交上弟子最好的答卷

獻身正法,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明慧網2000年1月23日】《轉法輪》中「周天」的最後講:「將來隨著你自己不斷地修煉,更高層次的東西,自己就知道如何去修煉和修煉的存在形式了。」經過了幾番嚴格的考試,我明白了現在該如何去修了。

一、獻身正法,震醒迷中人

法難當頭,弟子怎能苟且偷生?師父講過,我們的修煉是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的。

8月,我們集體煉功被拘留。在監號裏,我是第一個大法學員。我從弘法開始,獨自開創了堂堂正正弘法、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們幾個堅硬的學員被公安評為江姐、劉胡蘭。我悟到是師父在借警察的嘴點我,沒有修好「善」。這個來回,只是勉勉強強交了一張考卷。

我得法還不到一年,有些老學員、老輔導員在家不動,人為地將自己和「法正人間」脫離開了,還影響了不少學員。我們看到他們一手拿著大法書,一手攥著「名利情」,就直接指了出來,大家看到了,可還是有猶豫。但畢竟大家被我們精進的修煉和境界的昇華所震動。我一次次地為護法獻身,也在把他們推向圓滿。相信下次,他們中會有人邁出決裂人的一步。我們都是大法的一分子,師父像分母一樣托著我們,難道都讓師父去承受嗎?

二、心正就能正人心

第2次集體煉功,明知要拘留,生計要被沒收,也要站出來,去闖關,交上一張高標準的考卷。師父是最偉大的,我就要做最棒的弟子,上考場--接考卷--還得答好。這是通過自己站出來證實大法,糾正周圍的一切。

拘留所裏,預審問我的問題,那是師父借他出的考題。我祥和地向預審弘法、正法,從中展現了大法的威力。當他說道:「你們太自私,盡想著自己圓滿,不顧別人。」我說:「這麼好的法,全世界都在弘傳,我們走出來是證實大法,為了全國人受益,不是只想自己的親人。你知道密勒日巴佛度化的第一個人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仇人’,你理解佛的慈悲嗎?讓他別再造業,別下地獄,有一個好的未來。我們這麼護法,是真心為更多的人好,這是私嗎?你知道破壞正法的罪業嗎?我們不站出來告訴你們,你將來償還得了嗎?」

他落淚了。問到我和誰有聯繫,我說:「我修的是真善忍,怎麼能出賣別人哪?」他沒詞了。又一道考題合格了。

後來他提到老師的名字,我義正詞嚴地說:「閉嘴!你不配提我師父,你提就是謗佛,下地獄還是輕的!」

預審說:「好好好,不提不提,就說‘你師父’,行了吧?」
他又問:「聽說你們有一篇《位置》,你說我會在甚麼位置呢?」

我說:「我們是修大法的,修成了將是偉大的佛。你想想,你這麼無理關押我們,還帶上手銬過堂,你說你會在甚麼位置。」

「呦!」他好像主意識醒了,噌地一下從椅子上彈出來,邊給我開手銬邊說:「可別下地獄。可不是我要這麼對你,是***讓我這麼幹的。」當我告訴他還要上訪、還要公開煉功時,他問我:「下一站是哪兒?」

「天安門。」我脫口而出,要堂堂正正地做一個真正的神。
「高!」他心服口服,「真了不起!有這麼多好弟子,你們師父真了不起!」

在監號裏,我嚴厲地警告犯人誹謗我師父我決不饒她。講明道理後,犯人被鎮住了,這是法的威力。第2天,碰巧傳進一本講輪迴的書。犯人們一看輪迴是真的,從心裏感謝我。是師父在慈悲地救這些人啊!我要做得不正,也難救她們。

這次考試,我答好了每一道題。我們那裏有幾個學員堂堂正正地站了出來。大家闖過了一道道難關,修出來後,真是無比的喜悅。

三、再上法船闖雄關

(1)心正魔自滅,再度上法船

大法被定為邪教的當晚,我們悟到做到,上了天安門廣場。我堂堂正正向警察走去,他們卻轉身不理,我們毫不掩飾地談著大法,警察卻聽而不聞,轉了半天也沒理我們,我們也就回去了。

聯合國秘書長安南來中國,又是一件大事。師父在《我的一點聲明》中講:「我們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這次我沒修好,「做到是修」,師父點我了,「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再失去機會,就修不回去了。

12月3日要審判研究會成員了,我知道這是針對大法、針對師父來的,怎能說是他們個人的難呢?他們不是為了大法弘傳、為了學員的走向圓滿而承受嗎?儘管大家有不同的意見,我還是決定站出去,答出一張更好的考卷。

3日一早,領導就把我看住了。人是最弱的,神怎能被人看住呢?心正能制約這一切。結果他替我叫出租車,讓我走了。後來他才醒過來:「我是看著她的呀!怎麼把她送走了?還幫著打車?怎麼回事?」

在檢察院門口,我問兩個警察,「你好!我是大法弟子,今天審問王治文他們,在哪?」警察說:「在法院,在對面塔尖底下。」到了那裏,我堂堂正正地上了警車。

(2)「我還是想再等一等」

這次北京學員來得很少,開車的警察說:「我還是想再等一等。」全車學員都落淚了:這是師父在等著弟子的醒悟啊。

當晚在監牢中打坐,我已經坐在塔尖上了。塔底---塔尖,我明白師父就看弟子的一顆心。第一次點完名,我哭了,牢頭說:「我知道你為甚麼哭,你們那裏的學員沒有跟上你。」晚上點名時,我聽到了我們那裏來了幾個學員,我又哭了,犯人們肅然起敬:「敢為真理獻身,真不愧為大法弟子!」

26日是真審判,那時我還在獄中。審判的考驗分成兩次,師父再一次給弟子機會。我們那裏又有學員趕上了法船!進來的學員告訴我們,一個警察說:「這回北京學員表現還不錯,以前大部份是外地學員。」

為甚麼還有那麼多學員失去了機會?又一個偉大的決裂人的機會,為甚麼沒有衝破?

(3) 監牢----禮義圓明的淨土

前仆後繼的學員們把監獄正成一片淨土。管教佩服地說:「法輪又轉上了。外邊不讓煉功,這裏可是淨土。」

開始,我坐在幾個啞巴中間,以為師父叫我修口。一天一位功友對我說:「那是師父叫你給她們弘法。」我一震,跟她們比比劃劃學啞語,告訴她們大法好。幾天後,一個啞巴張口能說「大法好」了。接著,我就換到別的監號裏去了。

「書在我在!」心正得警察沒有辦法,我們堂堂正正學法、煉功。連牢頭都說:「聽著,我給你們念一講《轉法輪》,大法就是好。」牢裏邊還關了幾個傳**教的犯人,都有附體,完全被正法的能量制約住了,躲著我們,幾天後,附體也給清理掉了,她們也欽佩大法的威力。

夢裏,師父給我講了一晚上《道法》,我還是不懂。師父給我打了個比喻:人的一面太高,神的一面很矮,還包著爛褥子,怎麼過關呢?我恍然大悟,我以前闖關那麼快,就是按神的標準過關。魔還沒甚麼反映呢,我已經上去了,它搆不著了。正法,得用神的一面啊,心一點不正就抑制了神的一面啊。用神的一面做,不是「人為」,而是神在正法。切磋後,大家也悟上來了。神的一面真的制約了周圍的一切,我們堂堂正正地一天集體念8講《轉法輪》。

這麼正的環境,好像沒啥可修的了,有點得意,結果全室被罰坐7個小時。我們知道起歡喜心了。不吃不喝7小時,修煉人是無所謂的。下來後,犯人們都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說不出的喜悅,不但沒有抱怨,反而覺得對不起我們。

(4) 你判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這次預審不敢正視我,說:「誰願意審你們啊?不審沒飯吃。打你們不是胳膊疼就是腿疼,哪句話沒說好又得造業。」他也不敢晚上審,無奈地說:「你們師父保護你,不保護我呀。」

他知道問不出來甚麼,沒幾天就給簽了勞教3年的票,我說:「你判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其實呆3年有甚麼不好?安心學法,精進不止。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判決最重的我第一個被釋放了。連預審都說:「怎麼回事,上邊糊塗了!」管教驚異地說:「法輪轉得越來越快了。」

離開時,犯人們都哭了,因為她們知道我真為她們好,大法告訴了她們人生的真正意義,她們生命的永遠都在受益,還有得法的。裏邊的領導說:「真捨不得讓你走,如果不是這麼忙,真得留你切磋切磋,你說出的法理讓我服。」

換了兩次監號,找到了與我「似曾相識」的犯人和學員。犯人的心基本都正了過來,都知道、都說大法好了,也許她們可以留下當人了;學員之間互相指出不足,比學比修,共同精進。臨走前夜,有人看見,有人夢見了法船靠岸了,我走後,學員們很快都走了。

了卻這段緣,了卻過去的願。我知道,我漂亮地完成了一張高水準的答卷。

四、共同精進,創造真正的修煉環境

(1)受益的親朋好友

出獄的前夜,我夢見哥哥被一輛大車撞了,血流滿地。我媽跪下大哭。我以為是讓我過情關,也沒動心,說:「您別哭,有師父在,師父說了算。」第2天出去,正見夢中的情景,我哥開車來接我,一輛大車滑坡向它撞去,卻奇蹟般地挨著小車停住了。我哥沒修煉卻這樣受益,面對師父的慈悲,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

派出所管我的警察也來接我,這是他第3次接送了。他說:「我算看透了。我也不攔你了,我就等你們老師來接你,你要修不成,可對不起我。你要修成了,別忘了讓我受益,可別讓我下地獄。」聊了一會又說:「那裏邊都管不了你,真了不起!你們師父真了不起!」

到家,愛人說:「我真對不起你,***這麼整你們,我幫不了你正法。」他原來很反對我修煉,我從4.25以後,一點點糾正了這個環境。他徹底明白後,真心地說:「你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你就堅定地修下去,你走你的陽關道,我不攔你。你要圓滿不了,才是對不起我。」

我第一次被釋放時鄰居就說:「你這麼好的人都被下獄了,世道不公啊。」第二次釋放時說:「敢為真理獻身,了不起!就衝你,也能看出大法好。」這回更是尊敬,連賣菜的都說:「您是修佛的,可不能虧了您。」

(2)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

因為得法時間短,我想好好在家學法。一次夢見發大水,我們一起過河,我一下就衝過去了,回頭一看,其他學員被衝跑了。我明白了再不能只修自己了。一天呼機打出了奇怪的英文「Only Stone」(石頭)。交流中,我看到好多沒走出來的學員、站出來一次就停步的學員。我看到他們被各種殼包著,有的受著思想業的左右被隔在法外,明白了呼機上「stone」的意思。

我一針見血地指出他們掩蓋的心,完全為了別人好,沒有任何人的顧慮,效果卻很好。不少人的殼破了,走出了人的誤區。有人哭了,有人當天、第2天就為大法站出去了。

師父講法時講到替一個弟子承擔業力,被灌了一碗毒藥時,流淚了。我們才聽一個師父身邊的學員講:「師父那時難過的是:又一個大覺者永遠回不去了,永遠爛在這裏了。」我清楚地看到過師父如何為我承擔業力。我為甚麼還覺得難呢?

(3)再悟《道法》

出來再學《道法》,明白了好多。與學員切磋,大家感到非常受啟發。為甚麼長期處於難中?關為甚麼過不去?人的一面在磨,不是神的一面在闖。

難關來了,堂堂正正把自己當作神,關沒有闖不過去的。考驗面前,我覺得闖關很輕鬆,體會到了修煉的美妙。明明白白地承受,明明白白地修下去。

世紀之交打坐時,我的元神飄到了天安門的上空,已經體察到了新舊宇宙交替的奧妙。99年過去了,一個個決裂人的重大考驗過去了。

7.21以後,我從第一次入獄開始,在精進實修、護法正法中答卷,答卷的難度越來越大,答卷的水平越來越高。摔摔打打,走了過來。還有難關等著去闖!

有人嫌自己威德大麼?大法弟子是人間的護法神,如果把自己的修煉與「人間正法」脫離開,豈不會與大法擦肩而過!人的任何事情我們都不知道結局,唯有修煉大法,師父告訴了我們無比美好的未來。為甚麼有考場不進?到了考場不去領考卷?難關來了不去闖呢?這還不是堅信不堅信的問題,根子的問題嗎?

為甚麼覺得自己不行呢?這一念就抑制了神的一面。師父是最偉大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做弟子的還說自己不行,這一念就愧對師父!有師父看護,難行能行,必然柳暗花明。

北京弟子
2000/1/8